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渔色大宋 渔色大宋 正文 第98章:打一把唐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铁铺里冷冷清清,只有一个小学徒在陪着两个客人选武器,徐子桢刚要开口,那两人却转过头来,却是钱同致和李猛。

    徐子桢不禁失笑道:“老钱你怎么在这儿?”

    钱同致还没说话,李猛已撅着嘴道:“叔,我的枪杵钝了,钱叔说这儿的枪好,带我来换一把呢。”说着从怀中摸出一枚枪头来,尖锐的锋口此时已成了个圆角,显然还是因为西夏人的装备太过坚硬所致。

    徐子桢忽然觉得有些惭愧,照理说李猛的事应该由他来cāo心,可自打昨天和温娴打情骂俏后似乎就把他给忘了,他一把拉过李猛,在他脑袋上揉了几下,笑道:“你就别打你钱叔的秋风了,这枪我给你搞定。”

    他刚要去找汤掌柜,却见汤掌柜正巧从铺子后走了出来,脸上颇现憔悴之sè,头发乱糟糟的成了个鸡窝,象是一夜没睡的样子。

    汤掌柜一眼看见徐子桢,冲他点了点头:“来了?正好,你要做的东西做成了。”

    徐子桢吓了一跳:“这么快?不是说两天么?”

    汤掌柜看了他一眼:“我这人xing急,昨夜未睡先试做了一支出来,你且跟我来看看,尚不知是否合你心意。”

    徐子桢一把拉住他:“汤掌柜稍等,我这儿还有个活要麻烦你。”说完让李猛把那陨石抱了进来,“你这儿有冶炉吧?能把这玩意儿化开炼把刀么?”

    汤掌柜眼睛一瞥之下顿时瞪得滚圆,黑漆漆的脸上终于动了容,吃惊道:“这……这莫不是那天外飞星?怎的被你搬了来?”

    徐子桢笑笑:“我找温大人讨来的,你先看看能不能炼吧。”

    汤掌柜二话不说从李猛手中接过陨石,转身往后院而去,徐子桢先不急着跟上,而是拉过钱同致低声交代了几句话,这才带着温娴和李猛快步进了后院。

    铺子后是一个宽敞的天井,天井里搭着竹蔑棚,棚下摆着个大大的炉子,宽口圆肚,旁边架着两个极大的风箱。

    汤掌柜拿过一根铁钎来,照着陨石狠狠插了下去,却只听当的一声闷响,铁钎的尖头顿时弯了下去,而陨石表面则只是起了个白点,连破都没破,他吃惊道:“好硬度!这飞星当是有铁质在内,且不象是寻常铁类。”

    徐子桢只关心一点:“能炼不?”

    汤掌柜看了他一眼:“在我这铺子里从无炼不出之物,你先告诉我想打什么?”

    徐子桢想了想,将李猛的枪头拿了出来:“照这个打一杆枪,再打一把刀。”

    汤掌柜绕着那块陨石走了几圈,象是在计算着什么,良久才说道:“若是打枪,只怕无法再成刀。”

    徐子桢皱了皱眉:“什么意思?不够?”

    汤掌柜道:“正是。”

    徐子桢沉吟了片刻,问道:“那如果我打一把横刀呢?够不够用?”

    横刀是唐刀的一种,也就是后世常见的ri本刀,长柄小镡刀身狭直,曾一度盛行,但时下武人鲜有再用的了,汤掌柜看了他一眼:“那倒是够了。”

    徐子桢点点头:“那就这么打。”

    他心中已有了打算,如果那块陨石能炼出稀有金属来,那李猛的一杆长枪是要定了的,剩下的就打把横刀,虽然他也很清楚这刀太过单薄,未必适合战阵上使用,可乱披风刀法讲究的就是个快字,或许用这刀的话能发挥出更快的速度来。

    陨石的事已说完,汤掌柜的脸上又浮现出了一种古怪之sè,从一旁拿出一个布包来,打了开来却见是一根长近两尺的青铜火铳,铳管约莫比手指粗些,口子上做成了茶盏形,也就是俗称的喇叭口,尾端做了个小孔,不知何用。

    徐子桢一见这东西顿时眼睛一亮,接过来轻轻抚摩着,显得爱不释手,汤掌柜眼睛看着火铳,问道:“徐壮士,此物究竟作何用处?不知能否演示一番?”

    李猛和温娴也是一脸好奇,期盼地看着徐子桢,可徐子桢却偏偏卖起了关子,笑而不语,也不动手,只是背着双手满天井溜达,看那些形形的冶炼用具。

    过了约半个时辰,钱同致回到了铺子里,手里拿着个包,徐子桢笑道:“这下行了。”说着接过包来,才一打开,一股浓浓的刺鼻味就传了出来,正是徐子桢刚才交代他去关上找孟度要来的火药。

    铁铺里小铁弹珠多的是,徐子桢挑来拣去选了一颗,试了下刚好够放进铳口内,几乎完全吻合,他抖了点火药进了铳管内,用铁钎捣实在了,再将一根引信埋了进去,最后才将铁弹珠放入。

    他笑吟吟地拿起火铳刚要演示给几人看,忽然神sè一变,抬头看向天井一角,那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个人来,身形高瘦面戴黑巾,正背着双手看着温娴。

    徐子桢瞳孔猛的一阵收缩,冤家路窄,这人竟赫然便是当ri在小庙内yu劫李珞雁未果又杀害李胜的那名黑衣人,他心中一凛,抽刀横于胸前,咬着牙森然道:“又他妈是你!”

    那黑衣人显然也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徐子桢,当ri那把快刀可是给他留下了太深的印象,他的十几个手下就是死在这个看似白净斯文的年轻人手中,他一怔之下忍不住笑道:“小兄弟,没想到你我又见面了。”

    徐子桢忽然感觉有些不对劲,这黑衣人本是追李珞雁的,而李珞雁又似乎和西夏有些不清不楚的关系,他脑中灵光一闪,迅速将温娴拉到身后护了起来,冷笑道:“你恐怕不是冲着我来的吧?”

    黑衣人失笑道:“你倒是聪明,不错,我是来请温小姐过府做客的。”

    这话一出,温娴顿时醒悟,但她却丝毫未觉惊慌,站在徐子桢宽厚的背影下她只觉无比的安全,只淡淡地道:“你便是那三绝堂的?”

    黑衣人微怔,随即嘿嘿一笑:“温小姐果然好眼力,依在下看,不如你痛快些跟我走,也免得你这情郎枉死当场。”

    李猛早已摸了根通条在手,小眼瞪得溜圆,问道:“叔,这人是谁?”

    徐子桢咬着牙一字一顿地道:“他就是杀了你爹的那王八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