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渔色大宋 正文 第99章:专打鸟人的枪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出乎徐子桢的意料,李猛闻言并没有立刻扑上去,虽然眼中已迸发出了一股极浓的恨意与怒火,却还是站在原地护着徐子桢与温娴,死死地盯着黑衣人,一字一顿地道:“我会杀了他!”

    徐子桢话一出口就后悔了,可看见李猛这么沉得住气,总算放下心来,提着刀踏上一步,眼睛看着黑衣人,嘴里说道:“小猛,守着你钱叔和大小姐。”

    李猛闪身挡到温娴身前,点头道:“好!叔,记得把他的命留给我!”

    黑衣人不禁失笑:“哦?我的命有这么好拿么?”说到这里他忽然呼哨一声,从院外又飞进四个人来,有行商打扮的,有脚夫打扮的,显然是混迹城中已久,这时突然蹿入,身形交错间已将徐子桢等几人围了起来。

    徐子桢没想到这三绝堂的人竟然这么嚣张,光天化ri下就敢进兰州城来劫人,火气顿时涌了上来,擒贼先擒王,他没打算跟他们废话,猛喝一声挥刀朝着黑衣人冲了过去。

    黑衣人眼中带着明显的不屑,徐子桢的刀法确实很快,但是在他眼中根本连个屁都不是,上次若不是时间来不及,他肯定顺手就取了徐子桢的命了。

    看着徐子桢的刀离自己越来越近,黑衣人不躲不避,冷笑一声挥掌拍了过去,这一掌无声无息,却蕴涵着一股极大的力道,只是他手刚挥住,就发现徐子桢忽然收住了脚,左手一翻亮出一把武器,细细长长带个喇叭口,浑身上下直统统的看不出一点玄机。

    黑衣人从没见过这样的武器,一愣之下忽然发现那小小的喇叭口上正冒着一缕青烟,没等他反应过来,那东西猛的轰然一声巨响,从喇叭口内喷出一朵灿烂的火花,黑衣人顿时大惊失sè,下意识地往后一避,几乎就在同一时刻,他忽然感觉到胸前如遭重击,一股巨大的力量将他撞得直飞了出去。

    “噗……”

    黑衣人嗓子一甜,猛的喷出口鲜血来,浑身气息更是散乱不堪,他勉强稳住身形,一个翻身落到地上,却依然连退了几步,低头发现胸口早已破了个洞,鲜血正汩汩喷涌而出,瞬间将身前衣衫染了透。

    他手捂胸口惊骇莫名地看着徐子桢手中那把武器,脱口而出道:“火炮?”

    徐子桢一枪得手,将火铳别到腰后,再次挥刀扑上,大笑道:“这是专打鸟人的枪,简称鸟枪!”说完猛的大喝,“小猛,开杀!”

    “是!”李猛早就在等这句话,当下二话不说挥着通条朝旁边几人杀了过去,他的枪法凌厉迅猛,这根通条比之他原先那杆大枪要细了很多也轻了很多,此刻在他手中施展起来倒是更加显得变幻多端诡异莫测。

    那几个乔装打扮的喽罗亲眼见到徐子桢手拿一把不知什么的武器,突然响了一声后他们老大就飞了出去,这给他们的jing神冲击无疑是巨大的,因此哪怕李猛只是个毛都没齐的小孩子,拿的也是一根没锋口的通条,他们几个也已经战意全无,边抵挡边偷眼看着黑衣人。

    有两个脑袋灵光些的倒是想抽身去抓温娴,可却忽然发现这铁铺掌柜双手抱胸站在她跟前,眼神森冷气度不凡,一看就不是个好惹的主,顿时打消了这念头。

    黑衣人终于对徐子桢这个对手正视了起来,一手捂着胸另一只手抽出一柄长剑来,寒光闪闪一看就是利器,徐子桢扑到近前,一翻手又抽出火铳来朝着他一晃,黑衣人顿时吓得一激灵,慌忙往旁边一闪。

    “喝!”徐子桢一声大吼,等的就是这机会,手中刀往他脖子上快速抹去。

    黑衣人眼睛死死盯着火铳的枪管,发现这次并没有火花,而徐子桢的刀已经在等着他了,慌忙挥剑格挡下来,可当他刚要反击之时徐子桢又将火铳一晃,吓得他又是往旁边一闪。

    就这么来来回回几次,黑衣人一直提心吊胆,却始终没再等到火铳响起,不禁有些气急败坏,他不是打不过徐子桢,只是对火铳的威力太过忌惮,而且他不知道火铳其实只能开一发而已,左闪右避却一直没见再响,终于忍受不住这种折磨,顾不得招呼同伙,飞身一跃翻过围墙瞬间消失了踪影。

    徐子桢也不追赶,手里平端着火铳又绕了回来,李猛独斗那四人竟然越斗越勇,丝毫不落下风,而那四人眼角余光发现那个可怕的武器又对准了他们,顿时一个个心里发慌脚底发软,又见老大都已落荒而逃,谁还愿意当这炮灰?不知谁发了声喊,四人顿时齐齐倒退,翻墙逃了出去。

    李猛追赶不及,忍不住埋怨道:“叔,你怎么不追?”

    徐子桢走过去摸了摸他的脑袋:“那家伙功夫不弱,轻易追上去只怕狗急跳墙,反正他受的伤不轻,只要他敢露面,有的是机会宰他。”

    李猛知道徐子桢也是为他好,只得讪讪不语,温娴这时才走上前来,低声问道:“你没受伤吧?”

    徐子桢笑笑:“那鸟人被我的鸟枪吓破了胆,哪还有能耐伤我?”说着挤了挤眼睛,坏笑着低声道,“我要受伤的话你会心疼不?”

    温娴顿时又羞又恼,白了他一眼:“我管你去死!”

    “咦?表妹你怎么脸红了?”钱同致的声音突兀地响了起来,更让温娴象个受惊的小兔子一般,面红耳赤地吃吃不语。

    徐子桢忽然出手如电,一把抓住温娴的柔荑,朝钱同致瞪了一眼,故意恶狠狠地道:“老钱,我和你表妹木已成舟米已成炊,你若敢多嘴,哼哼……”

    钱同致满眼惊讶之sè,随即大笑道:“哈哈!你小子行啊,真当上我妹夫了?不说不说,我绝对不说!”

    温娴羞恼交加,却怎么都挣不脱徐子桢的大手,张了张嘴刚要嗔骂几句,却见汤掌柜走了过来,面沉如水,看了看徐子桢手中钢刀,问道:“这刀,你从何处得来?”说完又看了一眼李猛,“你这枪法又是何人所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