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渔色大宋 渔色大宋 正文 第108章:铁血与柔情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西夏前军面面相觑噤若寒蝉,竟无一人追赶过来,徐子桢静立许久,这才慢悠悠转过身回进关内,将身后那几万大军完全视作无物。

    徐子桢并没有自大到以为西夏军真的见他怕了才不追来,只是他们究竟在打什么主意就不得而知了。

    他刚回进吊桥,却发现关内一片寂静,几千将士整齐地排着队列,每个人都以一种极度崇敬的目光注视着他,徐子桢一愣,还没反应过来,却见所有人忽然啪的一声齐刷刷行了个军礼,那些被他救回来的伤员也是一样,哪怕连坐都坐不起身,却还是挣扎着昂起头来,艰难地将手举到了胸前。

    徐子桢忽然觉得胸中发闷,鼻尖一阵发酸,这都是多好的大宋男儿啊!可关外就是十万西夏大军,眼看就要朝这里再次冲杀过来,而这里仅仅只有几千人而已。

    刚才的两次冲锋让他深信了一点,在场的每一位大宋将士没有一个是懦弱胆怯的,即便在被重重包围的情况,那些冲上前去的将士依然没有一个后退过半步,直到将最后一滴热血留在了这片灰白sè的原野上。

    这哪还是他印象中的弱宋?这分明就是一个铁血铮铮的大宋!

    徐子桢一个纵身从马上跳了下来,认真肃然地回了一个军礼,看着那一双双真挚的眼睛,他再也按捺不住心中激动,双眼通红大吼道:“兄弟们,你们都是好汉,都是纯爷们!请受徐子桢一拜!”

    话音刚落,他双膝扑通跪地,朝着在场所有将士重重磕了三个响头。

    谁都没想到他会来这么一下,几千将士顿时愣住,随即呼啦一片全都跪了下来,徐子桢是什么人?是敢于光着上身冲入几万敌军中将他们的袍泽救出的英雄!

    不少将士眼中已满是热泪,徐子桢这几句话连同这三个响头已将这些汉子完全征服,每个人的胸中都充斥着一团熊熊燃烧的火。

    徐子桢慌忙站起身来,连连摆手道:“使不得使不得,兄弟们都赶紧起来!”

    辛丑忽然拨开人群大步走了过来,二话不说也跪了下来,双手抱拳大声道:“徐老弟,我老辛从没服过谁,可今天我真心服了你,从今儿起我这条命就是你的了!”

    徐子桢眼急手快将他扶住:“辛大哥快请起,我徐子桢只是一介莽夫,哪值得您这么推崇,小弟惭愧之至!”

    辛丑象是铁了心要跪下,死活跟徐子桢较着劲,徐子桢急中生智笑道:“孟大人还在旁边呢,您这不是害我被他误会要夺他兵权么?”

    孟度恰倒好处地走了过来,哈哈大笑道:“本官正要问你,莫非真想当这金城关都总管么?”

    徐子桢作惶恐状,连连摆手道:“不敢不敢,孟大人您大人大量别吃我这干醋啊!”

    两人说完相视大笑,这下辛丑也终于笑着站起身来,退到了一旁,孟度挽着徐子桢的手直奔关上,温承言早已等在了那里,见徐子桢依然赤着上身,伸手解下自己的朱袍,紧走几步上来披在了徐子桢身上,温言道:“子桢,辛苦了!”

    徐子桢身上一暖,心中更暖,恭恭敬敬地行了个礼:“大人,幸不辱命!”

    温承言轻轻拍了拍他的肩,含笑点头不语。

    “公子!”

    一声明显带着焦急之意的呼叫传入耳中,徐子桢转头看去,竟是寇巧衣,手里捧着个瓦罐,眼中紧张之情显而易见,旁边俏生生站着个身影,却是水琉璃。

    徐子桢一怔,随即急道:“巧衣?你怎么也来这儿了?赶紧回去,这不是你来的地方!”

    寇巧衣快步走来,将瓦罐递上,摇了摇头道:“公子,你已一天水米未进,适才又如此大战,巧衣炖了些肉汤,公子快趁热喝了吧。”

    水琉璃不知道什么时候已换了衣服,站在一旁静静地看着徐子桢,一言不发。

    徐子桢看着寇巧衣如此温柔细心,心中一阵感动,又想起水琉璃在他临出关时说的那番话,忍不住有些好奇,低声问道:“你们怎么都不劝我别这么冲动呢?就不怕我死在外边儿?”

    寇巧衣下意识地一伸手,想要捂住他的嘴,可才一伸出就觉不妥,又缩了回来,轻咬着红唇轻轻说道:“巧衣相信公子必然无事,公子切莫再说这不吉利的话了。”

    水琉璃没她那么客气,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语气却是轻柔幽怨:“你那牛脾气我又不是不知,即便我劝你,你会听么?”

    徐子桢心中感动万分,一伸手接过瓦罐来猛灌了一气,汤汁肉末滴得身上皆是,等最后一口喝完甩手将瓦罐远远扔到关下,朗笑道:“人生得一知己夫复何求,老子有俩红颜知己,可真是没枉我来大宋一趟!哈哈……痛快!”

    这时一个略带清冷的声音忽然从人群中响起:“那我呢?”

    徐子桢回头一看,却见温娴缓步从关下走了上来,身边墨绿丫头双手搀扶着她,徐子桢刚跟她好上没多久就稀里糊涂地又和水琉璃好上了,这陡然一见道她顿时心里有点发虚,干笑一声刚要说些什么,却发现温娴的脸sè有些苍白,脚下也有点发飘。

    他失声叫道:“娴儿,你病了?”

    温娴来到他面前,从怀中掏出一块帕子来,仔细地替徐子桢擦拭着脸上的血污,轻声道:“我这病不打紧,却是你,怎地又犯那逞能的老毛病了?也不知别人担心你。”

    她的语声娇弱无力,显然病得不轻,这话虽然带着一丝责备之意,但关切之情却怎么都掩盖不住,徐子桢心中顿时大为不舍,顿时顾不得水琉璃会不会吃醋,一把握住了温娴的玉手,柔声道:“娴儿,你且先回去休息,我不会有事,你放心便是了。”

    说完对水琉璃尴尬一笑:“那个……琉璃你先陪娴儿回去休息,西夏人眼看又得抢关,这里不安全。”

    水琉璃盈盈一笑,风姿嫣然,走过来挽住了温娴,却摇头说道:“我哪里也不去。”

    徐子桢愕然:“你……”

    温娴也笑了笑:“我既来了,也没打算回去。”

    寇巧衣也倔强地抬头看着他:“公子,巧衣也不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