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渔色大宋 渔色大宋 正文 第110章:步跋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关上将士齐声欢呼,手中的速度愈发的快了起来,徐子桢依旧站在关头最高点,冷冷地看着黑暗中的远方,浑身上下散发着一种凛然不可侵犯的神威。

    忽然,西夏军中的石球箭雨停了下来,没有一点征兆,徐子桢立刻惊醒过来,顺手从旁边拿过一个火把远远抛出,火把划出一道华丽的弧线飞落关外,在火光闪过的瞬间,他分明看到了密密麻麻的西夏步兵扛着云梯举着盾牌冲了过来。

    徐子桢顿时倒吸一口冷气,回头大吼道:“步跋子来了,cāo刀子,准备!”

    这下他算是明白了,西夏军那一阵暴风骤雨般的远程攻击只是为了给步跋子的进攻做掩护的,夜sè深沉,骑兵显然发挥不出优势,这一点不论夏宋都一样,步跋子善能翻山越岭,用他们来抢关是再合适不过的了,而且宋军还无法出动骑兵来驱赶。

    步跋子的速度奇快,在徐子桢话音刚落时就已经有十数架云梯搭上了城墙,眨眼间已有不少翻了上来。

    徐子桢将大斧丢还给辛丑,抽出唐刀飞身迎了上去,从他那个方位上来的夏军显然都已认出了他来,也不知是谁发了一声喊,立即便有十几个刚翻上墙的冲了过来。

    关上将士也立刻回过神来,纷纷呼喝着迎向夏军,他们都很清楚,一旦被他们占据优势打开关门,那大批夏军就会涌入,到时关口必破。

    这一刻不论是宋军还是夏军,全都已经将斗志提升到了极限,每个人浑然忘记了害怕忘记了疼痛,只是咬着牙一味狠斗。

    大宋将士输不得,因为他们身后就是兰州城内数十万百姓,更甚者是大宋疆土的西北一隅,一旦破开这个口子,那么战火便会延伸到他们的家人同胞,因此这一刻他们已将生死置之度外,唯一的动作便是杀!杀!杀!

    金城关上火光四起,杀声震天,此时此刻这里就如同修罗地狱一般,只有杀戮,随处可见残肢断臂,地上、城墙上、垛口上到处是战死的将士,有宋军也有夏军,西北风猛烈地吹着,可空气中依然弥漫着一股浓重的血腥味。

    徐子桢怒目横眉挥刀猛杀,浑身上下染满了血污,整个人看上去都是血淋淋的,犹如一个杀神,那些企图用人海战术围攻他的夏军不知道被他砍翻了多少,而徐子桢的身上也因此又添了许多新伤。

    在他挥刀砍杀的同时没忘抽空回头看了一眼,温承言与几女一同站在关上角落处,水琉璃手持长剑护在他们身前,再往前便是指挥现场的孟度,在孟度身前则是围了一圈弓手与刀手,死死地抵挡着冲过来的那些凶悍的步跋子。

    徐子桢松了一口气,水琉璃身手高强,虽然才刚破身不久,不宜厮杀,但保住这个角落却是绰绰有余了,他眼光一转又找李猛,可扫了一圈却没看到他的身影,心中刚自一惊,却在远处关口的吊桥轴盘旁发现了他。

    李猛身上满是包扎伤口后的布条,没穿外衣,就这么赤着上身骑在马上,手中长枪翻飞如蝶舞,身边围着密密一圈步跋子,他圆睁双眼怒喝连连,每喝一声总有一人被他刺死。

    可怜那些夏兵原本欺他年少,想趁乱来拣个便宜放下吊桥,却没想这个少年如此神勇,竟没人能越过他身边一步。

    徐子桢很担心他会出什么意外,但身边步跋子不断涌来,让他完全脱不开身去帮李猛,他的目标太过明显,前几ri斩杀孛鲁哥让他成了宋军将士心中的偶像,也成了夏军心中的首要敌人。

    步跋子攀墙越关的速度极快,源源不断地从关下爬了上来,悍不畏死地接连冲击着关头,大宋将士虽然人数少,但却个个咬紧牙关死守着,关上地方不大,只呆得下这么多人,连接关上关下的石梯上也已站满了人,一旦有人战死便立刻有人冲上来顶着。

    就这样,双方在这金城关头展开了一场残酷的守关之战,喊杀声惨呼声不绝于耳,这一仗中没有任何一方退缩,从当天晚间直打到了第二天清晨。

    天sè渐渐亮了起来,云层依然极厚,看不到太阳,关上的厮杀也随着双方人数的剧烈下降而显得弱了许多,关外远处的西夏大军也终于显露出了他的面目。

    徐子桢双眼通红,脸上身上早已没有一处干净地方,他眼中布满血丝,口唇干裂,双手也隐隐有些发抖,一夜的力战已差不多耗完了他所有体力,但他只能咬牙硬撑。

    关上堆满了尸体,有宋军也有夏军,孟度和温承言相视对望一眼,都看出了对方眼中的无奈之sè。

    金城关,要失守了!

    就在这时,徐子桢忽然发现远处的西夏大军隐隐有撤退的迹象,他刚一愣神,只听有人大叫道:“德顺军来援啦!德顺军来援啦!”

    这是关头负责了望的哨兵,他的声音已然嘶哑,但却能听得出他的惊喜之意,徐子桢一怔之下大喜过望,援兵来得太是时候了!

    金城关外是片平原,却有两个出口,德顺军来的方向正是其中一个口子,如果西夏军不早做准备的话必定会被包了饺子,就算依仗人数众多能保持不败,却也必将损失惨重,但显然在这时候他们是不愿有这样的牺牲的,因此大军主将果断地选择了撤退。

    远处鸣金声响起,关头上的步跋子顿时争先恐后地翻下关头,一夜激战下来他们早已没了斗志,只恨自己没多生两条腿,在又留下几十具尸体后终于撤了个干净。

    看着终于安全了的关头,徐子桢只觉浑身酸软,几yu瘫倒在地,他下意识地抬头看向李猛的方向,忽然浑身一震如中雷殛。

    李猛依然端坐马上,四周满是尸体,但他的脸sè已经苍白如纸,身体摇摇yu坠,象是随时可能摔下的样子,他右手提枪,左手则紧紧按着自己的腹部,在那里有一道长长的口子从他的左肋直到下腹处,鲜血一滴一滴地从他指间掉落在地,将地面染出了一大块暗红sè。

    “小猛!”徐子桢睚眦yu裂,大吼一声飞身扑了过去。

    李猛转头对他咧嘴一笑,忽然身形一晃栽下马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