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渔色大宋 正文 第113章:小种相公挖墙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徐子桢睡了一整天,早就饿得前胸帖了后背,一听到有饭吃赶紧撒脚走了起来,哪管是什么大都督。

    府衙大厅内灯火通明,徐子桢一进门就见到了一桌人,温承言端坐主位作陪,上座是一个看着颇有些书卷气的中年人,穿着身便服,温文儒雅,正笑吟吟地与温承言说着话,在座其他人除了一个孟度,其他人则都是他不认识的。

    温承言偶一抬头正好看见他,笑着招手道:“子桢,过来见过小种相公。”

    徐子桢一愣,小种相公?那不是老种经略的亲弟弟么?老种经略是谁?花和尚鲁智深的老上司啊!他赶紧上前几步,深深抱拳行礼道:“徐子桢见过小种相公!”

    小种相公名师中,在徐子桢进来时他就已目不转睛地看着他,眼中流露着明显的羡慕之意,见徐子桢行礼慌忙起身扶起他来,笑道:“徐壮士切莫多礼,本都督可受不起啊!”

    徐子桢见他谈吐随意举止亲和,不禁也笑道:“小种相公过谦了,您要受不起那还有谁受得起?您可是大败夏兵于杏子堡的……”

    话刚说到这里,他忽然心里咯噔一下:糟糕,又他妈说漏嘴了!这事在书上记录可是得有阵子才发生呢,现在说出来可不是自讨没趣么?

    果然,在座所有人全都一愣,种师中更是奇道:“本都督怎不记得何时曾有大败夏兵?再者我从未去过杏子堡,徐壮士又何出此言呢?”

    一双双好奇的眼睛全都对着桌边的徐子桢看,徐子桢张口结舌不知怎么回答,温承言凑到种师中耳边低声说了几句,种师中顿时神sè一变:“果真?”

    温承言微笑着点了点头,种师中深吸了一口气,转过头来看徐子桢的眼神都起了变化,半晌才沉声说道:“徐壮士,不知……那杏子堡之战将在何时?”

    老子哪知道在何时?真是多嘴误事!

    徐子桢暗骂道,脸上却只能挤出一丝笑容来,敷衍道:“这个我真心不知道了,不过应该是快了,您还是在兰州多呆些ri子吧。”

    金城关一战,三万兰州守军牺牲了一半多,种师中如果不留下来的话西夏大军必定再次复返,到时候兰州必破,所以能忽悠他呆着就使劲忽悠,反正瞧他模样已经把自己当那什么天生灵通了。

    座上有个武将,满脸的胡茬子,衣服脏了吧唧,翘着个二郎腿,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他一仰脖子喝完杯中酒,哼的一声道:“等个鸟蛋,按老子的脾气直接杀过去得了,又不是打不过这帮孙子!”

    满桌人似乎都知道这人的脾气,顿时哈哈大笑,种师道也无奈地看了他一眼道:“你这泼皮,喝你的酒便是了,你便只想打仗,此番西夏大军人数远众于我,又如何打?”

    那武将一抹嘴,啪的一声把酒杯趸在桌上:“那帮孙子不就是十万么?大人您要给我三万,我准保把他们打回去您信不信?”说到这里他转头对徐子桢竖起拇指一笑,“徐兄弟你好样的,老子从没服过谁,不过这回给你一个服字!”

    徐子桢倒是挺喜欢他这样的粗豪个xing,也忍不住笑道:“您都敢拿三万去打十万,就别挤兑我了。”

    那武将道:“真没挤兑你,咱这全军都知道我老韩最怕死,打死我也不敢站城头让神臂弓shè啊!”

    徐子桢笑道:“那时候关上人太多,我是实在下不来了,要不然你真以为我傻冒啊?”

    “哈哈哈!”众人闻言一阵大笑,种师中也不禁莞尔,亲自离座拉着徐子桢坐了下来,那武将看着邋遢,可身份倒象是不低,竟然就坐在种师中下首,一见他过来硬是拉着他坐到了自己身边。

    徐子桢越看越觉得他爽直可爱,忍不住问道:“这位将军,怎么称呼?”

    那武将摆了摆手,大大咧咧地道:“别将军不将军的,哥哥我姓韩,家里头排行老五,这军中兄弟都称我泼皮韩五,徐兄弟你也这么叫我得了。”

    徐子桢哈哈一笑:“五哥您好歹也是个将军,我哪能这么叫您啊?”

    韩五咧嘴一笑:“行,五哥听着更亲热,挺好。”说着话拿起两个酒壶,递了一个给徐子桢,徐子桢二话不说接了过来,一仰脖子喝了个干净,顿时又博得一阵掌声。

    种师中看来与部下很和气,并没有打断他们,只是在旁边笑吟吟地看着,酒过三巡后忽然对徐子桢笑道:“徐壮士,听温大人说,你如今尚无任何职务在身?不知可有兴趣来我德顺军中屈就一下?”

    徐子桢刚咬了个鸡腿到嘴里,牙还没合上就愣了一下,种师中可是大宋名将,能在他手下做事,说实话真是个好机遇,不过他沉吟了一下,还是摇了摇头:“对不住小种相公,小人不想去。”

    “哦?却是为何?”种师中明显有些惊讶,要知道他的德顺军向来治军严整威名在外,不知有多少好儿郎打破脑袋都想往里钻,徐子桢却一口拒绝了。

    徐子桢看了一眼温承言,淡然一笑:“我不贪心,哪怕在温大人身边当个跑腿的我都知足了,所以……”

    温承言眼中明显闪过一丝感动,种师中则是一脸惊讶,好半天才长出了一口气,摇头苦笑道:“既如此,本都督也不再勉强,若是徐壮士哪天想来我军中,种某随时欢迎!”

    徐子桢也不是不知好歹的人,赶紧认真行了个礼:“多谢小种相公厚爱,子桢惭愧!”

    这顿饭没喝多少酒,毕竟西夏大军还在关外没有退去,只有韩五喝了不少,但也没见他有半分醉意。

    席间种师中没再提起要徐子桢入军的话题,只是随意聊着,散席后他又带着诸将回到了关外,徐子桢则告辞了温承言,回到自己住处。

    种师中的话让他有些感慨,自己似乎已然成了个人才,既然这样的话那就该博一把,先把该办的事办了,然后回来帮温大人整整军,也好为ri后的金国入侵做准备。

    回来后他没先进自己屋,而是去看了看李猛,那吐蕃少女琪朵卓玛的药果然很灵,这才一天工夫,李猛的呼吸心跳各项就已经恢复了正常,徐子桢这才放下心来。

    再等几天这小子的伤全好了,就该陪他去一趟西夏了。

    ----------

    各位抱歉,最近忙了点,更新有点不正常,只能以后补起了.

    真心对不起,本来就写得不咋样,码字还不给力,捂脸逃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