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渔色大宋 正文 第114章:回乡葬父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德顺军是大宋朝廷在西北的三大驻军之一,军纪严明军容肃整,且有种师中这样的儒将领兵,可以说是西北一带的名军,西夏大军显然很清楚种师中和德顺军的来头,因此很聪明地选择了龟缩,即便他们能死磕,但也必然伤亡惨重。

    种师中的德顺军就象一道门神一般驻守在金城关外,西夏大军远远而望,接连几天没有一点反应,既不进攻也不撤退,就象是跟种师中耗上了。

    这几天种师中时不时地约徐子桢去他军中品品茶聊聊天,渐渐的徐子桢发现到了一些不对,种师中自从那次被他说出杏子堡大败西夏军后,就从温承言那里知道了他那个所谓的天生灵通的身份,常常在聊天时冷不防来上一两个希奇古怪的问题,让徐子桢防不胜防头疼之极。

    每次当种师中提到这种问题时他总是想办法岔开话题或是溜出去,一来二去的倒是和德顺军里那些将领混了个脸熟,特别是那韩五,见了他更是显得格外亲热,一口一个老弟的叫着。

    徐子桢一直在脑海里搜索这些将领的名字,可是没一个是他以前在书上见过的,最后只得作罢,毕竟大宋这么多人,书上记载的实在太少,能被他碰上几个有名的已经算他运气极好了的。

    这段时间恐怕是徐子桢最悠闲的ri子,每天除了去德顺军里聊天扯皮外加学点军事知识,还有就是晚上回到住处和水琉璃偷偷摸摸地幽会,虽然没有再一次发生超友谊的关系,可对徐子桢来说亲亲抱抱也好过百无聊赖了。

    另外徐子桢在这段ri子里没事就往汤伦的铁铺里跑,火铳是他心里的一个结,虽然他不会做枪,可毕竟比这年头的人要知道不少知识,他绞尽脑汁回忆着以前看过学过的任何一点知识,和汤伦探讨着火铳的进一步完善。

    就这么一直过了十几天,李猛的伤势终于痊愈,徐子桢看他那一脸苦相就忍不住想笑,问道:“你小子干嘛这德xing?谁欠你钱还是怎么的?”

    李猛撅着嘴道:“叔,我早就好了,你干嘛老让我在屋里躺着?我都快焐出蛆来了。”

    徐子桢哈哈笑道:“那是你活该!打仗勇猛是没错,可也得千万小心,万一受伤可又得这么躺着,明白不?”

    李猛道:“我哪儿愿意受伤啊,可这不是没办法么?”

    徐子桢忽然笑容一敛,正sè道:“你收拾一下,明天我陪你回家把你爹的骨骸葬了,等回了兰州城我好好教你点儿东西。”说到这里他双手抓着李猛的肩,一字一顿地道,“将来,叔一定让你当将军!”

    这些天他在德顺军中看到了不少东西,让他联想起了前世看过的一些电影电视,比如特种兵之类的,虽然那其中有多半是胡吹乱造的,可也不乏有真实的部分,他已经慢慢地理出了一个思路,准备回来后就按这思路走,训练出一支特殊的队伍来。

    “真的?”李猛顿时眼睛一亮,兴奋地看向徐子桢。

    徐子桢忽然嘿的一笑,眼神深远地看着窗外:“本来你叔我就是个懒人,只想着开个小店娶个小媳妇儿每天数数小钱,这ri子就算过得快活了,可是现在看来,不行啊!”他伸手指了指金城关的方向,继续说道,“现在西夏兵打过来,过阵子金国还得打过来,这大宋江山就要兵荒马乱了,你说我还怎么过好ri子?天下百姓又怎么过好ri子?”

    李猛茫然地挠了挠头:“叔,你说的我不怎么明白,不过我就听明白了一点,你想要天下太平?”

    徐子桢认真地点了点头:“对,我要让大宋成为世界上最安定最富有的国家,让大宋从此没有战争!”

    李猛龇牙咧嘴琢磨着,最后神情坚定地道:“叔,虽然我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意思,可是我只认一条,那就是叔让我干嘛我就干嘛!”

    徐子桢虽然有些哭笑不得,可心中还是十分欣慰,摸了摸他的头道:“好吧,你小子还没长毛,现在跟你说这些太早了。”

    李猛一梗脖子:“谁说我没长……”

    第二天一早,徐子桢就带着李猛出了关,往西夏而去,两人各自骑着马,头上戴着顶西夏的皮帽子,金城关自不必说,等进入西夏境内时李猛又将之前的一套说辞搬了出来,徐子桢本就是寸头,李猛又是一口标准之极的西夏话,因此一路顺行,几ri后便进了怀州境内。

    怀州地处西夏首府兴庆府的东侧,借着兴庆府的光倒也很是繁荣热闹,徐子桢还是头一回来西夏,一路上好奇地打量着当地的民俗风情,只觉和大宋比起来除了衣着不同,其他的几乎大同小异,就算是语言也有相当一部分人说的是汉语。

    李猛从进了怀州境内就开始沉默了起来,或许他想起了幼时在这里的点点滴滴,他带着徐子桢径直来到了城西郊外,这里有一座小小山头,李猛七转八绕地来到山腰一处凹地,眼前顿时出现了一座荒坟。

    这座坟头看着已有些年头,墓碑模糊残破,连写了些什么都看不见了,李猛站在那里发了会呆,忽然眼中淌下两行泪来,牙齿紧咬着嘴唇,一步步极慢地走到坟前,扑通一声跪了下来。

    “娘!儿来看您了!”

    短短一句话还没说完,他便已哭了出来,一开始还有些压抑着自己,可过了没多久便再顾不得别的,号啕大哭了起来。

    徐子桢叹了口气,也不劝他,任由他发泄着心中的苦闷,这段时间里发生了那么多事,他相信李猛能很快调整自己。

    果然,没过多久李猛就渐渐止住了哭声,抬手抹去了眼泪,在母亲的坟旁又挖了一个深深的坑,郑而重之地从衣襟之内解下李胜的骨灰包来,小心翼翼地埋了下去,然后就这么用双手一捧一捧的把泥土覆盖了上去。

    回去的时候李猛依然兴致不高,沉默不语地走向山下,徐子桢也不知道怎么劝他,只得陪着他走着,两人刚到山脚,忽然远远传来一声惊呼:“救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