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渔色大宋 正文 第117章:天狼,三绝堂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徐子桢此时已经回过了神,慌忙还礼:“不敢不敢,天狼兄拔刀相助,救我叔侄二人得脱大难,倒是我该多谢天狼兄!”

    李猛也抱拳道:“多谢恩公相救,李猛感激不尽,他日若有机会必将报这救命之恩!”

    天狼呵呵一笑,摆了摆手道:“区区小事不足挂齿,二位不必放在心上.”他看了看身后,又说道,“那萧府乃怀州城内一霸,只怕与二位不会如此善罢甘休,不知二位在何处落脚?若不嫌弃不妨先到敝居稍作休息如何?”

    李猛张了张嘴,刚要开口拒绝,徐子桢忽然暗中拉了拉他,笑道:“好啊,我叔侄俩又饿又乏,眼下那什么狗屁萧府怕是还在追捕我俩,只好叨饶天狼兄了。”

    天狼笑道:“哪里哪里,二位随我来。”说完做了个请的手势,转身便往城外而去。

    一路上风平浪静,完全没有遇到萧府追兵的阻拦,很快三人一行来到了城西之外的一座庄子外,这里三面环山,静谧祥和,倒是一处极幽静的所在。

    天狼带着他们往里走去,笑吟吟地道:“二位,这便是敝居,请!”

    徐子桢边走边赞道:“好地方,天狼兄眼光不错!”

    庄子内遍植花草,间有亭台楼阁,这里虽是西北地方,可庄中却是一派江南风光,只是略嫌少了些人气,显得颇为冷清。

    天狼带着二人径直来到一座宽敞的堂屋内,引着二人落座,他自己在上首坐定,轻拍了拍手,没多久从屋后悄无声息地转出一名黑衣人来,穿着打扮几乎与他相同,手中端着个托盘,摆着两杯茶水。

    徐子桢忽然敏锐地注意到了一件事,天狼的衣襟下摆上有三条淡淡的金色波纹,而这端茶的黑衣人下摆处也有波纹,却只是一条,他心中一惊,顿时警觉了起来。

    其实按着他的脾气是不会轻易去一个素不相识的陌生人家中的,哪怕这人刚救了他,而且虽然在这天狼救他和李猛的时候,他已隐隐发觉这事似乎有些不寻常。

    萧府既然号称是城内一霸,而且光看那些持弩护卫的架势就已非同小可,他身手再高又怎么可能这么轻松地从那座大宅子里救出两个大活人来而不受任何阻挠?而且当时的情形已危急万分,他又为何这么凑巧正好从萧府中经过,并偏偏在那时候发现了他俩?

    徐子桢的心里一直有个疙瘩,那就是西夏的三绝堂,那个不知名的黑衣人曾率众抓捕李珞雁,又在铁铺偷袭他,而且李胜也是死在他手里,可以说三绝堂已经彻底惹毛了他,这仇不报的话他就不是徐子桢了。

    他知道,三绝堂在西夏是一股极大的势力,这天狼看着不象寻常人物,也不知和那三绝堂有什么瓜葛,现在既已走到了这一步,倒是不妨安下心来慢慢探他口风再说。

    天狼微微一笑,显得十分和气亲切:“二位先喝口茶水,我已吩咐下去尽快准备酒水吃食,只望二位莫要嫌弃我这里粗茶淡饭才好。”

    徐子桢笑道:“天狼兄太客气了,我叔侄俩浪迹天涯无以为生,本来就时常饱一顿饿一顿的,承蒙天狼兄相救还有饭可吃,已是我徐子桢的造化了,又哪敢说什么嫌弃不嫌弃?”

    在他说到浪迹天涯这四个字时,徐子桢发现天狼的眼神明显动了一动,他只作不知,装作感动万分的样子起身抱拳道:“天狼兄,我是个粗人,不过我也懂知恩报恩这四个字,今天我叔侄俩受您这么大的恩惠,您要不让我为您做点什么,我这心里可是无论如何过意不去的。”

    天狼哈哈一笑,摆手道:“徐兄莫要如此客气,来来来,先喝茶。”说完便笑而不语,不论徐子桢怎么说他都不肯再开口。

    没多久偏厅中已摆上了一桌热腾腾的饭菜,天狼站起身请二人入座,徐子桢也不客气,抄起筷子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西夏的酒醇厚甘冽酒劲十足,倒正配他的胃口,他也不怕这天狼在酒里下药,拿过一瓶对着嘴就吹了起来,三两口将一瓶喝了个底朝天。

    李猛原本还犹豫了一下,只是他见徐子桢这样放得开,便也不再顾忌,跟着胡吃猛喝了起来,天狼也拿起筷子随意地夹些菜慢慢吃着,始终笑吟吟地作陪。

    很快,一桌饭菜连带十瓶酒都被扫了个精光,天狼略有诧异地看着徐子桢,笑赞道:“徐兄好酒量,好胆气,果然是豪爽汉子!”

    徐子桢打了个饱嗝,笑道:“既然您都说我豪爽了,那您是不是赶紧吩咐一声?我这人有个毛病,最欠不得人情,要不然怕是连着几天吃不下饭喝不下酒去。”

    李猛也在旁边认真地点头:“我也是!”

    天狼看了两人一眼,忽然一拍手,大声道:“好,既然二位都如此爽快,那我天狼也就索性直言了。”

    徐子桢一脸认真地点点头,心中暗道:来了,这货果然有目的!

    天狼放下筷子,看着徐子桢微微一笑:“徐兄使刀神出鬼没,怕是经过名师教导吧?”

    徐子桢一愣,故作强笑道:“我哪有什么名师教过,就是自己瞎琢磨而已,天狼兄看错了吧?”

    天狼笑道:“徐兄,在下虽然本事低微,却自认不会看走眼,你的刀隐在袖中尚能在瞬间割断李兄弟身上的软索,这份手段可不是瞎琢磨便能够琢磨出的。”说完他又看向李猛,“李兄弟虽然年幼,但拳路刚猛无俦,气势夺人,二位如此英才,却落得个流落天涯,天狼着实为二位感到惋惜。”

    徐子桢摆了摆手:“明人不说暗话,既然天狼兄已识破我叔侄的底细,那我便不妨直言吧,我二人如今穷困潦倒,正要找个好东家投靠,以图混个温饱,天狼兄若有好去处,还请相荐一下。”

    天狼深深地看了他一眼,象是在观察他的神情,手指轻轻点击着桌面,良久才缓缓说道:“不知二位有没有听说过……西夏三绝堂?”

    徐子桢心中一凛,却随即大乐:果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