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渔色大宋 正文 第121章:公主册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下午日头才刚偏离头顶的时候,左使就来了,徐子桢一开门只觉眼前一亮,只见左使换了身粉色的宫女服,头上簪着珠钗和两朵小花,再配上她那张绝美的鹅蛋脸,让徐子桢在开门的一刹那心头猛的一跳.

    不过接下来的事就让他哭笑不得了,左使带来了两套衣物,从外衣到内衣到靴子帽子一应俱全,赫然就是斜襟缅裆的太监服。

    “换上吧,我在门外候着。”左使说完将衣服丢了过来,转身翩然离去。

    徐子桢一阵愕然,但为了大计所在,不得不咬牙切齿地换上,没多久换了个齐整,他上下打量着自己,怎么看怎么不爽。

    李猛倒还好些,毕竟年纪小,换上太监服也看不出什么来,可他本就皮肤很白,并且长得俊俏,这一换上倒还真有点象个久阉的太监,细皮嫩肉眉清目秀的,就连李猛见了都赞道:“叔,你真俊!”

    徐子桢没好气地敲了他一个爆栗,来到了门外,一辆马车早已停在了那里,左使亭亭玉立站在车边,风吹着她的秀发微微而动,风姿绰约美如画中人,可是徐子桢一肚子的气,哪还有心思欣赏美女,只作无视似地直接上了车。

    却听左使在车外悠悠地说道:“你这般神情倒确实象个太监,如此我也能放心了。”徐子桢差点一口血喷将出来。

    天狼这次没有一起来,左使虽然也在这辆车里,可徐子桢却压根不想理她,三人就在这沉闷的气氛中行了一路,不知过了多久,马车忽然停了下来,车外一个人声呼喝了一声什么,是西夏语。

    左使掀起帘子探出半张脸,递了一块木牌过去,车外是一列全身甲胄的禁军,为首一将接过牌子看了又看,最终点了点头,挥手放行。

    徐子桢借着车帘掀起的片刻工夫打量了一眼车外,只见四周都是高耸的屋脊,红砖碧顶飞檐兽脊,竟赫然便是到了皇宫,从车内这个角度看去,只见一片绵延宏伟的宫殿,下午的阳光懒洋洋地洒在屋顶,折射出一片耀眼的金色光芒,渲染出了一股极为庄严肃然的气氛。

    在这一刻徐子桢忽然莫名的心跳加速了起来,皇宫毕竟是皇宫,哪怕没有这些禁军在,皇室的威严也是不容质疑另人心悸的,马车继续辚辚前行,徐子桢却不自觉地摒息凝神,连大气都不敢喘上一口。

    又过了许久,马车终于停了下来,左使指了指车帘,徐子桢明白她意思,只得无奈地起身下车,和李猛一左一右用手撩着帘子等她下车,左使这才娉婷而下,有意无意地还看了徐子桢一眼。

    不远处一个月洞门内快步走出一个老太监来,远远就笑道:“哎哟,尚妹妹你可来了,咱家可望得脖子都长了。”

    左使忽然象换了人似的,嫣然笑着迎上前福了一礼:“李公公,云岚来迟,还请公公恕罪!”

    李公公笑着扶起她:“你瞧瞧,又客气了不是?”说着话看向她身后,看见李猛时倒还罢了,当他的视线落在徐子桢身上时,眼睛顿时一亮,“尚妹妹,这便是你借给咱家的人手么?好一副俊俏的相貌!”

    徐子桢只觉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这老太监看他的眼光就象一头饿了十几天的狼看见一头小绵羊时的样子,让他有种想转身逃走的感觉。

    左使笑着点头:“正是,李公公不如先考教一番?”

    李公公大笑,声音象是被捏住了脖子的老公鸡,尖锐刺耳难听之极:“尚妹妹带来的人,咱家哪还需要考教?放心吧,咱家用完明天一天,就囫囵整的还给妹妹你。”

    徐子桢又是一寒,用完一天?这他妈什么意思?

    左使没再多说,和李公公客气了两声便走回到徐子桢身边,低声说道:“明日有任务,你二人且先在这里候着,自然有人来关照你们如何行事。”

    徐子桢只觉心里一阵发凉,这话的意思就是说他还得在这太监窝里呆上一宿,想起刚才那老太监的眼神他就不禁浑身发毛,可为了这所谓的任务却又无可奈何,只得咬着牙强笑道:“是!”

    左使走了,徐子桢看着马车远去的背影欲哭无泪,还没来得及多想,那老太监李公公就招呼他道:“小兄弟,你二人叫啥名字?”

    徐子桢回过头来,打起精神强笑道:“回公公,小的叫徐子桢,这是李猛。”

    李公公忽然一把抓住他的手,笑眯眯地道:“那咱家可就管你小桢子了。”

    徐子桢只觉手背上一阵冰凉滑腻,说不出的恶心,赶紧深深一礼,顺势挣脱老太监的魔爪,强笑道:“还请公公多多照顾!”话刚说完他就直起身来,一伸手塞了锭银子给了李公公。

    李公公一愣,随即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这孩子,懂事儿,不错不错。”

    徐子桢顺势凑近他低声问道:“李公公,我这刚被尚……姐姐叫过来,还啥事都不知道呢,您能不能先知会我一声,明儿个究竟有什么事?”

    李公公看了他一眼,奇道:“搞半天你还不知道啊?尚妹妹可是跟咱家说她借俩贴心窝子的来,让咱家放心使呢。”他看了看周围,低声说道,“明日乃是吾皇诏告天下册封公主之日,咱家可是特地安排了下去,你二人就在德清宫内服侍公主便是。”

    “公主?”徐子桢一愣,西夏皇帝年纪不小了吧?怎么还有个刚成年的公主要册封么?

    李公公嗔道:“你怎么什么都不知道?算了算了,明只管好生伺候着公主,其他一切不用你多管,明白了?”

    徐子桢看老太监有些不耐烦了,当下不敢再问,只得唯唯诺诺退了下去,跟着老太监进了那个月洞门。

    门内是一个宽敞的花园,园中遍地奇花异草,香气薰人,数只仙鹤信步在园中踱着,俨然一副仙界之景。三人沿着园中小径走了许久,徐子桢一抬头就看见了不远处一排高耸的宫殿,正门上写着三个大字——德清宫。

    徐子桢看得目瞪口呆,乍舌道:“这……这就是公主住的地方?”

    李公公奇怪地看了他一眼:“雍承宫不也这般模样么?”

    徐子桢立刻察觉到自己的失言,赶紧干笑道:“小的只是觉得这德清宫看着象是比雍承宫要大上不少,可能昨儿晚上没睡好,眼花,嘿嘿,眼花……”

    好在李公公没再深究,将他俩带到了一座偏殿中,这里是一个太监居所,他将徐子桢和李猛安排住了下来便转身离开,并不多话。

    时间还早,但徐子桢知道自己已经身处西夏的皇宫深处,即便他胆大妄为也不敢在这地方胡乱撒野,乖乖地收敛心神和李猛早早地歇了下来。

    第二日一早天还没亮,就有个小太监来将二人叫了起来,等他们洗漱完毕径直带到了昨日那花园后的一座小楼前,李公公睡眼惺忪打着哈欠早已候在了那里,一见徐子桢来到便偷偷招了招手,将他叫了进去。

    左右无人,李公公低声吩咐道:“你二人今日哪也不用去,就在这里先候着,公主到了之后你二人便听公主殿下的吩咐,不得四处乱走,今儿可是个大日子,咱家是看你顺眼才给你这好差使,你可莫要砸了咱家的面子,明白么?”

    徐子桢连连点头,谄笑道:“谢公公,小的明白!”

    李公公扬长而去,没走多远就听见他在外边对其他太监吆五喝六的声音,徐子桢四处张望了一下,对李猛低声说道:“呆会儿咱们见机行事,看来三绝堂今天要干票大的,咱们可犯不着混在里头,万一把自己折了可就亏大了。”

    李猛点了点头,也低声道:“叔,这里到处是人,咱先别说话,以防被人听见。”

    徐子桢深以为然,这皇宫内院天知道会不会有什么大内侍卫躲着着,既然装成了太监,他也没得选择,拿着柄拂尘这里掸掸那里扫扫,装作一副勤勉的样子。

    就这么沉闷地过了一个多时辰,远处忽然传来一阵脚步声,徐子桢精神一振,低声道:“来了,准备!”

    李猛冷不丁说道:“叔,咱的任务是啥?还不知道呢。”

    徐子桢愕然:“是啊,这他妈……”

    没等他说完,门外传来一声尖锐的叫声:“公主驾到!”

    徐子桢慌忙低头垂手站在门边,右手心里紧紧攥着那把唐刀,虽然不知道今天的任务究竟是什么,但他的直觉告诉他,必定和这个即将进门的公主有关。

    两名太监从外将门打了开来,一列仪仗缓缓开了进来,当先两顶红呢软顶的罗伞,随后是两排宫女,等前列所有人全都整齐排在门外,一个亭亭袅袅的身影缓步走了过来。

    徐子桢不敢抬头,只在眼角余光处看见那道身影,端的是婀娜娉婷楚楚动人,他心里忽然一动,这身材好眼熟!

    那道身影缓步踏入楼中,淡淡地说道:“你们且在门外候着,我先歇息一下。”

    “是!”

    徐子桢乍一听到这声音,忽然浑身一震,忍不住微微抬头看去,当他看清来人面容时,顿时如中雷殛瞠目结舌:她……她是公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