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渔色大宋 渔色大宋 正文 第123章:崇宗,萧后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承天宫前一片混乱,原本喜庆的册封大典被几个刺客搅成了一锅粥,文武百官乱作了一团,但碍于皇帝在此,谁都没胆先跑一步,不过皇帝毕竟是皇帝,皇室威严不容亵渎,那几名宫女手中的短弩便能很清楚地说明这一点.

    那些刺客只是走了个过场就命归黄泉,横七竖八地躺了一地,身上被利箭扎得象个刺猬似的,天狼则更是凄惨地被徐子桢割去了脑袋。

    只是李珞雁对这一切似乎视而不见,眼睛怔怔地看着徐子桢,她早就认出了徐子桢,可直到现在才能与他相认,眼中晶莹的泪光隐约可见,良久才嫣然一笑:“有徐大哥在,珞儿从没怕过什么。”

    徐子桢心头一暖,刚想说话,李猛忽然扑了过去,一把拉住李珞雁的手,激动地叫道:“姐!”

    李珞雁这时才注意到李猛的存在,不禁一怔,随即大喜着搂住他:“小猛,你怎么也来了?”

    李猛忽然笑容一僵,干笑了两声转而看向徐子桢,徐子桢轻咳一声道:“这个……说来话长,咱俩原本是来帮着刺杀你的,嘿嘿。”

    李珞雁下意识地一愣,随即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是谁这么缺心眼?居然找你们俩?”她说着看了看周围,又问李猛道,“小猛,爹呢?”

    李猛脸上的笑容忽然敛起,眼睛一红,低声道:“爹……死了。”

    李珞雁浑身一震:“怎么会?”

    徐子桢拍了拍她的肩膀,沉声道:“就是上回来抢你的那帮人,不过杀害李大哥的那王八蛋也不好过,前些日子又被我撞见,挨了我一枪,下回再见到老子铁定要他狗命,你放心!”

    李珞雁霍地抬起头来:“三绝堂?”

    徐子桢点了点头:“是!这回我就是陪小猛来把李大哥下葬的,顺便找机会把这场子给找回来。”

    李珞雁沉吟了一下,抬头刚要说话,却听不远处传来一声呼叫:“珞儿!”

    徐子桢回头一看,却见文武百官早已闪开一条道来,那个发福的西夏皇帝正焦急地往这里走来,脚步踉跄下盘虚浮,若不是旁边有太监扶着他,怕是随时都会绊倒在地。

    皇帝很快就走了过来,焦急地抓住李珞雁的手:“珞儿,你可有受伤?”

    李珞雁在看向皇帝的时候神情瞬间恢复了清冷,淡淡地摇了摇头道:“我没事。”

    皇帝兀自不放心,神情紧张地看了她一番,见确实没有任何受伤的痕迹,这才放下心来,长出了一口气干笑道:“如此便好,如此便好。”说完又将视线转向了徐子桢,好奇道,“珞儿,此人是……?”

    李珞雁依然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随意地答道:“这是我在流落江湖时结识的徐大哥。”

    徐子桢可不敢跟她一样的态度,眼前这人好歹也是个皇帝,哪怕做个样子也得恭敬一点,当下一撩下摆跪倒在地:“徐子桢拜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皇帝轻咳一声,虚抬右手:“免礼,平身吧。”

    “谢皇上!”徐子桢站起身来,顺便偷眼看了一下皇帝,心里却是一愣。

    他刚才很清楚地看见皇帝在瞬间爆发出了一股凛然的气势,特别是那一声低沉的“杀!”,帝王之气显露无遗,可是现在却又恢复到了刚出来的那时候,整个人显得有些萎靡不振,完全象换了个人似的。

    徐子桢心里暗奇,脸上却不动声色,这个皇帝绝不是他看到的这样,因为他知道,眼前这个是西夏历史上一个著名的皇帝——夏崇宗,是一个非常能把握机会非常善于交际的皇帝,更何况他自信刚才绝不会看错,那一道凌厉的眼神直到现在依然深深刻在他的心里。

    崇宗笑呵呵地打量了他一眼,却又一愣:“你……你是太监?”

    徐子桢反应极快,再次扑地跪倒:“小人收到消息称有人要暗害公主,因此小人情急之下方才出此下策混入宫中,只求公主千金之躯能得保安宁,还请皇上恕罪!”

    开玩笑,不管在哪个朝代哪个国家,后宫永远是一个禁地,冒充太监绝对是死罪,徐子桢哪能不知道这个关键,因此不等皇帝发飙,赶紧抢在他前头把话说了出来。

    崇宗脸色一沉,嘴一张刚要说话,李珞雁横身一闪挡在徐子桢面前,冷冷地看着崇宗道:“你若要治徐大哥的罪,那便把我也一并治了吧,方便若不是他在,我如今早已是身首异处,也就不劳你再为我烦心了。”

    “珞儿你……你这是何意?”崇宗眼中闪过一丝诧异,但很快就恢复了过来,强笑道,“朕何时说过要治他的罪了?”

    李珞雁一点都不给他面子,顶撞道:“你不就是这个意思么?”

    崇宗脸色一僵:“你……”

    徐子桢眼见不对头,赶紧打圆场,用只有李珞雁听得见的声音说道:“丫头,他再怎么说也是你亲爹,你再这么顶下去是想让他一生气把我给喀嚓了么?到时候你不心疼?”

    李珞雁不提防徐子桢会说出这样一番话来,顿时俏脸一红,咬了咬嘴唇看向崇宗道:“总之徐大哥只是为了救我而来,你……父皇若不信的话珞儿也没办法。”

    崇宗还待再说什么,却忽然反应过来,又惊又喜地看向李珞雁:“你……你方才叫朕什么?”

    李珞雁眼神有些复杂,看了看他,又偷偷看了一眼徐子桢,最终还是轻声说道:“父皇。”

    崇宗脸上露出了难以掩饰的惊喜,一把拉住身旁的太监问道:“你听到没有?珞儿叫朕父皇了,珞儿终于叫朕父皇了!”

    那老太监也是一脸喜色,深深一拜道:“恭喜皇上!”

    “哈哈哈……”崇宗朗声大笑,显得开心之极。

    徐子桢心中纳罕,这丫头只是叫了声父皇而已,皇帝至于这么开心么?难道她回西夏后这么久就没叫过他爹?父女俩有这么大仇么?

    就在这时,远处忽然传来一声高呼:“萧后娘娘驾到!”

    崇宗的大笑戛然而止,脸色也顿时尴尬了起来,很快一队仪仗便开了过来,当先两顶红呢软罗伞开道,接着是两排整齐的宫女与手持拂尘的太监,居中一顶鸾驾大轿,一队甲胄严整的禁军紧随其后。

    徐子桢看得真切,只觉一阵乍舌:这是皇后?丫的阵仗比皇帝都大啊!

    不多久鸾驾来到近前,轻轻落下,两侧宫女将轿帘掀起,轿中端坐一人,凤冠霞帔仪容清冷,颇有几分姿色,显然便是那所谓的萧后了。

    李珞雁眼中露出一丝明显的警惕之意,盯着轿中的萧后,而崇宗的脸色则是有些不太好看,竟主动迎了上去,干笑道:“珞儿大典,你怎的此时才至?”

    萧后淡淡地答道:“臣妾身子有些不适,方才略微歇息了片刻,却误了时辰,请皇上恕罪!”

    她的声音不咸不淡,哪有半分求“恕罪”的意思,但崇宗却象是完全不在意,笑道:“来了便好,哪有什么罪不罪的。”

    萧后点了点头,也不说话,刚要踏下轿来,眼睛一瞥却看见地上那几名刺客的尸首,顿时眉头一簇,显得有些厌恶,就此收住了脚,又说道:“此处怎的如此狼籍?皇上也不差人收拾收拾。”

    她的口气显得十分不耐烦,但崇宗居然也生生受了下来,赔笑道:“不妨不妨。”

    李珞雁再也看不下去了,冷哼一声道:“我先回宫了。”说罢转身就走,再不看崇宗一眼。

    崇宗一愣,随即急道:“珞儿,朕还想与你说说话,你……”

    李珞雁头也不回地道:“我身子也有些不适。”说完对徐子桢和李猛招了招手,扬长而去。

    萧后看着李珞雁渐行渐远的身影,眼中闪过一道寒意,冷冷地说道:“臣妾也先回宫去了。”说罢一扬手,鸾驾再起,调头往回而去,留下了脸色难看的崇宗僵在原地。

    文武百官面面相觑噤若寒蝉,不过却没有谁觉得惊讶,似乎这场面早已是司空见惯了的,崇宗看着皇后的仪仗远去,这才转身回到龙辇上,依然是那副无精打采的模样。

    身旁那老太监尖声叫道:“起驾,回宫!”

    直到回入宫中,崇宗将所有人都摒退了下去,那老太监将门带将起来,回到他身边垂手而立,崇宗忽然又象是变个了人,眼神炯炯隐现寒光,冷冷地道:“今天是几个?”

    老太监毕恭毕敬地道:“回皇上,今儿是八个。”

    崇宗点了点头,冷笑道:“我倒要看看,她萧鹛还能找来多少个。”他沉吟了一下又说道,“珞儿身旁那一大一小两人明显便是那三绝堂找来的,只是不知为何会在最后关头反戈。”

    老太监想了想说道:“皇上,依老奴之见,怕是那三绝堂已无多少好手了,因此才会胡乱找来这种并不知根底之人。”

    皇帝眉头微皱,摇头道:“不然,三绝堂高手如云,不该只有这些家底,只怕是另有图谋。”他沉默了片刻,又对老太监说道,“继续查探,但有消息速速报来。”

    “老奴遵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