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渔色大宋 正文 第145章:一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时近腊月,大西北的天已经极冷,若是在室外放一桶水的话恐怕用不了多久就会被冻成一个大冰疙瘩.

    杏子堡外一处原野上,有一队骑兵正顶着寒风梭巡着,这是西夏军中一个中型编制,人数约在五千左右,领队的是这次大军的左路军马军副总管普喝,也是党项贵族出身,他和之前被徐子桢秒杀的先锋孛鲁哥是表亲,生的魁梧之极,孔武有力,是个典型的西北大汉。

    这样的鬼天气行军无疑是个苦差事,一众将士多有在底下暗中抱怨的,就连普喝的近卫都忍不住嘀咕道:“将军,你说大帅为什么非要把咱们分成这么一队一队的,这不是送给宋军打么?”

    普喝回头瞥了他一眼,不屑道:“你懂个屁!你知道对面是谁在带兵?是种师中那个老狐狸!不分队?咱们大军满地找他们去?”

    近卫讪笑道:“要说宋军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捣鼓出了那么厉害的火器,一座金城关而已,咱们愣是靠不近去。”

    普喝哼道:“若不是大帅为了保存实力,这小小金城关还不是手到擒来?照我说大帅还是太嫌妇人之仁了。”

    近卫赶紧谄笑着拍马屁:“是是是,依我看大帅是没让将军出马,若不然那种师中也只有弃关逃命的份。”

    普喝傲然道:“那是自然,我……”

    话音未落,忽然前方一阵骚动,普喝一愣,随即喝道:“怎么回事?”

    一骑快马飞速来报:“禀将军,前军遇袭!”

    普喝眉头一挑:“宋军又来骚扰了么?来得正好,老子正愁找不到他们呢,追!”

    “是!”传令兵应声跑开,不得不说普喝的带兵水准很高,五千将士很快就动了起来,战马的步伐快速而不乱,朝着前方追赶过去。

    普喝没有动身,只冷冷地看着前方,他对这种小规模的骚扰完全没有兴趣,他喜欢的是那种在阵前与敌方主将的捉对厮杀,这次出战以来他还没能有机会出手,对他这样的武夫来说绝对是一种遗憾。

    空旷的原野上瞬间恢复了平静,普喝手下的将士大部分都去追赶敌人了,只留下了一百人护在他左右,这里是杏子堡地界,宋军便是派敌骚扰也绝不会派太多人手,所以就算他只有这么些人,也已足够保安全的了。

    那些将士很快就追得没了踪影,四周一片寂静,右侧不远处是一片密密的针叶林,北风吹过,发出一阵沙沙之声,在这阴沉的天气显得有些诡异。

    那名近卫缩了缩脖子,搓着手低笑道:“将军,小人听闻逻些城里新来了几个胡人娘们儿,那骚劲……啧啧!回头小人带将军过去尝尝鲜?”

    普喝眼睛一亮,刚要答话,右侧林中忽然猛的一记响亮的呼哨声,普喝反应极快,顿时脸色一变,大喝道:“小心有埋伏!”

    喝声未落,一阵尖锐的破空声猛的响了起来,数十支利箭迅疾地从林中射了出来,站在外围的十几名将士首当其冲,在毫无防备之下顿时被射翻在地。

    没等他们回过神来,林中已箭一般地蹿出百余人来,一个个身穿皮衣手持长刀,双脚踩在马镫中,嘴里胡胡大叫着冲了出来。

    普喝的将士没少和宋军交手,虽然对宋军主将的诡计多端很是很无奈,却都是打心底里看不起宋军的战斗力,在他们看来宋军无非就是仗着火器之利,可若是论马上功夫却是远远不如他们西夏汉子的。

    可是眼下这一彪人马刚与他们照面,就让这些西夏将士大吃了一惊,这些皮衣汉子个个身手矫健刀法狠辣,迎面一刀直取要害,完全没有拖泥带水之嫌,这时他们才反应过来,这些绝不是宋军!

    就在他们的脑中刚起这念头时,已有数十个将士被那些突然出现的快刀砍翻,而且这些皮衣汉子显然配合极为默契,很快便将普喝和他的这些将士团团围了起来,并慢慢收缩起了包围圈。

    普喝这才意识到自己似乎中了计,那前方突然出现的袭击应该就是这伙人故意为之,但是他毕竟为将已久,丝毫不见慌张,手一伸将腰畔长刀抽出,喝道:“收缩,莫慌!我倒要看看是哪方神圣,敢来惹我普喝!”

    “哈哈哈!”一阵朗笑忽然响起,包围圈一下分出个通道,徐子桢单手持缰缓步上前,“普喝?你很有名?”

    他的眼神带着几分嘲笑几分不屑,普喝贵族出身,虽然官阶不是很高,但平日里哪有谁敢对他不敬?可现在眼前这个小白脸一副嘲弄的神情,顿时惹得他心头火起,怒道:“你们宋军就喜欢玩这种卑劣的手段么?有种放马过来,跟我堂堂正正决战一场!”

    徐子桢哈的一笑,斜睨了他一眼:“决战?老子怕你顶不住我一招。”

    “你!”普喝哪受过这种奚落,顿时怒不可遏,满嘴胡子气得如戟怒张微微颤动,脚下一磕战马,“驾!”

    普喝猛的催动战马冲了过来,虽然他中了徐子桢的计,大部分人马都分散了出去,可他自信凭借着自己的武力,至少斩杀徐子桢这样的小白脸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长刀闪着森然的寒光,战马四蹄翻飞,很快便要冲到徐子桢面前,普喝神情狰狞威风凛凛,就象一尊战神般不可侵犯。

    徐子桢嘴角带着微笑,就这么端坐马上纹丝不动,他这做派就连普喝的将士都有些看不明白。

    “看刀!”

    普喝大吼一声,长刀直直地朝着徐子桢额头砍落,没有一点花俏多余的动作,这一刀蕴涵着普喝这些日子以来的憋闷,带着一股势如破竹的威势直落而下。

    “轰!”

    就在刀锋即将触及徐子桢额头时,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忽然突兀的出现,仅余的那数十个西夏将士猝不及防被吓了一跳,下意识地闭了一下眼,可是等他们再次睁开眼时,却惊恐地发现了一件事——普喝死了。

    是的,仅仅一招,普喝就死于了马下,额头上一个大大的血洞,白的红的将又冷又硬的地面染出了一大片花白,他两眼圆睁看着灰蒙蒙的天空,到死也没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

    徐子桢右手平举,稳稳地握着一杆火铳,他看了一眼气绝的普喝,缓缓收回手来,对着铳口吹了口气,嗤笑道:“决战?老子一招摆平你!”

    主将一死,剩下的事也就没了悬念,当追出去的那几千将士无果而返时,才发现这片空旷的原野上横七竖八躺满了尸体,而这其中赫然就有他们的主将,那个党项勇士普喝。

    这时的徐子桢早已策马远去,身边跟着一脸兴奋的柳风随和满眼敬畏的卜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