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渔色大宋 正文 第150章:老子快撑不住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在过去的几天内,马贼们经历了数十次的偷袭,游击战术打得愈发的纯熟,而每次偷袭的主导者几乎都是徐子桢,一开始的时候卜汾和柳风随还在旁出些主意,给徐子桢提醒些事项,但随着一次次的胜利后,他俩就再也没发表过任何意见.

    徐子桢在前世看过许多战争题材的电影电视,虽然其中有相当多的胡编乱造,但是不得不说,有不少情节看着荒谬,却有其可取之处.开始的时候他们还曾吃过些小亏,但徐子桢脑子转得快,吃了亏就长了记性,在随后那些偷袭中几乎都是完胜收场.

    马贼们跟随着徐子桢经历了那些阵仗,也渐渐地形成了一种对徐子桢充分的信任感,有许多次都是他们三百来人面对敌方数千人,最终却都是安然退去,只有极少数几次才有几名兄弟不幸折于阵前.

    所以今天尽管面对的是数万大军,可马贼们依然安之若素,丝毫不见慌张,徐子桢不退反进,甚至想从大军之中穿到关前去,他们也没一人出言质疑,反倒是个个高举长刀吼叫连连,亢奋异常.

    三百马贼阵冷不防地反冲,让西夏军士完全措手不及,本该围堵的没了目标,本该追赶的却发现自己变成了被追赶的目标,徐子桢身前身后近万西夏军在这一刻竟然乱作了一团,出现了瞬间的恐慌.

    远处山顶的芏嗣泽看着马贼们竟然往他大军中冲去,不怒反笑:“区区几百人便想乱我后军么?好胆识!好气魄!”

    他连赞了好几声,身旁诸将全都低垂着头不敢吭声,好半晌才有一名随将壮胆问道:“恕属下愚钝,不知大帅留此人活口却是为何?”

    芏嗣泽看了他一眼:“前些日我大军接连遭人偷袭,你们可知晓?”

    那随将立刻垂低了头不敢作声,这事在军中早已传开,西夏将士人人知道有几百马贼,神出鬼没来去无踪,总是趁人不备时出现,短短七天时间就斩杀了数十员将领,兵士无数,但是兹事体大,军中传归传,却没人敢禀告芏嗣泽.

    芏嗣泽森然冷笑:“你们私下隐瞒,莫非以为我不知道么?”

    众将大惊,再次齐齐跪倒,口称:“大帅恕罪!”

    “都起来吧。”芏嗣泽哼了一声,遥指徐子桢道,“当日普喝便是死在此人手中,只是并非普喝无能,而是因为……此人身怀一件奇兵!”

    ……

    芏嗣泽口中的那件奇兵正是徐子桢的火铳,只是这时候正安静地别在徐子桢的后腰处,当日从兰州城出来时并没有带多少火药,到现在早已用完了,再说在这数万大军之中,一把火铳已起不到多少作用。

    徐子桢自然不会知道芏嗣泽在打他火铳的主意,但是他更不会料到,就因为这把火铳,自己身处数万大军之中才会出现这一丝生机。

    数万大军究竟有多少人,以前的徐子桢根本没有一点概念,哪怕上次在金城关外千骑冲阵,可那时西夏大军也并没有全军尽出,可是现在,他充分体会到了什么叫作人海。

    远处的中军已开始动了起来,朝着徐子桢的方位快速包围过来,首当其冲的是中军的八千铁骑,身后还有那数百弓骑兵正端着神臂弓虎视眈眈着,森冷的箭头始终瞄着自己和三百马贼的要害处。

    金城关已依稀可见,但西夏军也源源不断地围了上来,看着面前那潮水般的西夏军,徐子桢并没有后悔自己的决定,相反只有一种热血的感觉。

    徐子桢单手持缰,忽然在马背上半立而起,大笑道:“兄弟们,刀法练熟了没有?”

    众马贼齐声应道:“熟了!”

    “那就杀!”

    “杀!”

    话音未落,三百马贼已挟着雷霆之势迎上了前来围堵的西夏骑兵,三百把长刀忽然刀势一变,不再是高起高落,而是成了横劈斜撩,每一个马贼全都学着徐子桢的模样半立在马背上,身体略微探出,随着喝声响起,刀影也翻飞了起来。

    乱披风!行者武松的绝学!

    马贼们全都象是疯了一般,吼声连连,长刀挥舞,每一把长刀都象是死神的镰刀,在飞快地收割着西夏骑兵们的生命。

    徐子桢一骑当先,身怀内力的他加上唐刀之利,更是无人可阻,犹如一尊战神,神威凛凛杀气腾腾。

    从他刚踏出雪山脚下时,就将乱披风刀法传授给了一众马贼,他不是这个年代的人,并没有什么门派观念,金城关一战是他早就预想过的,如果马贼们只是凭借个人之勇和他们以往的经验,那么对上数万西夏大军必败无疑。

    但是乱披风刀法可是能以少胜多的,当年武松还在梁山任步军统领时就曾以这刀法冲过许多人数多于他们的敌阵,而今天,徐子桢深信以自己的判断加上这手神妙的刀法,必能带着他们冲到金城关外。

    西夏军乱了,这次是真的乱了!

    刚才的骚乱或许只是被徐子桢打了个措手不及,可是现在是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恐惧,三百人马而已,就敢冲击他们八千铁骑,这需要何等的勇气?况且他们不光只有勇气,更兼有势如破竹般的实力,这呈锥形的队列就象一把真正的铁锥,将围堵他们的西夏军生生地撕开了一道口子。

    可以说现在的徐子桢是在和时间赛跑,只要西夏中军的速度不如自己,而金城关的守军能尽快冲出,和自己形成两相夹击之势,那么西夏军的这一仗就输了,而自己的命自然也能保住了。

    可是八千对三百,无论如何都是一个极其悬殊的比较,很快,三百马贼推进的速度就明显迟缓了下来。

    他们被完全围住了!

    徐子桢已经杀得双眼通红,现在他的眼里看不到其他东西,只有远处的金城关,他的右手机械般地挥舞着,全身力气在这时已经全都灌注到了右臂之上,一个接着一个的西夏骑兵被他劈落,飞溅的鲜血将他染成了一个血人。

    他紧咬牙关只顾猛砍,但是他心中明白,虽然眼下他们看似占了上风,但毕竟对方的人数不知多过自己这边多少倍,不说别的,只要稍假时间,光是一个西夏中军围过来,自己这些人就必定无处可逃。

    西夏军终于回过了神,开始反击了起来,马贼们冲杀到现在已渐渐力竭,很快就有人一个疏忽之下被砍落下马。

    徐子桢心中一凛,西夏军的围堵已经形成,自己似乎失算了,他又急又怒之下朝着金城关方向大骂:“种师中你他妈还不派兵,老子快撑不住了!”

    就在这时,关上炮声忽然戛然而止,但沉寂了不到片刻,忽然再次爆发。

    轰轰轰!

    震天的炮声中,金城关的吊桥缓缓落下,一队甲胄鲜明的大宋骑兵如潮水般从关内涌出,当先一面大旗迎风招展,上写一个血红的大字——韩。

    ……

    抱歉,这阵子的更新太不给力了,不过今天开始恢复了,还请大家见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