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渔色大宋 渔色大宋 正文 第154章:你是我兄弟,亲的!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四周的欢呼声笑声在这一刻戛然而止,所有人的目光全都集中到了卜汾的脸上,有惊讶,有恐慌,卜大胡子这个称呼象是带着一种奇特的魔力。

    徐子桢心中一凛,马贼毕竟不是什么光彩的身份,从某一方面来说更是官府的敌对势力,他慌忙想要开口解释,却见卜汾对他摆了摆手,依然面带微笑从容地点了点头:“正是在下。”

    孟度的神情忽然从惊讶变成了惊喜,大步上前一把抓住卜汾的手,大笑道:“果然是名震西北道的卜掌柜,久仰久仰!”

    这一举动让徐子桢大感意外,奇道:“孟大人,瞧您这样子我怎么感觉您特崇拜他呢?照说马……咳咳,卜大哥不是官府的敌人么?”

    孟度瞪了他一眼:“卜掌柜在西夏境内讨生活,与我大宋何干?再说了,我们是官府么?”

    徐子桢哑然失笑:“我傻了,您这是当兵的,要管也是温大人管……”

    温承言笑吟吟地道:“卜掌柜是你朋友,本府自然得管,管酒管饭,如何?”

    众人一阵大笑,平日里沉稳的温承言居然也有这么幽默的一面,不禁让所有人都乐了。

    “徐子桢?!”

    忽然一声娇呼传入了徐子桢耳中,顿时让他一愣,抬头看去,却见人群后一道倩影急急走来,长裙曳地风姿绰然,赫然是温承言的独女温娴,身边跟着那个明眸皓齿的小丫鬟墨绿。

    徐子桢没想到在这大军压境的当口温娴还留在了关上,而且温娴明显比他离开兰州的时候瘦了许多,眼中隐然现着血丝,显然已有多日没好好休息过。

    他心中没来由地一酸,当即快步迎了上去,也不管旁边还有几千几万双眼睛看着自己,其中还包括温承言这当爹的,一把抓住了温娴的柔荑,看着她的眼睛柔声说道:“娴儿,你瘦了。”

    温娴冷不防被他抓住了手,本来还脸颊一红要想挣脱开来,可当听到他这句柔情万种的话时,顿时双眼一红,一排贝齿紧紧咬住红唇,两颗晶莹的泪珠已在眼中打起了转。

    徐子桢顿时慌了神,手足无措地道:“别哭别哭,我这不是回来了么?”

    温承言适时地轻咳一声,低声道:“娴儿,子桢才刚赶回来,有什么话回去再说不迟。”

    温娴强自忍住了泪水,缓缓点了点头,她素来家教极好,很得大体,知道在这种情形下徐子桢必然有许多事要交代,她轻轻抽出双手,低声道:“我没事,你大战刚归,且先休息一下再说。”

    徐子桢心中一阵感动,使劲点了点头,用旁人听不见的声音轻轻说道:“是你该休息了,好好睡一觉,等你睡醒我再来陪你,乖。”

    温娴脸一红,转身就要走,可脚刚一动,又停了下来,低声说道:“琉璃妹妹让我转告你,她出城几日便回,让你不必太过想念于她。”

    徐子桢听出这话里似乎有些酸溜溜的意思,而且这称呼……琉璃妹妹?他忽然间感觉到了一丝不妙,试探着问道:“你们俩啥时候称姐道妹的了?”

    温娴白了他一眼:“莫非你不愿我们姐妹相称么?”

    徐子桢顿时哑然:“呃,我……”

    温娴忽然扑哧一笑:“你且先去吧,这关上可有一个让你意想不到之人已久候你多日了。”

    “意想不到的人?谁啊?”徐子桢松了口气,却又被这句话引得一阵茫然。

    种师中在旁再次叹道:“子桢啊子桢,你可知本帅羡极了温大人,不光是你如此义字当头,便是你的朋友也如此,唉……”

    徐子桢一头雾水,刚要追问,却见人群再次分开,一个瘦削的身影映入了他的眼帘。

    “大大哥!”

    这声呼唤让徐子桢大吃一惊,他仔细看去,却见眼前站着的竟赫然是久别的何两两,徐子桢呆滞了片刻,使劲揉了揉眼睛,猛然间啊的一声大叫,扑上去一把抱住了他,大笑道:“两两!你小子怎么来了?”

    何两两双眼湿润,咧嘴强笑道:“大大哥,我来帮你打西夏兵,你收我不?”

    徐子桢一愣:“你……你特地从苏州追到这儿来的?”

    何两两点点头,神情肃穆无比,语气坚定地道:“大大哥,我何两两这辈子就认定你这老大了,不管上刀山还是下火海,绝无二话!”

    徐子桢心头感动万分,只觉嗓子眼里仿佛堵住了什么,一下子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何两两并不会什么功夫,而且生来内向胆怯,可却独自一人千里迢迢从苏州追到了兰州,这份情义重得堪比泰山。

    他深吸一口气,重重拍了拍何两两的肩膀,认真地道:“从今儿起,你就是我徐子桢的兄弟,亲的!”

    何两两被他拍得忍不住一咧嘴,却还是笑着点头道:“是,大大哥!”

    身旁众人皆被他们这种情义所感,无不唏嘘,韩世忠却怪叫道:“好哇你小子,哥哥杀出去救你,搞半天倒不是亲的了?”

    徐子桢忍俊不禁,哈哈大笑道:“哪里哪里,你是我五哥,也是亲的!”

    韩世忠哼的一声:“这还差不多!”

    众人又是一阵哄笑,种师中等大家笑罢,开口说道:“如今西夏大军暂时退去,难保何时再来,尔等继续紧守关头,不得懈怠!”

    “是!”

    众将士齐齐应声,随即迅速散开,徐子桢看着他们有条不紊各归其位的样子,又是一阵感慨,大宋上下如果都是象这样的帅这样的兵,又怎会落得北宋成南宋的下场。

    温承言似乎知道他在想什么,微笑道:“子桢,如今大敌未退,你也莫要多想,先进关休息一下。”

    被他这么一说,徐子桢才回过神来,他是真的累了,刚才若不是韩世忠来救他,估计他已经力竭战死了,一想到这里他就有点后怕,赶紧点头道:“好,我都快饿扁了,先吃点东西去。”

    温承言早已安排下了饭菜,徐子桢一听更来了劲,只是刚要抬脚往里走,忽然又想起一事,他抬头看向种师中,疑惑道:“小种相公,咱这关上啥时候换的火炮?还有,五哥他们的那火箭是谁想出来的?”

    种师中笑吟吟地一指何两两:“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