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渔色大宋 渔色大宋 正文 第155章:玩火药的天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种师中的话让徐子桢大吃一惊,他瞪大了眼睛看着何两两,好半天才吃吃地说道:“两两,这火炮火箭是……是你弄的?你什么时候这么会摆弄火药了?”

    何两两有些扭捏地道:“那回我偷火药的时候没全给你,我自己留了点打算做点炮仗玩的,后来……后来你走了,我闲着没事就瞎琢磨,想着你做的那火葫芦,就琢磨出了点新鲜玩意。”

    孟度在一旁也笑着插嘴道:“这新鲜玩意儿可把咱们吓着了,我老孟还从没见过会炸的铁弹,更没见过会炸的羽箭。”

    徐子桢又惊又喜,何两两可真是天赋异秉,在这年头就能琢磨出能炸的炮弹,至于那火箭虽然还是土了点,但是对他这个小偷出身的穷小子来说已属极为难得,他好奇之下往炮台而去,想亲眼看一下那炸弹究竟是什么结构。

    刚一登上关头,他就被眼前的景象惊得愣了一下,关上一片狼籍,到处是焦黑的被烧过的痕迹,不用说,这自然是西夏军的极火炮,也就是徐子桢口中的火球车所造成的后果,只是让他奇怪的是,尽管满地都是焦黑色,可是远处那一长溜的火炮却是安然无恙。

    他再仔细一看,那些火炮的炮身和炮架上被绑上了一个个麻袋,有的麻袋已经破损,露出包在其中的厚厚黄沙,这一下他顿时醒悟,忍不住拍掌赞道:“好招啊,这又是谁想出来的?”

    何两两有些不好意思地道:“也是我……有一次我玩火药差点把我家旁边那林子给点了,那附近没河没井的,我一急之下就捣腾了一簸箕沙子扑了上去,后来我就知道了,沙子能灭火,而且比水管用。”

    徐子桢这次可真是大感意外,何两两连用沙灭火的法子都琢磨到了,在他看来可真是玩火的天才,他大笑道:“石油这东西可猛得很,得亏你琢磨出这个法子来灭火,要是光用水浇的话还真浇不灭,我说你小子不当炮兵可真白瞎了你这天赋。”

    他说得顺溜,旁边种师中却听得真切,冷不防问道:“那叫石油么?不知你从何得知?”

    “这……”徐子桢嘴角抽了抽,这小种相公真难缠,跟他说话可得时刻防着,保不齐哪天就被他听出些什么来,想到这他赶紧打了个哈哈,“我在西夏的时候听说过而已……炮弹在哪儿呢?我先瞅瞅。”

    种师中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没再继续追问,徐子桢松了口气,快步走到火炮边,早有兵士递了个炮弹过来。

    徐子桢一拿过那炮弹,不禁再次大吃一惊,这炮弹还是滴溜圆的一个铁疙瘩,只是表面有个铜钱大小的孔眼,眼上被黄泥封得死死的,外边还拖着一根长长的导火索,显然这炮弹是空心的,里边装着火药。

    他捧着炮弹愣了半晌,已经明白了爆炸的原理,何两两用的是简单办法,就是利用炮膛将炮弹打出,在发射的同时点燃炮弹的导火索,这样一来等炮弹落地也就差不多能炸了。

    那火箭他在关外就见到了,虽说是个土法子,却也不失巧妙,他由衷地赞道:“两两这小子……话说这炮弹怎么弄的?”

    温承言笑道:“你莫非忘了汤铁匠么?”

    徐子桢顿时恍然,失笑道:“还真是没我汤叔打不出的铁器,回头我得找他好好喝几杯去。”说着话回头对卜汾挤了挤眼,“卜大哥,我那火铳就是汤叔做的,到时候我带你认识认识……哎卜大哥,要不我让我汤叔辛苦点儿,给兄弟们一人打一把玩玩?”

    卜汾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你若说话算话,我和兄弟们从此后跟着你混。”

    徐子桢一愣,随即大喜过望:“卜大哥你说真的?”

    卜汾傲然道:“我卜大胡子说一不二,西北道上无人不知。”

    徐子桢一拍巴掌:“那就这么说定了,大不了让我汤叔累到吐血!”

    韩世忠乍舌道:“当你的亲戚这么倒霉?那我可不敢做你五哥了。”

    众人又是一阵大笑,温承言早已安排下了饭菜,徐子桢等人边说边笑地来到了关后营中,温娴很是体贴地早早回了兰州城,没有打扰徐子桢和众人欢聚,这不禁让徐子桢又是一阵感动。

    关上随时开战,所以这顿饭菜并没有准备酒,就连韩世忠也难得地没提这茬,众人还没落座,徐子桢忽然一摆手,正色道:“且慢!”说着端起桌上茶壶,满满地斟了一杯,沉声道,“我以茶代酒,敬那些没能入关的兄弟们!”说罢手一翻,将茶水缓缓洒在地上。

    营中顿时鸦雀无声,关外一战,卜汾的马贼兄弟折损了七十余人,韩世忠的三千宋骑也折了百余人,虽然西夏人付出的代价更大,但是在徐子桢看来,这些都是兄弟,是为了救他而牺牲的兄弟。

    卜汾第二个端起茶杯,将茶水倒在地上,嘴中轻声说道:“兄弟们,一路走好,哥哥给你们报仇!”

    韩世忠红着双眼一言不发,也倒了满满一杯,洒在地上,柳风随、何两两、种师中、温承言……所有人全都默默地站着,神情肃穆。

    营外的将士们全都听得真切,无不为之动容,三千宋骑敢直冲关外大军,而马贼们更是直接从西夏军后方抄来,这份胆色这份勇气让他们钦敬之极。

    徐子桢抄起茶壶猛灌了一口,忽然大步来到营帐外,拔出火铳点燃引线,朝天砰的开了一枪,仰天大吼:“兄弟们,一路走好!”

    话音刚落,他猛的双腿一弯跪倒在地,朝着关外的方向重重磕了三个响头。

    关内将士目睹了这一幕,所有人不约而同齐刷刷地单膝跪地,异口同声地吼道:“兄弟们,一路走好!”

    吼声震天般响亮,在呼呼的北风中传到了天际,所有人在这一刻全都感觉到了一股热血正从心底深处涌出,流到了身体每个角落。

    徐子桢霍地站起身子,回头看向温承言,一字一顿地道:“大人,我要带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