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渔色大宋 渔色大宋 正文 第181章:大野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徐子桢被冷不防地吓了一跳:“我靠,你没晕啊?”

    那壮汉抬头嘿嘿一笑,显得憨厚可爱之极:“那种鞭子抽不疼我,只是我若不装死怕是还得被多捆几个时辰,到时候肚子饿了就没法找吃的了。”

    徐子桢忍不住乐了,水琉璃却是俏脸通红,在徐子桢脚上狠狠踩了一下,转身快步离开。既然这大块头是装死,那刚才徐子桢调笑自己的话肯定被他都听了去,丢死人了!

    “嘶……这妞犯什么毛病呢?”徐子桢被她踩得一阵龇牙咧嘴,完全莫名其妙。

    就在这时,只听身后一阵脚步响,吴员外提着衣襟前摆快步追了上来,上气不接下气地叫道:“徐公子请留步!”

    壮汉顿时神色一紧,下意识地往徐子桢身后躲去,他那身量跟座山似的,在徐子桢身后根本藏不住,显得很是可笑。

    徐子桢回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轻笑道:“别怕,现在你自由了,不用担心他打你了,瞧我给你出这口气。”

    正说着,吴员外就追到了跟前,气喘吁吁地道:“徐公子,可……可算是赶上你了。”

    徐子桢淡淡地看了他一眼:“怎么,嫌钱不够,再来跟我要么?”

    “不敢不敢!”吴员外连连摆手,堆起满脸笑容道,“方才小人不知是徐公子,多有得罪,还望公子见谅,既然公子看得上这憨货,那小人自该拱手相让,断没有再问公子要银子的道理。”说着话他从怀中摸出那张银票来,双手捧着恭恭敬敬地递到了徐子桢面前。

    那壮汉躲在徐子桢身后看得眼睛都直了,吴员外是什么样的人他可太清楚不过了,绝对是兰州城里属一属二的奸商恶霸,就算是普通的小官吏都对他不敢太过无礼,可现在不光是对徐子桢毕恭毕敬的,更是特地追过来还他银子,这……

    徐子桢却是一脸淡然,象是早已料到了似的,伸手接过银票塞进怀里,想了想又摸出一张面值一百两的来:“既然说好了把人转给我,那不给钱就说不过去,这样吧,你也别嫌少,咱也算意思意思得了。”

    吴员外哪肯收下,连连摆手说什么都不接,刚才泰掌柜的话让他到现在还心里暗怕不已,这年轻人的身份太吓人了,光一个温知府的女婿不说,还是当下兰州城里传得最多的战神,不管来文的还是来武的,他怎么都不敢去招惹这么一位爷。

    泰掌柜今天来他家是找他讨点他家祖传的药膏来的,当时还特地给他看了看被打开了花的屁股,这就是拜眼前这位小爷的所赐,他姓泰的不长眼,自己可不能不长眼。

    徐子桢也不跟他废话,将银票塞到他手里:“我这人不爱欠人东西,咱俩钱货两讫,以后你别跟我要人就行。”

    吴员外无奈只得收了下来,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徐子桢说道:“回去跟泰掌柜带句话,让他下午来趟军营,我营里五百弟兄要做两套新衣服,就做他的生意了。”

    徐子桢说到这里看了他一眼:“不知吴掌柜做什么生意的?”

    吴员外心里一惊,暗叫不好,但又不敢隐瞒,只得老老实实地说道:“小人乃是做……做药材生意的。”

    徐子桢点了点头:“行,既然这样那也顺便做做你的生意,回头给我送点伤药膏药什么的来,眼看着快打仗了,这药多备点总没错。”

    吴员外只得硬着头皮应了下来,心里恨不得使劲抽自己几个嘴巴,要是自己狠一狠心收了那五百两银子不还倒也罢了,现在倒好,这所谓的做自己生意还不是等于多了个无底洞么?

    徐子桢目送吴员外离开,一转身发现那壮汉目瞪口呆地看着自己,眼中充满了崇拜之意,忍不住笑道:“我说你这么大个子,怎么胆子这么小?这种怂货你也害怕?”

    那壮汉回过神来,不好意思地道:“我……我不是怕他,只是怕他不给我饭吃。”

    徐子桢哈哈大笑:“你叫什么名字?”

    壮汉憨憨一笑:“我叫大野。”

    徐子桢愕然,脱口而出:“我靠,你这名字……难怪那姓吴的不给你饭吃,谁见你都得管你叫大爷啊?”

    大野挠头道:“这也不是我自己给取的……”

    徐子桢笑着道:“不纠结这个了,走吧,以后你就跟在我身边就是了,我管你饭。”

    大野睁大了眼睛,满脸喜色道:“能吃饱吗?”

    “能!”

    “好!”

    ……

    军营中依然在热火朝天的训练着,卜汾就用徐子桢留下的那套方法在严格训练着那五百人,只是现在已经没人再叫苦了,因为谁都知道,每天傍晚的那次比试中谁能得到前几名就能有一笔不菲的银子。

    后营里几个伙头军在埋头做饭,几口大锅咕嘟嘟地煮着不知什么东西,那溢出的香味把徐子桢身边的大野勾的不住吞咽着口水,眼睛直直地望着锅子。

    几个伙夫听见有人来,抬头看了一眼,其中一人正是曾伙同泰掌柜坑徐子桢的那饭馆掌柜,徐子桢一见他就乐了:“哟,掌柜的还挺守信,怎么连你都一起操办起来了?”

    饭馆掌柜勉强扯了扯嘴角算是笑了一下:“徐将军,您这儿人多,我怕这几个伙计来不及,就一起动手了。”

    徐子桢走到那几口大锅前拿手掌扇了扇闻了一下,点头道:“不错,面馆老板娘也挺守信,我就不让兄弟们砸她铺子了……牛尾巴真他妈香,啧啧!”

    饭馆掌柜不禁打了个寒颤,脚下顿时一软,再不敢多话,手里加快速度切剁起来,没多久工夫米饭的香味渐渐飘起,饭钟也响了起来。

    五百神机营的新兵们一涌而至,井然有序地排起了队打饭,大野眼巴巴地望着排成一溜的几口大锅,徐子桢笑着一挥手:“去吧,能吃多少吃多少。”

    话刚说完,大野就已经窜了出去,不过他倒也懂规矩,排在了队伍最后,等着前边所有人都打完了饭菜,他已迫不及待地从旁边拽过一个空盆来递了过去。

    饭馆掌柜吓了一跳:“兄弟,你拿这玩意儿吃饭?”

    大野眼睛只看着饭菜,点头道:“对,装满!”

    几分钟后,五百神机营和徐子桢以及水琉璃卜汾全都瞪大了眼睛张大了嘴看着大野,他一个人坐在角落,面前是堆得象座小山似的大盆,满满当当的全是饭菜,大野一手扶盆一手拿把大号饭勺,狼吞虎咽地吃着。

    卜汾咽了口唾沫,艰难地说道:“我说,这兄弟你是从哪儿找来的?太能吃了吧?”

    徐子桢呆滞地答道:“拣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