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渔色大宋 渔色大宋 正文 第200章:散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杜晋笑了笑,将身后的包袱取了下来,打开来里边是几件黑色的袍子,前襟绣着金色波纹。

    就连钱同致都认了出来,顿时恍然:“三绝堂?咱们这是要乔装打扮?”

    徐子桢嘿嘿一笑,却没把袍子给他,只见杜晋和他几个手下分别取了一件套上,可一下子就分光了。

    钱同致傻了眼,不知道这什么意思,却见徐子桢不紧不慢的也从身后取下一个包袱来,打开一看里边却全是些破破烂烂的短衫,他顿时叫了起来:“这不会是给咱们穿的吧?”

    徐子桢不理他,将那些破衣裳分给了柳风随他们,包括天下会众人,人手一件,就是卜汾和钱同致没给,最后自己也套了一件,又从地上抓起一团泥来往脸上蹭了几下。

    天下会众人在临出来前都被玄衣道长关照过,此行一切听徐子桢的,因此几乎所有人都有样学样,换上破烂衣裳,将脸涂得花里胡哨的,汤伦和何两两更是不用说,徐子桢一转头发现穆东白拿着衣服没动,眉头紧皱着,显得很是厌恶。

    “你怎么不换?”他问道。

    穆东白忍不住道:“这……这让人如何穿得?”

    徐子桢眉头一挑:“难道咱们都不是人?少废话,要么穿上,要么滚蛋回去,少他妈在这儿磨唧。”

    “你!”穆东白被他抢白得脸色一青,但身边其他会众都看着自己,只得咬咬牙将衣服换上,刚换完就见徐子桢伸出手来,掌心里一坨黑泥。

    “抹上。”

    穆东白向来自诩英俊倜傥,换这衣服都已经是他这辈子从未有过的恶心事了,哪还肯学着别人那样自毁容貌,看着那团黑呼呼的泥巴说什么都下不了手。

    徐子桢不耐烦起来,手一伸飞快地往他脸上抹了一下,穆东白躲闪不及,小白脸瞬间成了小花脸,他又惊又怒之下忍不住呛的一声拔出了剑,喝道:“徐子桢,你莫要欺人太甚!”

    可他的剑刚出鞘一半,一个黑洞洞的枪口就顶到了他的前额,徐子桢手里拿着他那把火铳,冷冷地道:“老子再说一次,这次行动全得听我的,要不然就滚回去,老子没工夫惯你这臭毛病。”

    这一下事发突然,所有人都愣了一下,卜汾和柳风随反应最快,手一翻已抽出刀来,刀光一闪已架到了穆东白脖子上,天下会几人回过神来,慌忙过来打圆场,将徐子桢和穆东白各自劝开。

    徐子桢收起火铳,抱着膀子看着他,穆东白见过火枪的厉害,知道今天是讨不着便宜了,只得恨恨地收起剑来,咬着牙不作一声。

    小小插曲就此结束,徐子桢又拿出两套衣服来,分给卜汾和钱同致,卜汾那件领子上带皮毛,倒是件富贵东西,钱同致那件差点意思,但也是羊皮小袄。

    徐子桢等他们都换妥当了,这才说道:“杜大叔几位乔装三绝堂工术,我和二弟以及天下会各位还有汤叔两两就装成吐蕃散工,来这儿做短工挣钱的,卜大哥就是咱们的工头,老钱当跟班,跟着杜大叔一起混进去。”

    众人这才明白,难怪脸上要抹得黑一块黄一块象赶了千八百里路似的。

    徐子桢其实也挺无奈,穆东白爱俊俏,他又何尝不是?可三绝堂的衣料很特别,整个兰州城里根本找不到相同的料子,无奈之下他只得想出了这样的计划,脏就脏吧,能混进去就好。

    ……

    杏子堡说是堡,其实也就是一座城寨,和金城关规模差不多,但是关前是一片开阔的空地,和金城关外复杂的山地有所不同。

    堡门外两列夏军手持兵器守着,从他们脸上倒是看不出有什么紧张之情,显然如徐子桢所料,七天的磨合期让他们已经几乎忘了几十里外还有大宋军队一事。

    杜晋等几人打头,带着二十余人不疾不徐地走向堡门口,大雪落在他们身上,积了一层薄薄的白色。

    夏军老远看见有人影,这才紧张了起来,拔刀喝道:“什么人?”

    杜晋不理不睬,依旧慢悠悠地走着,直到近前才停下脚步,抬起头微微皱眉看了那些守军一眼。

    夏军这才看清楚,雪天下的黑袍很是显眼,特别是杜晋襟前那三道金色波纹,尤其醒目,为首一名小校赶紧喝道:“都把刀放下!”说完快步跑了过来,赔笑道,“小的不知是大人驾到,失礼失礼。”

    杜晋淡淡地道:“非常时刻,这也怨不得你们。”说完再不理他,抬脚就要往堡内走去。

    那小校却一伸手将他拦了下来,看了一眼徐子桢等人,脸色尴尬地嗫嚅道:“那个……大人莫怪,只不知他们是……?”

    杜晋哼了一声:“这是我寻来的散工,怎么,你连他们也要查么?若不然我将他们驱回,你们来替我修极火炮?”

    那小校赶紧摆手,赔笑道:“不不不,小的不敢,大人莫怪,小的也是例行公事罢了。”说着畏畏缩缩看了杜晋一眼,一挥手就要指挥手下兵卒过来搜查徐子桢等人。

    徐子桢倒还罢了,天下会众人心中顿时一惊,他们的兵刃都藏在身上,不用细搜,摸一摸就露馅,眼看守军围了过来就要开搜,杜晋也有些紧张了起来,这是守军的职责,便是自己用三绝堂的名头强压他们,可他们该干的还是会干。

    就在这时,卜汾忽然对着队中瞪起了眼,叽里呱啦的不知道说了些什么,但听着语气明显是在骂人。

    徐子桢大奇,扭头看去,却见打扮得邋遢无比的汤伦不知道从哪儿摸出个熟羊腿,正站在队中大口大口啃着,左手还提着个酒袋,吃一口肉喝一口酒,显得随意之极。

    卜汾刚骂了几句,汤伦就放下羊腿,揉了揉鼻子不满地嘟囔了几句什么,卜汾又再大声骂了几句,汤伦这才悻悻地收起酒袋,但那羊腿却还兀自捏在手里。

    两人的这番对话正是用的吐蕃语,字正腔圆一点没走形,西夏国内吐蕃人不少,这几个守军自然也稍微听得懂几句,那小校愣了一下,摆手道:“罢了,工术堂的大人带来的散工,没什么可查的,进去吧。”

    杜晋点了点头:“辛苦。”说完再不看他,抬脚走进大门去,卜汾脸上还是带着一丝不快,骂骂咧咧的挥手让所有人跟上,汤伦低着头不语,时不时咬一口羊腿,显得不屑与他争吵。

    直到进了大门,所有人才暗中松了口气,没想到这么轻松顺利,天下会一众更是佩服得五体投地:徐子桢果然是人才,重兵驻守的杏子堡大门,还真是大摇大摆进了来,难怪会长对他另眼相看!

    徐子桢脸上不动声色,心里却暗叫侥幸:卜汾和汤伦居然会说吐蕃话,这可真他妈神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