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渔色大宋 渔色大宋 正文 第203章:禁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杏子堡依山而建,地处宋夏两国交界处,易守难攻,当地百姓本就不多,如今更是遇上两国对峙期,芏嗣泽一纸令下,将百姓强行迁移到了卓罗城,整个杏子堡顿时就变作了一座空城.

    城里北头本是城中富户居住地带,不过这所谓富户也就无非比寻常百姓的家大些而已,西北地方基本看不见亭台楼阁小桥流水,但一般院子都是极大的,这天忽然一道令下,这块区域被划作了禁区,任何闲杂人等不得靠近。

    夏军中任何级别的将士都不明就里,想要打探些内幕消息也无从探知,便是芏嗣泽身边的近卫也是茫然,很多人都想过去看个究竟,但还没到门口就发现那里早已重兵把守,将那几座院落围得苍蝇都飞不进去,但问那些守卫还是得来同样的答复:不知道。

    居中一座最大的院落里,徐子桢和杜晋相对而坐,下午的阳光暖洋洋地晒在身上,很是惬意,天下会众人以及卜汾等人各自找屋子歇了下来,偌大个地方显得静谧之极。

    杜晋并没有和芏嗣泽说太多,大家都是聪明人,何况芏嗣泽是一步一步从底层爬上的人物,对阶级斗争看得异常清楚,在他看来,杜晋献上火铳为的只是一个,那就是要出人头地。

    三绝堂内的级别分天地玄黄四级,文修武略都各有四级,但惟独工术没有天阶品级,这也和工术堂的特殊性有关,而杜晋就是工术堂为数不多的地阶之一,芏嗣泽想都不用想,就知道杜晋这次回来肯定会有所不爽,原因无他,就因为三绝堂内升了个季守做地阶工术,这么一来杏子堡乃至卓罗和南军司周边的三绝堂工术就不是他一个人说了算了。

    任何有点本事的人都会有傲气,象杜晋这样的工术堂高层更应该是如此,芏嗣泽甚至揣测,杜晋的野心应该不止这些,他或许想凭借仿制火铳而与自己拉近关系,如果成功更有可能就此一步登天步入朝堂。

    三绝堂,势力再大也不过是个见不得光的组织,怎比得上御笔钦封的官职来得实在?

    徐子桢听完杜晋说完和芏嗣泽的对话后,笑道:“芏嗣泽看来已经按捺不住了,这老王八蛋以为你要借这机会往上爬,实际上他的野心也不小啊。”

    杜晋深以为然:“正是,若是我猜得不错,芏嗣泽肯配合我将此处划为禁区,怕是他想用火枪组建他的私兵。”

    徐子桢道:“这是肯定的,芏嗣泽虽然是亲萧家的,但是他这样的人哪甘心久居人下,给他个机会必定是不会错过的,要是真给他建起这么一支私兵的话,那萧家也就不在他眼里了,到时候他肯定会借此攀上更高的权位,甚至连崇宗老头都可能有麻烦。”

    杜晋苦笑道:“可眼下咱们才是有麻烦,此地是禁区不假,但我们也完全在芏嗣泽的眼皮底下,又如何做其他事?”

    徐子桢笑笑:“我也没说要做其他事,这段时间就歇着吧,每天假模假样炼炼铁打打模,让他看得到热闹就成。”

    杜晋不知道要等几天,但是接下来的日子里这几个院落果然热闹了起来,一个个车队的矿石木炭流水价送了进来,在院子里堆出了几座小山,一排高高的炉子架了起来,每日里炉火烧得通红,将那些矿石慢慢提炼着。

    芏嗣泽来看过几次,每次都是独自前来,院子里干得热火朝天,以汤伦为首的一班“吐蕃人”全都精赤着上身,卖力地干着活,偶尔冒几句话出来也都是字正腔圆的吐蕃语,完全看不出破绽。

    杜晋自然是不用干活的,每次都是陪着芏嗣泽巡视一番,两人谁都不谈及更深的东西,就象这里只是个简单的小作坊,做着没人感兴趣的寻常物事而已。

    这里照旧是封闭的禁区,芏嗣泽也照旧每天来巡视一番,徐子桢等人则也有照旧要做的事,那就是每天晚上月黑风高时出去溜达一圈。

    以天下会众人的身手,偷偷溜出院子去根本不会被人发现,他们的目的很明确,就是尽快摸清整个杏子堡里的每一条路,不得不说这些人都是经验老道的江湖中人,四天之后,一张杏子堡城内全图就摊在了徐子桢的面前。

    “好家伙,你们还真能耐啊!”徐子桢诧异地看着这张图,脱口而出赞了一句。

    天下会众人只是笑笑,穆东白则是撇了撇嘴。

    徐子桢眼尖看得真切,瞥了他一眼道:“面瘫了?有什么不爽的说出来。”

    “你!”穆东白最恨徐子桢贫嘴贫舌什么都说得出来,他吸了口气忍了下来,不屑道,“一份详图而已,莫非徐公子以为我天下会连这等小事都要办上十几天么?”

    徐子桢失笑:“哟,我可没看不起天下会,不过听你这口气,好象你能耐挺大?”

    穆东白不卑不亢地道:“不敢!”

    徐子桢点了点头:“行,既然你嫌这活简单,那我安排个有点难度的给你。”

    穆东白傲然道:“但说无妨。”

    徐子桢摸着下巴沉吟了一会,说道:“咱们早晚得动手,不过眼下还缺一件要紧东西,要不麻烦穆兄跑一趟吧,这活说起来也不难……哦,我说的是以穆兄这样的身手而言。”

    穆东白不耐烦地道:“究竟何物?”

    徐子桢悠悠地说道:“芏嗣泽的虎符帅令。”

    “嘶……”穆东白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虎符帅令?这玩意儿只有芏嗣泽手里有,而且平时都藏严实了的,寻常连见都见不到,让他去偷?帅营外那层层守军可不是摆设,这不是摆明了让自己送死去么?

    徐子桢冷笑一声:“不吹了?你不是能耐大么?”

    穆东白终于按捺不住,怒道:“虎符帅令岂是轻易能取得,你这分明是在为难我!”

    徐子桢嗤笑道:“成功的人找方法,失败的人找借口!”说完转头看了一眼站在最后排的何两两,手一指,“两两,你觉得这事有难度么?”

    所有人的视线一下集中在了何两两身上,让他一下子显得有些不知所措,他瞄了一眼徐子桢,嗫嚅道:“大大哥,那个……”说着话走上几步,从怀里掏出一支令箭来,“我已经寻来了。”

    穆东白的神情顿时僵住,目瞪口呆地看着那支火红色的令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