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渔色大宋 正文 第204章:地道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整个屋里死寂了大约半分钟,随即轰的一下爆发了出来,这里没有外人,谁都不需要顾忌什么,这没法不让他们震惊,穆东白刚说徐子桢在为难他,话音还没弹到地面上,何两两就把令箭变戏法似的变了出来。

    这回来杏子堡的人手里,何两两可能是存在感最低的一个,平日里话不多,只知道埋头干活,见人也只是咧嘴笑笑,谁能想得到令箭这种绝密的东西他说偷就偷。

    徐子桢是蹦得最高乐得最凶的一个,现在他恨不得抱住何两两啃上几口,这次行动的关键就在于怎么和城外的人马通气,杏子堡现在风声鹤唳,从城里溜头驴出去都得有证件,大门内外好几千守卫轮班倒,就算天下会这班高手都没法悄无声息的出去,可有了令箭自然就大不一样,到时候就能大摇大摆出入自由了。

    不过徐子桢很快就有了疑惑,芏嗣泽的帅营必定守卫森严,何两两虽然是当贼的出身,可却不会轻身功夫,这令箭他是怎么偷到的?他冷静下来后沉吟了片刻,将何两两单独叫进了内屋。

    “两两,这令箭谁帮你拿的?这儿还有高人暗中帮忙么?”徐子桢开门见山,在问的时候脑子里自动脑补了一个画面,一个蒙着脸的高人侠士替何两两打昏了所有守卫,让他正大光明的进屋翻腾,不过这个蒙脸高人怎么看都是容惜。

    何两两摇头道:“没有,就我一个人偷的。”

    徐子桢哪肯相信:“扯吧你就,快说!”

    何两两招牌式的咧嘴一笑:“真没有。”见徐子桢一伸手作势要打他,赶紧说道,“是地道!”

    “地道?”徐子桢伸出的手僵在了半空,“什么地道?”

    何两两凑到他近前,低声说道:“我住的那屋里有条地道,直通芏嗣泽的帅营。”

    徐子桢目瞪口呆:“我靠!还有这事?”

    幸福来得太突然,让他有点接受不了,这些天他净琢磨怎么才能一举抓到芏嗣泽,想来想去都没个妥帖的法子,可现在何两两居然告诉他从这儿到芏嗣泽屋里有条直通的地道,这就象天上真的掉馅饼了,而且还端端正正地砸进了他嘴里。

    徐子桢发了会呆,让何两两带路去看看那条地道,眼见为实。

    他们这伙人的住处都是自己随意选的,何两两不喜热闹,选的是一个角落的厢房,屋里简简单单没几件摆设,靠墙处有个书架,何两两过去不知道在哪儿拧了一下,墙跟处忽然豁的开出个小门。

    何两两努了努嘴:“就这儿进去,不过得猫着腰,要不然得撞头。”

    徐子桢想都不想,果断地钻了进去,何两两刚哎了一声,就听里边砰的一声闷响,随即传来徐子桢的骂声:“哎哟我操,怎么这么小?这他妈是狗洞吧?”

    地道里又窄又闷,所幸不是很长,徐子桢这回学了乖,手在头上护着,一步步慢慢往前蹭,没多久就蹭到了尽头。

    尽头处是个四四方方的小坑,能容得了两人并肩站着,徐子桢有种冲动想就此掀开暗门跳出去,然后大叫一声:芏老狗,你往哪里走?!

    想象归想象,跳出去后会有多少长枪快刀迎接他可说不准,徐子桢强自按捺了下来,何两两这时也跟了过来,凑到他耳边压低声音道:“上去就是芏嗣泽的床后,旁边有个便桶。”

    徐子桢暗叫侥幸,还好没出去,要不然一不小心就弄得满身大小便,想想都忒恶心。

    他还在纠结着要不要探个头上去看看,却听见头顶处忽然有人声传来,他顿时一惊,屏气凝神仔细听去。

    只听一个低沉的男中音缓缓说道:“此处并无别人,说吧,你此来何事?”

    这声音不大,但却自然而然带着股威势,徐子桢一猜就是芏嗣泽,他下意识地摸了摸腰间的唐刀,最终还是按捺住冲上去宰了他的冲动,继续听下去。

    “老奴是来给芏帅带几句话的。”另一个声音响起,嗓音尖锐,象是被捏住脖子的公鸡,徐子桢暗啐一声:又是个太监!

    只听那太监继续说道:“娘娘让老奴问芏帅,为何屯兵此地迟迟不动?宋军不过区区四万余人,有何惧哉?”

    “哼!有何惧?”那太监的话明显戳到了芏嗣泽的痛处,他有些不快地道,“金城关如今是德顺军在守,种师中奸诈狡猾之极,常以奇诡伎俩使兵,又岂是寻常宋军可比?”

    他只字未提徐子桢和神机营,只说种师中怎么怎么厉害,徐子桢在暗中差点笑出声来,金城关外他芏嗣泽可是丢足了脸,十万大军被杀得丢盔弃甲狼狈而逃,这太监摆明是萧后派来的,他芏嗣泽自然是能捂就捂,不可能自曝其丑的。

    那太监轻笑一声:“种师中一介酸儒,不值一提,只是老奴听说,兰州城出了个战神,不知芏帅可曾见到?”

    芏嗣泽更是不乐,沉声道:“你既已知道,又何来问我?”

    “老奴并非要让芏帅不快,关于此人娘娘也曾想过要暗中解决,只是……”那太监顿了顿,接着说道,“此人乃是赵家老七的亲信,轻易动他不得。”

    芏嗣泽道:“是那人说的?哼!废物便是废物,不说自己无计可施,却说什么动不得。”

    那太监道:“但眼下兰州城内也就只有此人能暗中助我等一臂之力,他若说动不得,那便只能是急切不得。”

    徐子桢在底下听得有些发愣,赵家老七的亲信?怎么听着象是在说自己呢?还有,什么叫兰州城内只有“此人”,难道说是内奸?他竖起耳朵继续听着,可芏嗣泽却沉默了下来,那太监也没再说话。

    过了片刻那太监又再问道:“老奴还是方才那问题,不知芏帅打算何时用兵?莫非便打算与宋军僵持于此么?”

    芏嗣泽哼道:“僵持?你道我这边粮草还多么?”

    “那芏帅的意思……”

    “极火炮已在赶制,黑火油也已在路上,不消半月,我必再次出兵,此番势将金城关拿下!”

    他这句话说得斩钉截铁,信心十足,徐子桢暗自一惊,极火炮是小意思,关键是那黑火,也就是石油,不是说在吐蕃境内很难搞到么?怎么又有了?已在路上,那就是说没多久就该送到这儿了,只要等极火炮造好,那金城关不就麻烦大了?

    妈的,也不知道这玩意儿从哪条道运来,就算派人去截也没个方向。

    那太监没再多说什么,和芏嗣泽闲聊了几句就告辞而去,徐子桢捏着拳头咬着牙,一扭头往回走去。

    石油截不到,老子就先让人把兰州城里那内奸揪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