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渔色大宋 渔色大宋 正文 第205章:七王爷是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回到屋里还没坐下,徐子桢就把柳风随和卜汾叫了进来,地道的事越少人知道越好,有他们几个商量就够了。

    兰州城里有内奸这事让徐子桢仿佛嗓子眼卡了根鱼刺,不拔除难受之极,再过些日子就要和芏嗣泽决战了,要是到那节骨眼上出些什么岔子,那可就满盘皆输了,还有那黑火的事,天知道会不会哪天就突然出现在杏子堡里,那就还得想办法去销毁,又是一件要命的活。

    两人听完徐子桢说的,包括芏嗣泽与那太监的对话,都沉吟着,徐子桢急性子,忍不住道:“我说你们倒是给我出出主意啊,别闷着不吭声呢。”

    卜汾看了一眼柳风随,失笑道:“这小子自己不动脑子,偏来催咱们俩。”

    徐子桢没好气地道:“废话,我要动得出脑子还问你们干嘛?”

    卜汾笑道:“你先莫管这内奸,我来问你,芏嗣泽的话里有什么其他意思,你听出来了么?”

    徐子桢一怔:“其他意思?有什么意思?”

    卜汾摇了摇头,无奈地道:“其一,芏嗣泽未将此次大败说仔细,虽说他不愿揭丑,却也有掩盖事实之意,如此看此人已有异心,怕是与萧家再无以往那般亲热了。”

    徐子桢听得认真,连连点头:“还有呢?”

    “其二,他言及兰州城战神,也就是兄弟你,话中焦虑之意很是明显,看来芏嗣泽对你忌惮颇深,恨不得除之而后快,但又无良策,也就是说兰州城那内奸并无大用,至少并非温大人和小种相公身边至亲至近之人。”

    徐子桢插嘴道:“这我也想到了,他不是说了么,那内奸找不到机会,又说什么动不得我,摆明对我有点怂。”

    卜汾道:“怂是怂,但却未必因你,这个且再说……其三,芏嗣泽粮草已不够,这说明西夏后方亦在乱中,若不然哪有大军已出粮草不济之理?若非西夏与他国有战,来不及兼顾,便是他夏崇宗已然动手与萧家在暗中抗衡了。”

    徐子桢愣愣的看着卜汾,象是第一次认识他似的,猛然间跳起来一拍巴掌:“我靠!卜大哥你原来脑子这么好使?文武双全哪!我是不知道那位什么七爷是谁,要不然我一准将你推荐过去,好歹也混个一品二品的玩玩。”

    卜汾眼神古怪地看着他:“你不知七爷是谁?”

    徐子桢愕然:“难道你知道?”

    柳风随哈哈一笑,插嘴道:“大哥,你看着聪明,怎么到如今还未猜出?连芏嗣泽都说了,是赵家老七,那还用猜么?自然便是官家第七子了。”

    “官家第七子?”徐子桢跳了起来,“你是说皇帝的儿子?也就是……就是七王爷?”

    卜汾和柳风随同时点头:“正是!”

    徐子桢一下子呆滞住了,七王爷?那是哪个倒霉蛋?可恨自己当时没好好读书,不知道徽宗老小子到底有几个儿子,这老七又是哪一个,要知道靖康之耻后也就只有康王赵构拣到了便宜,其他那些王爷可没一个有前途的。

    不过这位七爷看样子还挺受重用,要不然那个内奸也不至于对他忌惮而不敢动自己了,到这时候他已经懒得去琢磨这位七王爷是怎么知道自己的了,反正自己莫名其妙的就有了这么个后台,眼下重要的还是内奸和黑火两件事。

    徐子桢在屋里背着手踱了几个来回,黑火的事情眼下没法解决,只能静观其变,大不了到时候运来后找人去烧了,行不行的再说就是,不过那个内奸倒是必须尽快解决,那支令箭还没到用的时候,自己这帮人没一个能出去,只有请杜晋再跑一趟了。

    杜晋来后听徐子桢一说,很痛快地应了下来:“如今芏嗣泽正重用我,我若编个借口出城想来没什么困难。”

    “那就辛苦杜大叔了。”徐子桢不再迟疑,找来纸笔写了几个名字,想了想又加多了一行字,随后将那张纸叠好交给了杜晋。

    这几个名字是他反复思量过有可能的,他让杜晋私底下把这张纸交给水琉璃,让她去处理,水琉璃身手好,反应也快,关键是她现在已经是徐子桢的女人了,可信度足够。

    杜晋收起纸条离去,柳风随忍不住问道:“大哥,接下来我们做些什么?”

    徐子桢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大大的哈欠:“什么都不做,休息。”

    这儿的伙食很不错,牛羊肉饼子管够,晚上还另有两坛子酒,芏嗣泽还指望着早点见着火枪,自然不会在吃饭上委屈了他们,徐子桢躺在床上摸着肚子,才这几天工夫,肉就见长了不少。

    不过他倒并没有真的休息什么都不做,白天还是得照常干活,至少这两天芏嗣泽来巡视的时候已经见到了一排排半成品的火枪,晚上等所有人歇下后他就开始盘腿打坐,继续练着久阳真经。

    前几次连番大战让他受了不轻的伤,虽然自己体格好,外伤恢复得七七八八了,但内里还是需要慢慢调理,接下来还有一场真正的重头戏等着他,丝毫马虎不得,芏嗣泽倒是提供了一个好环境,在没人打扰的情况下,徐子桢损耗的内力在一天天逐步恢复着。

    杜晋神不知鬼不觉地跑了趟兰州,早已返回,白天在院子里监工装着样子,晚上则钻进徐子桢屋里一起商量接下来的行动,另一个地阶工术季守来不了这里,但是他却可以偶尔去一下那边,极火炮的进度尽数在他的掌握中。

    从那天地道中偷听到芏嗣泽的话后,徐子桢就安排下了另一件事,每个会轻功的晚上都出去踅摸一番,不管看到什么听到什么都记下来,回来统一报到卜汾这边,卜大胡子纵横西北道多年,属于贼精贼精的湖,什么风吹草动都瞒不过他。

    平日里鸡毛蒜皮的小事一大堆,便是卜汾也辩不出有什么特别的意义,不过在又过了五天后,天下会中一人带回来的消息让卜汾一下子打起了精神。

    “今日西夏军中被连斩了十七人。”

    卜汾赶紧问道:“为的什么被斩?”

    那人说道:“我也是躲在暗处听得的,似是那些人偷偷宰了匹战马吃了。”

    这下连徐子桢都听明白了,腾的一下站起身,和卜汾对视了一眼,异口同声地道:“西夏人军粮不够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