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渔色大宋 正文 第212章:去西夏当官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徐子桢沉着脸一言不发,恨不得狠狠抽自己两巴掌,自己还是太大意了,所谓得意忘形就是指的自己现在这德性。

    柳风随和天下会众人已经围成一圈,兵刃在手,面露警戒之色,他们身手虽高,但在这重兵包围之下怕是也难以脱身,所有人眼睛四处梭巡,想找个软档做突破口,但是很快他们就发现对方的包围密度极高,而且那些弩箭随时可能射出,这样的情况下任你是天下第一高手也得死在万箭之下。

    形势一下子变得反了过来,芏嗣泽微笑道:“徐公子,本帅身为一军之主,又岂会如此容易被你所俘,你可曾想过?”

    徐子桢怎么会没想过,只是当时自己给自己找了个借口,就当西夏军太草包了而已,再加上那条地道,让他完全放松了警惕,根本没意识到芏嗣泽被自己所俘是个计。

    “芏大帅才是好算计,也是好胆色!”到了这时候后悔也没什么意义了,徐子桢不咸不淡地回道。

    芏嗣泽对他的态度并不在意,在他看来徐子桢和天下会众人已经是他的囊中之物了,他依旧微笑着:“徐公子,你我的赌约怕是无法兑现了,不过……本帅倒是想请徐公子来我大夏一游,不知徐公子可愿否?”

    徐子桢看了他一眼:“你想让我当西夏的官?”

    “正是。”芏嗣泽一点都不否认,缓缓地道,“久闻徐公子乃天生灵通,本帅仰慕已久,今日既有如此良机,本帅怎能错过?”说完笑眯眯地看着徐子桢。

    妈的!又是天生灵通!

    徐子桢现在真恨不得把水琉璃拉过来狠狠打一顿屁股,这见鬼的天生灵通就是从她开始说的,居然都已经传到西夏人耳朵里了,要说兰州城里那内奸也忒可恨,连这都跟西夏人说,还让不让人有点了?

    现在这形势跑是没法跑了,难道真跟着芏嗣泽回去当官?

    徐子桢心里盘算着,脸上不动声色,眼珠一转笑眯眯地说道:“说说吧,给我当什么官?我这人胃口大,芏大帅你得做好准备。”

    芏嗣泽象是知道他在想什么,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似笑非笑地道:“徐公子,本帅劝你莫要卤莽,须知为了请到你与天下会这几位朋友,本帅可是舍了重本的。”

    徐子桢点头表示赞同:“那倒是,七万大军说扔就扔,没想到老子的分量倒还真不轻。”

    他嘴上说得轻松,心里却是越来越着急,芏嗣泽肯用整个大军来换自己,必定不会轻易让自己逃脱,从现场这包围圈就看得出来。

    “徐公子,考虑得如何?”芏嗣泽也不着急,骑在马背上慢悠悠地又问了一遍。

    徐子桢指了指身后众人:“跟你回去不难,可我这些朋友你打算怎么办?”

    “既是徐公子的朋友,本帅必不为难,若他们想与你一起,本帅欢迎之至,若不愿同往,那自便就是。”芏嗣泽的表态很明确,也很大度。

    徐子桢点点头,又不说话了,他本来也没打算跟芏嗣泽回去,说这些只不过是在拖延时间,芏嗣泽有周密的计划让自己上勾,自己也不见得就是毫无准备的。

    芏嗣泽见他不语,忽然问道:“徐公子,本帅想请问,我大夏王朝尚有多少年国祚?”

    徐子桢古文水平不好,琢磨了半天才明白过来,老芏真当自己是什么天生灵通了,他嘿的一笑:“芏大帅,天机莫测,西夏国的国运可不是小事,你认为我会就这么随便告诉你么?”

    芏嗣泽微微一笑:“徐公子若愿告之本帅,那你这些朋友即刻便能离开,如何?”

    徐子桢一怔,芏嗣泽怎么这么在乎西夏国的寿命?这算什么意思?

    就在这时,林中夏兵身后忽然传来一个声音:“芏帅不可,天下会众贼绝不能轻易任之离去!”话音未落,一个身穿黑袍的中年人快步走了出来,正是徐子桢之前见过的那位三绝堂新任的地阶工术季守。

    徐子桢本就没打算跟他们回去,这时正好趁机说道:“哪,芏大帅你看,不是我不给你面子,是你的人不肯给我面子嘿。”

    芏嗣泽身为一军主帅,除了徐子桢还有谁敢在这么多人面前驳他的话,顿时脸色一沉,哼道:“季先生莫非要教本帅如何做事不成?”

    季守是有些卤莽,但却不是笨蛋,立刻意识到了自己说话的失当,赶紧赔笑走了上前:“不敢不敢,天下会贼人诡计多端,小人也是担心他们去而复返又来对大帅不利。”

    芏嗣泽眼睛一翻:“这就不用季先生担心了。”

    杜晋去放火烧极火炮时季守正巧出去办些事,因此被他逃过了一劫,等他发现后立刻去找芏嗣泽,却没想到芏嗣泽自己也被掳了,准备追击的帅营护卫认识他,因此也带上了他一起过来,他一路跟着,将整件事情都问了个清楚,顿时明白过来杜晋叛了三绝堂。

    三绝堂规矩很大,对叛徒的处罚异常严酷,季守和杜晋素来有些不对付,更何况工术堂内要升一级很难,他立即意识到这是个契机,正好借着杜晋这事往上再升一升,因此一见芏嗣泽要放过徐子桢那些人,包括杜晋,自然就着急了起来。

    芏嗣泽似乎铁了心要收徐子桢,根本不在乎什么天下会,季守心急,眼珠一转又说道:“小人多嘴,请大帅恕罪,不过……”他话风一转,指向徐子桢身边的杜晋,“三绝堂容不得叛徒,还望大帅将杜晋交给小人,由小人带回总堂交由堂主处置。”

    “这……”芏嗣泽略一犹豫,杜晋也是徐子桢的人,跟其他人并无分别,只放别人不放杜晋,徐子桢肯定不会答应。

    果然,还没等芏嗣泽回答,徐子桢已大怒:“放你妈的屁,三绝堂是什么玩意儿?不在那儿干了就是叛徒?想抓我杜大叔是吧,行,你自己过来抓,老子就在这儿等着!”

    季守吓了一跳,三绝堂上下早就传遍了徐子桢的战神之名,他季守只是个区区工术,打架可不是他的专长,这霉头他可不敢轻易去触。

    芏嗣泽忽然抬头对徐子桢一笑:“徐公子,本帅劝你还是莫要固执了,若不然……”话没说完,他的右手已缓缓抬起,包围着徐子桢的那些短弩本来已经松懈了些,这时又齐齐对准了他。

    徐子桢暗叫一声不好,老王八蛋不按套路出牌,要玩硬的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