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渔色大宋 正文 第215章:反追芏嗣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这次的神机营只出动了一半,差不多两百来人,有马贼也有新兵,不过现在光看样子已经分不清谁是谁了,因为只这下山的一会功夫,他们已经全都整整齐齐地列队在徐子桢面前,除了偶尔的马打响鼻外根本没有一丝杂声。

    卜汾越众而出,满脸紧张,等看到徐子桢身上不象是受伤的样子,这才松了口气,问道:“怎么回事?救谁?”

    徐子桢双眼赤红满是血丝,咬牙道:“没时间废话,走!”话音刚落便要掉转马头。

    柳风随眼急手快一把拉住:“大哥且住!芏嗣泽身边有千骑人马,大野只怕已……”

    “放屁!他绝不会死!他……”徐子桢瞪眼怒吼,说到一半却哑了下来,双手攥得紧紧的,手背上青筋凸显,片刻后猛抬头,斩钉截铁地道,“跟我杀回去,如果大野有个三长两短,老子把芏嗣泽拆碎了陪葬!”

    那个山谷口仅能容一人进出,狭窄幽深,大野占据谷口是一夫当关的架势,骑兵无法冲锋,倒还真的难说他会不会有生机,只是徐子桢又想到对方的人数,心里顿时又冷了下来。

    徐子桢深吸了一口气冷静了下来,让钱同致和杜晋先从山路绕回兰州去,一来他们二人不是打仗打架的料,二来也能及时告知温承言他们自己的状况,省得他们担心。

    钱同致虽然手无缚鸡之力,可在这关头却说怎么都不肯离开,只是徐子桢在低声跟他耳语了几句什么之后,他忽然改变了态度,二话不说纵马绝尘而去。

    卜汾和神机营会出现在这里就是徐子桢之前的安排,原本他构想的就是从地道中将芏嗣泽带出来,到这里之后有他们接应,到时候就算身后有追兵也不怕,这里的地势他早就烂熟于胸,两百神机营加上双管猎枪足够挡下数千夏兵了。

    可是计划终究不如变化快,芏嗣泽这头老狐狸居然早就猜到了自己的意图,更匪夷所思的是他会以身犯险诱使自己入套,要不是大野的及时出现搅乱了芏嗣泽的包围圈,自己真是得在这西北地界“光荣”了。

    ……

    两百多人的快速行进不容易,更何况还得不让西夏军发现,即便有卜汾这个老字辈马贼在,他们的速度也无法提快,徐子桢心急如焚,恨不得一下子飞到大野身边,但却无可奈何,只得随着神机营徐徐渐进。

    谷口越来越近,徐子桢的神经也越绷越紧,可奇怪的是前方不远就是那谷口了,可这里却一点都听不到动静,徐子桢的脸色愈发难看,芏嗣泽那么多人,不可能没点声音,除非大野已经战死,芏嗣泽已经撤死。

    想到这里他猛的抽了自己一下嘴巴,不管众人诧异的眼光,叫柳风随先一步去前边看看情况,虽然他想过最坏的结果,但不知怎么总有种感觉,大野没这么容易死。

    一行人停了下来,柳风随弃马步行先走一步,顺着山脚下的密林往前摸去,很快消失了身影,片刻后又匆匆赶回。

    “怎么个情况?”徐子桢心急火燎地问道。

    柳风随摇了摇头:“过去看了便知,谷口已无人了。”

    徐子桢再也按捺不住,脚下一磕催马便行,卜汾一挥手,神机营立即跟上,很快便来到了谷口边,当众人见到这里的场景时俱都愣在当场,只见地上满是尸体。

    “大野!”徐子桢腾身一跃跳下马来,蹿到死人堆里翻看了起来,从谷口到谷内百来步距离躺了不下五十人,徐子桢从这头翻到那头,没见有大野在,这才长长松了口气。

    不在这里就很可能已经脱险,徐子桢心里这么说着,不过他也知道这只是自己在骗自己,夏人悍勇,大野再怎么厉害也不可能以一敌千。

    何两两见徐子桢脸色难看,有心劝上几句又不知道怎么开口,索性也跳下马来,四处寻找着蛛丝马迹,看了半天不得要领,干脆撒开脚往山上爬去,这里两侧都是陡壁,险峻得很,但何两两是做贼出身,攀爬本事比常人好得多,噌噌噌的快如灵猴,没多会就爬了上去,手扳着石缝在高处张望着。

    过不多会他又飞快地爬了下来,手指西南方急声道:“大大哥,芏嗣泽在那儿。”

    徐子桢顿时跳了起来:“追!”

    从谷口外绕半个圈过去就是西南,芏嗣泽没进谷,却往西南而去,可能是被大野阻了一阵后自觉来不及了,便放弃了追赶徐子桢,杏子堡外已经被种师中的宋军打得一团混乱,没法再回去了,而西南方不远处就是西夏边陲重镇卓罗和南军司,他必是先去那里落脚再图回击宋军。

    徐子桢是在瞬间想到的这些,卓罗和南军司也有大军驻扎,他这两百来人贸然杀过去不啻于飞蛾扑火,但是人少也有少的好处,那就是速度可以提起来,只要赶在芏嗣泽进卓罗城之前拦下他就行。

    神机营的速度立刻提了起来,兵分两路蹿上了两侧山坡,沿着山林往前摸去,徐子桢和天下会众人则毫无遮掩地在平原上冲了起来,朝着何两两发现的方向直追过去。

    没多久视线中就出现了一片黑沉沉的人影,正是芏嗣泽和他的两千人马,他的步兵骑兵已会合一处,人数是更多了,但速度却也快不起来,徐子桢憋足了劲一路狂赶,芏嗣泽的帅旗很快出现在他的视线中。

    十几匹马的马蹄掀起的烟尘引起了夏军的注意,立刻有人报到了芏嗣泽那里,夏军一字排开列起阵来,转身面向了徐子桢,芏嗣泽生性谨慎,并没有立刻迎上去,而是静静看着徐子桢。

    几里路转眼赶至,徐子桢策马来到夏军前不远处停住,远远一指芏嗣泽吼道:“芏老狗,给老子把命留下!”

    芏嗣泽对徐子桢的出言不逊恍若未闻,手一挥分出两队骑兵,呈两翼形朝徐子桢等十几人包抄过去,步兵原地收缩,短弩又再架起。

    徐子桢迎风端坐马背,浑身散发着浓浓的战意,眼睛死死盯着芏嗣泽,全然没将包抄过来的夏兵放在眼里。

    芏嗣泽越众而出,单手持缰站在阵前,扫了一眼徐子桢身边众人,微笑道:“徐公子当真好胆色。”

    徐子桢自然知道他话里的意思,自己以这区区十几人来追他,怎么看都有点找死的意思,他冷哼一声回道:“少他妈废话,老子哪怕只有一个人也得宰了你给我兄弟报仇!”

    芏嗣泽还是不生气,笑吟吟地道:“哦?徐公子的兄弟?”说到这里他拍了拍手,身边忽然有几个将士押过一人来,衣衫破碎满身是血,脸上一道从左脸斜到右眉的刀伤,伤口深可见骨,皮肉翻起可怖之极。

    徐子桢看得仔细,这个血人正是大野,见他还活着顿时大喜,可是他这浑身的鲜血又让他心口猛的一痛。

    一声大吼惊天动地:“大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