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渔色大宋 渔色大宋 正文 第217章:包围与反包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西夏兵做梦都没想到卜汾会出现在这里,他们浑身血污根本看不出真容,穿的是西夏战衣,拿的是西夏马刀,连骑的马也是正儿八经的西夏战马,可偏偏人已经掉了包.

    卜汾虽然只有几十人,可手中却有枪,在冷兵器界中称王的西夏兵一下子就被打懵了,一阵骚乱后顿时慌了起来,层层密实的包围圈居然轻易地被撕开了一道大口子,那几十人是卜汾手下的老牌马贼,也是现役神机营里的拔尖人物,这时候撒开了欢的砍杀,几乎一刀一个,没一点阻碍地杀向圈子中心。

    在所有人的目光几乎都被卜汾吸引过去时,徐子桢突然暴起,脚下一磕战马直奔前方百步远的芏嗣泽而去,柳风随和汤伦一左一右紧跟其上,等芏嗣泽和他的近卫发现不妙时徐子桢已经离他不过一箭之距。

    芏嗣泽毕竟是一军之帅,在经过初时的一惊后很快就恢复了镇定,端坐马背岿然不动,冷冷地看着徐子桢,四周的夏兵立即收缩包围圈,向徐子桢挤去,刀枪齐出,在阳光下闪着森然的寒光。

    这是一场人数悬殊极大但是实力差距也极大的战斗,徐子桢一马当先,左手持缰右手持刀,他不用看准目标,反正身边周遭全是夏兵,只管闭着眼乱砍就是,夏兵仗着人多一涌而上,柳风随眼急手快一刀劈落一个夏兵顺手夺过他的大枪来,这下更是如虎添翼,扔开手中马刀将大枪舞了起来。

    柳风随本就擅长使枪,只是在杏子堡里潜伏着带不了那样的长家伙,一路上被追或追人都抡着把刀,怎么打怎么别扭,现在终于有了趁手的兵器,立刻象是换了个人似的,一条普普通通的钢枪被他舞得旋风一般,每一次出枪都绝无落空,只片刻工夫就有十数个夏兵死于马下,名将之子的气质一览无遗。

    汤伦没那么花哨,手里拎着两把偷来的板斧,铁板着脸一声不吭,可砍翻的夏兵却不比徐子桢和柳风随杀的少,一斧一个绝不落空,三人呈楔状冲击向芏嗣泽,就象三个杀神一般,威风凛凛杀气腾腾,根本无人可挡。

    夏兵纷纷落马血肉横飞,芏嗣泽不为所动,沉声喝道:“杀徐子桢者赏黄金千两,生擒者黄金五千两!”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夏兵一下子炸开了锅,千两黄金得有多沉?怕是一下子都抱不回家吧?至于五千两,那都能在炕头堆满了!

    包围圈再一次收缩,徐子桢等人的速度明显减缓了下来,夏兵拼命地往前挤着,一个个都想抢这人头费,西夏人悍勇,芏嗣泽的近卫中更是不乏好手,先前他们只是被手雷的威力暂时震惊了而已,可现在回过了神,徐子桢便感觉到了压力。

    人多力量大,这是一个不破的真理,徐子桢等人很快就落入了下风,跟在身后的一名天下会高手一不小心被长枪戳中了腿,枪口装着倒钩,一扒拉就扯下一条肌肉来,腿肚子上顿时血肉模糊。

    另一名天下会高手则是被一柄马刀深深刺入了腹中,虽然他在受伤的同时已一刀结果了那夏兵的性命,可自己这一下却也挨得不轻,瞬间失去了战斗力,甚至随时可能因失血过多而死去。

    除了近身的刀枪之外,夏兵的短弩也让他们防不胜防,包围圈的收缩将他们全都挤到了一处,弩箭的目标更清晰了,几十名夏兵躲在远处抽冷子放箭,又有几人瞬间受了伤。

    徐子桢越打越险,卜汾那边倒是越打越顺,几十人轻松地杀入了内圈,只是当他们刚要进一步杀向芏嗣泽时,两队夏兵忽然闪出,将他们重重围起。

    芏嗣泽身旁一员副将手持令旗,指挥着那两队夏兵,嘴里冷笑道:“卜大胡子又如何?你真当我大夏将士如此无能么?”

    卜汾丝毫不见惊慌,脸上反倒挂起了一丝笑意:“我还真没看出来你们有多大能耐。”话音未落,只听两侧山坡上猛的爆发出一阵震天般的吼声,紧接着两队骑兵诡异地出现在了芏嗣泽和那些夏兵的视线里。

    “杀!”

    两队骑兵借着坡度急速冲下,眨眼间就冲到了阵前,两军一分拉成了长线,将围着卜汾的那队骑兵围了起来,那副将起初还不惊慌,挥起令旗刚要变阵,却见那两队骑兵变戏法般的掏出一杆猎枪来,二话不说就是一通乱射。

    砰砰砰……

    一阵烟雾过后,外围的夏兵顿时倒下了一片,那副将的脸色终于变了,卜汾他们几十杆枪已经不好对付了,现在好不容易将他们压缩到了一起不让他们有机会开枪,怎么一下子又冒出了这么多来?

    这两队突然出现的骑兵自然就是卜汾带来的神机营,其实枪不多,就一百多支而已,但是在这夏兵大占上风的情形下出现已足够西夏人惊慌的了。

    卜汾等的就是这个机会,和身边几十人合力朝着一个方向杀去,而那个方向正是端坐马背的芏嗣泽。

    这么一来围着卜汾的那队夏兵反倒成了被包围的对象,外围是拿着猎枪的神机营将士,中心处是如狼似虎的卜汾,被猎枪打懵了的夏兵哪是这帮马贼的对手,尽管人数占优,还是犹如砍瓜切菜一般纷纷被砍落马下。

    两千夏兵分做了两队,一队围住卜汾结果被反包围,很快就被打得不成队形,眼瞅着就要崩盘,另一队包围着徐子桢的虽然占着上风,但一时间也取不了绝对胜利,徐子桢的人身手极好,哪怕已经有几个受了伤也一下子奈何不得他们。

    这队夏兵将另一边的情形看得真切,心中俱都惴惴,一旦卜汾打通那一边的包围,那下一个目标自然就是杀向他们解救徐子桢了。

    芏嗣泽的风轻云淡终于不见,他能很明显地感觉到将士的情绪起了变化,斗志一旦消失那就离失败不远了,他不能等到那个时候,必须尽快作出反应来,他手一挥,身旁两名近卫立刻会意,押着大野来到了徐子桢面前不远处。

    “徐子桢,快快束手就擒,若不然我们便杀了他!”

    徐子桢听得喝声抬起头来,一眼看见随时可能倒下的大野,他看着大野浑身的血污与脸上那道伤口,忽然想起了苏州城里时死在他面前不远处的花爷。

    他的脸色瞬间变得铁青,缓缓抬起手中刀,咬着牙一字一顿地道:“老子发过誓,这辈子再不会让我的兄弟死在我面前。”话音未落,他忽然跳下马来,一步步走向大野,眼前那层层夏兵对他来说恍如不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