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渔色大宋 渔色大宋 正文 第225章:吐蕃王的谢礼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在这庄重肃穆的时候徐子桢突然搞这无厘头,众人无不为之目瞪口呆,可没人责怪他,也没人轻视他,因为他是金城关的英雄,是整座兰州城的英雄,所有人哈哈大笑,只有卓雅皱了皱眉。

    徐子桢虽然嬉皮笑脸的没个正形,可是谁都看到了他眼中闪烁着的泪光,金城关内外所有人全都肃然挺立,今天不光徐子桢是英雄,何两两、卜汾、柳风随、汤伦以及天下会一众高手都是英雄。

    深入敌巢需要莫大的勇气与机智,而徐子桢他们做到了,不光如此,他们还在那里待了整整半个月,最后更是为宋军大破杏子堡做出了关键的贡献,并在最后顺利脱身,虽然在此期间折损了些人马,但就这次大胜来说是绝对值得的。

    天下会此行共有十七人,折了五人,神机营折了二十一人,徐子桢将他们的尸身一个不落的全都带了回来,一列神机营将士先一步出队,每两人抬着一副简单担架,上用白布盖着头。

    徐子桢忽然笑容一敛跳下马来,抽出唐刀单膝跪地,刀尖深深扎入了泥土中,目送着这队将士缓缓步入关内,嘴里低声道:“兄弟们,到家了……”

    随着他的这一跪,关上关下所有人呼啦一声全都跪了下来,杏子堡一战足以载入史册,但就是建立在这数十条生命之上。

    等所有阵亡将士全都进了关,徐子桢这才站起身来,拍了拍身上泥土,大笑道:“不管怎么说咱们打胜了,走,进关吃香喝辣去!”

    孟度在桥外列队迎接,桥内则站着温承言与种师中,两人笑吟吟地看着徐子桢,眼中带着些不明意味的深意,徐子桢一眼就看明白了,杏子堡大捷是自己早就说过的,估计这俩呆会就要忍不住找自己刨根问底了。

    温承言先一步迎了上来,徐子桢慌忙过去跪倒,这里人多,不便叫岳父,还是口称温大人。

    “快快起来!”温承言哪肯让他真跪,种师中也过来了,两人一人一边将徐子桢扶住,徐子桢就坡下驴站直了身体。

    种师中满脸笑容,上下打量着徐子桢,徐子桢被他看得心里发慌,赶紧说道:“小种相公您先容我吃个饭,快饿扁了都,有什么话回头咱们再单独聊。”说完回头准备招呼众人,却发现队伍好象短了点,再一看吐蕃那一众全没跟上,还在关外站着。

    今天虽然是晴天,但西北的冬天不是闹着玩的,朵琪卓玛的小脸已经被风吹得通红,却还是站在原地远远望着他和李猛,卓雅则依然一副淡然的样子,只是嘴唇已冻得有些发紫。

    徐子桢赶紧再跑出去,叫道:“进来啊,西北风又不管饱。”

    朵琪卓玛摇了摇头,还是站着不动,徐子桢性急起来,还想再叫,卓雅却开口道:“我们便不进关了,烦请这里的管事大人出来一见。”

    徐子桢一愣,这俩吐蕃妞唱的是哪出?不过见她们正经的样子,他也不好硬揪她们进来,想了想回头去找温承言,这里算起来还是他最大,卓雅要找管事的,那就只能找他。

    温承言起初还没明白怎么回事,等徐子桢说出吐蕃小公主和吐蕃王的妹妹时他的脸色顿时一变,喝道:“备仪仗,出关迎贵客!”

    徐子桢不懂这年头的规矩,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还是种师中在旁给解释了清楚,吐蕃王也是一国之君,他的女儿也好妹妹也好,都是贵为公主,若要入宋必须由使臣先行一步进京城,到四方馆投柬,知会宋方得到答复后方可入境,而她们之后的一切行程须有明确安排切要让宋方知道,直到离开宋境。

    上次朵琪卓玛进兰州并没有表露身份,只是微服游了一番,在没有惊动当地官府的情况下宋廷一般是不会计较的,但这次不同,朵琪卓玛不光正大光明地来拜访,而且还带着这些吐蕃护卫,队后还拉着几辆车,这声势就不能轻易隐藏。

    徐子桢这才恍然,不过他对这一套颇不以为然,不就进关吃个饭么,哪来那么多麻烦。

    没多久,一列仪仗队吹吹打打地出来,到得关外停下,摆下诸多乱七八糟的东西,温承言乘着八抬大轿随后而出,到仪仗前落轿跨出,对着朵琪卓玛行了一礼,朗声道:“不知吐蕃王公主殿下驾到,有失远迎还望恕罪!”

    温承言行的是大宋朝的规范礼仪,言正行端,朵琪卓玛虽然年纪不大,可却一点都不怯场,微微一笑还了个礼却没说话,卓雅忽然走上前,双手交叉于胸前深深行了个吐蕃式的大礼。

    徐子桢跟在温承言旁边,低声介绍了一下卓雅的身份,温承言不动声色,微笑道:“二位公主殿下玉趾金体远至金城关,不如且随我先入关休息些时日?”

    卓雅摇了摇头缓缓说道:“入关就不必了,我们此行只为两件事,其一是护送贵国小李将军归来。”

    “小李将军?”温承言一阵诧异,他哪知道对方说的是李猛这小子。

    卓雅顿了顿又说道:“至于其二……不知大人能否请您麾下卜将军出关一见?我王命我与朵琪卓玛公主前来拜会,特为感谢他差人护送小公主回拉萨城。”

    温承言更是满头雾水,完全不知道卓雅说的是谁,徐子桢忍着笑低声解释了一番,温承言这才恍然,卜汾很快就被叫了出来,他倒是知道什么事,回来的那队兄弟已经跟他说过了卓雅的来意。

    卓雅轻拍了拍手,几名吐蕃护卫立刻将队后两辆大车拉了过来,她对卜汾又行了个礼,指着车说道:“多谢卜将军大义,区区薄物权作谢资,还望将军莫要嫌弃。”

    护卫掀开车帘,旁边顿时一阵倒吸凉气的声音,只见一辆车内一半是鹿茸虫草等名贵药材,另一半则是各色珍贵皮毛,还有一辆则是几箱闪闪发光的白银。

    就连温承言这等城府都不禁为之动容,吐蕃王看来极为宠爱这位小公主,这所谓的薄物谢礼竟然如此之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