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渔色大宋 正文 第226章:我有人质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卜汾只扫了一眼,视线就收了回来,一摆手:“大义谈不上,派人送小公主只是受徐兄弟所托,要谢你谢他才是。”

    卓雅没想到卜汾回给她这样的回答,顿时一怔,下意识地看向徐子桢。

    徐子桢也没拒绝,走到车边随手翻了几下,招手叫来几名军士将车赶进了关内,转头对朵琪卓玛道:“谢礼收了,现在能进去坐坐了吧?咱们大宋可没有让客人在门口溜达一圈回家的道理。”

    朵琪卓玛的眼睛不着痕迹地在远处李猛身上打了个转,嘴里说着:“我们尚未知会四方馆,真不便入关。”

    徐子桢察言观色,哪还不知道她这小脑瓜里想着什么,眼珠一转苦下脸来:“小公主,你要就这么一走我那兄弟怎么办?我可还指望你把他救醒呢。”

    朵琪卓玛冰雪聪明,自然知道徐子桢这是在给她打掩护,笑意在嘴角一闪而过,也故意装作为难道:“可是……可是我们真的不能入关。”

    卓雅忽然开口说道:“其实也并非不能入关,我们此来并无公干,只须知府大人应允,我们便能少作停留。”说完看向温承言。

    温知府微笑点点头:“正是。”

    朵琪卓玛大喜,雀跃着指挥随从将车赶入关去,徐子桢有些纳闷,这神女刚还一脸严肃怎么都不进关,怎么才这一会工夫就改变主意了?女人还真是善变的动物。

    卓雅的视线看似不经意地扫过徐子桢,她的心里其实另有想法,在她的认知里徐子桢就是热爱战争的痞子无赖,那些什么为百姓云云的话肯定都是忽悠人的,只是他刚才在见到那两车谢礼时眼皮连抖都没抖一下,分明是一副不放在眼里的样子,所以她心里莫名地升起一股强烈的好奇感。

    朵琪卓玛将这无赖说得天下少有一般的好,我定要在众人面前揭穿他的假面具!

    关内酒宴早已摆好,只是军中禁酒,只有徐子桢等英雄们的桌上摆着几坛子,其他人面前俱都是茶水,徐子桢从昨天半夜到现在一直没吃过东西,早就饿得慌了,也顾不得喝酒,双手齐出一顿猛吃。

    卓雅很是鄙夷地看了他一眼,对他的吃相很是不屑,徐子桢看在眼里,懒得跟她计较,尼玛你给老子饿上大半夜试试。

    一桌子牛羊肉被徐子桢风卷残云似的吃了一小半,这才满足地坐直身子,发现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注视着他,笑意盈盈,他脸皮再厚也有点不好意思,左右扫了一眼,扯开话题道:“我韩五哥呢?还有小金老辛他们还没回来?”

    种师中微微一笑:“他们尚在关外,以防夏军退而复返。”

    徐子桢抓了个羊脚啃着,含含糊糊道:“夏军不会来的,放心吧,我有人质。”

    种师中一愣,和温承言对视一眼:“是何人?”

    徐子桢丢下羊脚抹了抹嘴:“芏嗣泽。”

    所有惊,他们只知道徐子桢等人得胜归来,却没想到胜得这么彻底,整个德顺军都在追赶西夏大军,可没想到人家掌舵的被徐子桢掳来了。

    徐子桢道:“我让人找了个屋子给他们呆着了,好歹老芏也是一军之帅,拉这儿来给人围观也丢脸,走,咱聊聊去。”说完起身往外走去,种师中和温承言赶紧跟上。

    刚进金城关的时候徐子桢就让何两两找了个屋把芏嗣泽以及萧玄谢公公关了起来,柳风随在门外守着,里边由汤伦看着,徐子桢带着两位大人来到这个不起眼的小院里,一推门就看见芏嗣泽坐在椅子上,旁边角落里躺着被捆成粽子的萧玄和谢公公。

    徐子桢朝汤伦努了努嘴:“把这俩货先拎远点,我跟老芏聊会儿。”

    汤伦力大,一手一个抓着萧玄和谢公公出了门,徐子桢提过把椅子来坐到芏嗣泽面前,种师中和温承言看了一圈,这屋就没别的椅子了,只得相视苦笑一下站在一旁。

    芏嗣泽抬起眼皮看了看徐子桢,他到现在还是神情不乱,依旧一副淡然的神色,微微一笑道:“徐公子此来有何贵干?”

    徐子桢剔着牙慢悠悠地道:“没贵干就不能来看看你么?我说老芏你也是个聪明人,该知道你现在有多重要吧?”

    芏嗣泽道:“芏某已是徐公子阶下囚,又有何重要可言?”

    徐子桢回头对种师中和温承言笑道:“瞧瞧,老芏还跟我装傻。”说着又转回头,嬉皮笑脸地道,“老芏,你还想不想在你们西夏几乎荣华富贵下去?”

    芏嗣泽一愣:“此话怎讲?”

    徐子桢道:“如果我猜得没错,崇宗是肯定会派人来找我们谈判的,不管是赔钱还是割地,总之你这征……对了,你们这路军的旗号叫征什么来着?”

    “征东军。”

    “哦对,你这征东军大帅是肯定得接回去的。”

    芏嗣泽摇了摇头:“芏某虽是大军主帅,却并非圣上钦点,此事徐公子也知晓,圣上又怎会为了芏某做这委屈事?”

    徐子桢笑道:“还装是吧?我就不信你不明白,你不是崇宗的人不假,可你们老萧家不是已经打算抛弃你了么?这时候崇宗老头要是再不开窍他这皇帝早几百年前就让人干掉了。”

    芏嗣泽沉默了下来,片刻后缓缓说道:“那又如何?芏某便是回去了也是圣上与萧太师斗法时的棋子,一旦风波平定芏某依旧难逃一个死,与其如此倒不如请徐公子给个痛快。”

    徐子桢哈的一笑:“你想多了,要是没我徐子桢呢,你死是肯定的了,不过要是我去给你找崇宗说几句好话,那可就难说了,不管怎么说我跟你交过手,你也是个人才,要是就这么挂了还真的挺可惜。”

    芏嗣泽看了他一眼,笑了笑:“圣上识得徐公子么?”

    徐子桢刚要顺口接一句“我是他女婿,他能不认识我么?”,话刚要出口悚然一惊,温承言就在旁边,这话要说出口可不是找打么?他赶紧改了话头道:“当然认识,我救过他。”

    芏嗣泽知道册封公主大典时发生的事,倒也不疑,徐子桢见他还在考虑,又说道:“你是担心萧家从中作梗是吧?不用想了,萧家这回肯定也赞成谈判,他们家大侄子不是也在我们手里么?”

    徐子桢顿了顿,笑吟吟的接着说道:“只要你回去后帮着崇宗搞定萧家,你就不用担心自己会死,甚至还能再往上升一点儿,老芏,你想好了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