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渔色大宋 正文 第230章:去吐蕃当驸马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徐子桢被吓了一跳,温娴趁机从他手中挣脱出来跳落在地,羞得满脸通红,同时又忍不住偷偷看向卓雅。

    卓雅面如寒霜咬牙切齿,手里紧握一把小小的匕首,身后紧跟着出来的是寇巧衣,边跑边叫道:“卓雅公主息怒!”

    徐子桢一眼就看明白了,这妞被自己摸了之后想不开,这是打算来杀自己呢,可这神女虽然胸脯不小,可身材却是很单薄,从她握匕首的样子来看就知道她没练过功夫,就这模样还想杀人?笑话,老子好歹是战神!

    他又好气又好笑,索性凑过脖子去,抵在那把匕首的锋刃上,嚷道:“杀吧杀吧,一刀把老子宰了,老子也落得清净。”

    温娴和寇巧衣大惊,双双扑过去将匕首夺下,卓雅力小,哪经得住两人来抢,匕首顿时脱手,寇巧衣松了口气,刚要再劝几句,一回头却见徐子桢瞪大了眼睛,手捂着脖子,艰难地道:“你们两个棒槌,坑我!”

    鲜血顺着徐子桢的指缝汩汩地往外冒着,显然她们刚才夺匕首时还是没拿捏住力道,结果伤到了徐子桢的脖子,温娴和寇巧衣顿时吓得魂飞天外,手忙脚乱地要给徐子桢包扎伤口,可那道伤口很深,她们又没有急救经验,搞了半天那血还是流个不停,把二人急得哭了出来。

    “让我来吧。”就在温娴几乎快急晕过去时,耳边忽然传来一个淡然从容的声音,接着一只纤纤玉手从旁伸了过来,按住徐子桢脖子上伤口,另一只手飞快地在伤口处抹了一层不知什么药膏,血流顿时缓了下来。

    温娴和寇巧衣一怔,扭头看去却是卓雅,两人并不知卓雅会疗伤治病,但眼下光看她这两下手法就知道这位吐蕃医术不凡。

    卓雅冷着脸,看向徐子桢的时候眼中依旧满是怒意,但手中不停,从怀里摸出一根针来三两下缝合上了伤口,接着撕下一条裙摆包住了他的脖子。

    “放心吧,他并未伤到要害,将养几日便可。”卓雅说完拾起那把匕首,转身而去。

    徐子桢本已打算冲出门去找大夫救命了,却没想到卓雅竟会出手救他,等他回过神的时候卓雅已进了屋关了门,留下他和两个吓傻了的美女。

    好半晌后他才回过神来,摸着脖子上被包扎完好的伤口,心里不知什么滋味,这下乌龙可实在搞得够大,他本来吃准卓雅不敢杀他,这才故意凑上去的,结果被温娴和寇巧衣弄巧成拙误伤,最后还是那个被他刚占了便宜的卓雅救了他。

    寇巧衣自然也知道自己闯了祸,低着头讷讷的不敢吭声,徐子桢瞪了她一眼:“想谋杀我是吧?”

    寇巧衣慌忙连连摆手:“不是不是,奴婢怎敢谋杀公子……”

    话说到一半温娴插嘴道:“巧衣妹妹莫理他,这人不识好歹,若非我们夺下刀来他早已一命呜呼了。”说着白了一眼徐子桢,“再说还不是你去招惹了人家,若不然公主殿下为何要杀你?”

    “呃……”徐子桢顿时语塞,他有心要解释这真是一场误会,可要是说自己以为那是水琉璃,温娴保不准又得吃醋生气,这时候干脆拉特么倒,什么都不说算了。

    只是刚才那一幕实在惊险,匕首稍微划歪一点自己这条小命就真的交代了,现在连说都没法说,徐子桢越想越气苦,恨恨地起身进屋。

    “老子睡觉去,不到饭点谁都别理我!”

    徐子桢真的进屋睡觉去了,砰的一声将门甩得震天响,温娴抿嘴轻笑,看了一眼徐子桢的房门,又看了一眼卓雅的房门,低声与寇巧衣说了几句什么,寇巧衣面露惊讶之色,随即也偷偷笑了起来。

    天擦黑的时候徐子桢才醒过来,是饿醒的,这一觉他睡得香甜之极,几乎倒在床上就睡着了过去,直到现在,他伸了个懒腰磨蹭了一会儿,这才懒洋洋地起床,寇巧衣象是知道他这时候会醒,端着洗脸水进了屋来,才一见他就忍不住抿嘴一笑。

    徐子桢顿时又想起被温娴撞见卓雅找自己报仇一事,忍不住老脸一红,假意板起脸来道:“你家公子我差点挂了你还这么乐,没说的,罚你晚上给我暖被窝!”

    寇巧衣早习惯了被他这么调戏,嘻嘻一笑只作没听见,将水放到一旁后过来服侍他穿衣,边系着带子边偷笑,徐子桢被她笑得心里发毛,一胳膊肘将寇巧衣勒入怀中,恶狠狠地问道:“说!你究竟在笑什么呢?”

    “啊!”寇巧衣一声轻呼,怎么都挣扎不起,红着脸吃吃地笑道,“公子你先让奴婢起来……哎呀奴婢说就是了。”

    徐子桢这才松了松手:“快说,别逼我打你屁股!”

    寇巧衣纤腰一扭从他手中钻了出来,笑道:“今日温小姐与我说,咱们这儿怕是有人要去吐蕃作驸马爷了。”

    徐子桢嗤笑一声:“废话,这我当然知道,不就是李猛那小子么。”

    “叔!我回来了!”正说到这儿,只听屋外传来一阵人声,没多大工夫李猛就风风火火冲了进来,一进屋见到寇巧衣,顿时大叫一声扑了过来,“巧衣姐姐!”

    寇巧衣也是一愣,随即大喜过望:“小猛?你……你还活着?”

    李猛回来一事寇巧衣还不知道,她一直以为李猛就此长眠在那处悬崖之下了,为此她没少伤心落泪,现在李猛的突然出现让她有些不敢相信,又惊又喜地一把搂住李猛。

    徐子桢在一旁笑眯眯地看着,插嘴道:“小猛,你巧衣姐刚说起你,还说等你去吐蕃当倒插门女婿时她去喝你喜酒呢。”

    李猛臊了个大红脸,急道:“什么倒插门去吐蕃,叔你胡说什么呢?”

    紧跟在后边的朵琪卓玛碰巧这时候到了门口,听到这话顿时羞得红了脸,刚要扭头就跑,就见寇巧衣抿嘴笑道:“公子你真会说笑,奴婢都不知小猛尚在人间,又怎会在说他?”

    徐子桢一愣:“那你说的是谁?”

    寇巧衣伸出一根青葱似的玉指,指向了他:“自然便是公子你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