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渔色大宋 正文 第234章:赎命的条件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兰州大牢是西北路上的要紧所在,更何况最近关着萧玄和谢公公这等重要战俘,温知府特地加派了一队将士时日守卫着,以防有什么不测,宋夏两国交战多次,金城关一战更是打出了宋军的火气,因此这些将士无不打足了精神,小心谨慎地执行着命令.

    一辆马车疾驰而至,值日守军隔着老远就看见了,领队的都统刚要喝令停下,却发现马车上坐着的赫然是他们的英雄徐子桢。

    那都统是认识徐子桢的,刚要上前招呼却发现徐子桢的脸色不对,咬牙切齿杀气腾腾,他嘴里刚要冒出来的客套话顿时咽了下去。

    马车还没停稳,徐子桢就纵身跳了下来:“西夏那姓萧的关哪儿了?带我去。”

    都统怔了一下:“徐公子你……你要做甚?”

    “做甚?老子要做了他!”徐子桢懒得废话,将马鞭丢给钱同致,大步朝里走去。

    那都统大惊,他知道这两个西夏战俘的重要性,那肯真的带徐子桢去杀,但稍一迟疑间徐子桢已踏进了大门,旁边一众将士根本没人敢拦他,都统慌忙跟了上去,同时给手下使了个眼色。

    兰州大牢占地极广,构造错综复杂,徐子桢一头钻进去就怎么都摸不清方向了,那都统刚跟进来就被他一把揪住,喝道:“老子不想对兄弟发火,带我过去!”

    那都统挣扎不得,苦笑道:“徐公子莫急,我带你去就是了。”

    如今全兰州上下到处在传徐子桢及神机营的英勇事迹,那都统即便被他这么喝令也没有任何不满,只略微整了整衣襟便带着他快步朝牢中深处走去,才走没几步钱同致就跟了进来,也不出声,就这么跟在后头。

    牢房内阴暗潮湿污秽不堪,墙上每隔一段就嵌着盏油灯,豆大的灯火时明时暗,晃得徐子桢有些眼花,那都统带着他快步走着,但终究因为地方太大,走了很长一段还没到,不过徐子桢心里憋着的那团火倒是渐渐冷了下来。

    萧玄身份不高作用不大,杀了他只解一时之气,反倒是对大局有很大的影响,徐子桢性子冲动但并不是笨蛋,现在冷静下来很快就想明白了这其中的关键。

    “徐公子,到了。”那都统在过道最里端的一个牢房前停了下来,这里几乎没有日光照射,牢房里有一扇比狗洞还小的窗子也只能权当透气用,隔着胳膊粗的栅栏看得见里头角落里蜷缩着一个身影,衣衫破烂浑身恶臭,头发散乱着披在脸上,也不知死没死。

    徐子桢看了一眼:“这就是萧玄?”

    都统道:“正是。”

    两人对话间那人被惊醒,抬起头茫然地看了过来,头发一垂露出脸来,依稀能看得出正是杏子堡外那个骄横跋扈的萧玄,他一眼看见门外的徐子桢,顿时连滚带爬扑了过来,带着哭腔喊道:“徐将军徐将军,求求你放了我,我今生今世念你的大恩,求求你!”

    徐子桢不理他,招手叫来远处的两名狱卒:“把这小子给我拎出来,帮我到外边找个清静地儿。”

    “是!”狱卒哪敢不从命,立刻开门进去将萧玄押了出来,萧玄初时一愣,随即拼命挣扎起来,眼泪鼻涕横飞,杀猪似的嚎叫起来。

    他被徐子桢特地安排关在这死囚牢的最里端,日日和那些凶神恶煞的亡命徒为邻,吃的是猪食不如的东西,睡的是污秽冰冷的泥地,这和他以前过的那种锦衣玉食的日子完全是天地之差。

    环境还不算,最让他崩溃的就是这里的狱卒隔三差五都会提人出去,有的回来时只剩下了半口气,浑身鲜血奄奄一息,有的索性就没见回来,不用问肯定是死了。

    徐子桢进来的时候眼神冰冷面带杀气,萧玄哪还猜不到他的用意,手脚齐出死死抱着栅栏,哭喊道:“别杀我别杀我,徐将军求你放了我,我还不想死!”

    他在生死一线之际爆发出了惊人的力气,两个狱卒居然一下子没能拖动他,这下可把他们惹恼了,在战神面前丢面子,这还了得?其中一个狱卒忍不住一脚踹了上去,骂道:“放你娘的屁,你不想死就不死么?你当你老子是玉皇大帝?”

    钱同致一直默不作声,这时也忍不住低声道:“小徐,你该不会真要杀他吧?吓唬吓唬就得了,杀了划不来,还不如留着换点钱使使。”

    徐子桢本就在盘算,听见这话心里一动,抬手止住了狱卒的踢打:“把他先丢进去,我跟他聊几句。”

    带路进来的那都统见暂时不杀了,总算松了口气,他见徐子桢要跟萧玄说点私密的事,赶紧带着两个狱卒远远闪开。

    徐子桢一头钻了进去,站到萧玄面前,居高临下冷冷地道:“想活命?行,给我个不杀你的理由。”

    萧玄见有生机,慌忙说道:“我……我可以给你银子,很多银子!”

    徐子桢冷笑一声:“你当老子很穷么?钱在老子面前不好使,换一个。”

    萧玄又忙道:“那我送你西夏美女,三十……五十个行不行?”

    徐子桢一口啐在他脸上:“你当老子上辈子没见过女人?”

    萧玄也不敢擦脸,又说道:“那我让我大伯给你封官……”话说到这里他自己也意识到了不妥,停了下来,徐子桢不要钱财不要女人,封他官位更是无稽之谈,萧玄犯了难,抓破脑袋也想不出拿什么来赎自己的命。

    徐子桢忽然蹲了下来:“我可以不杀你,但是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萧玄本来已急得又快哭了出来,一听这话有转机,立即忙不迭地答应:“我答应我答应,徐将军请说!”

    徐子桢不紧不慢地说道:“我要知道萧家的一切,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不准隐瞒,不准骗我。”

    萧玄一惊,脸上一阵青一阵白,迟疑了许久才终于下了决定,点头道:“好!”

    ……

    这场密谈并没有太久,萧玄就象竹筒倒豆子一般把知道的全都说了出来,只小半时辰而已,徐子桢已经知道了萧家目前的状况,比如哪路军司的掌权人是萧家的,朝中有什么权贵是萧家的,另外还有什么人是暗中亲萧家的。

    等西夏来人谈判结束,徐子桢就要赶赴兴庆替李珞雁彻底解决萧家和三绝堂,既然要把萧家这棵大树连根拔除,自然得先从他的根基开始,任何潜在威胁都须事先剪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