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渔色大宋 渔色大宋 正文 第238章:交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关于今天的做戏,徐子桢根本不怕萧也看穿,相反他还很希望那老家伙一眼就看出他在做戏,他如今可是名震西北的战神,谁都知道他能打仗,萧家自然也知道,徐子桢如果想要投靠萧家,肯定会引起萧也的警惕,但是如果在演戏的过程中弄巧成拙真的让温承言勃然大怒将他定罪呢?

    当然,这所谓的弄巧成拙也是他计划的一部分,至于怎么让温知府发火定他罪,很简单,对那位二皇子做点出格的事就行,外交纠纷么,身为兰州知府是不可能坐视的.

    然后就是他以前看过的那些电视和听过的评书里抄来的桥段了,温知府大怒要治自己的罪,旁人苦苦给自己求情,最终小命得保但还是被打了几十大棍,以自己这样的战功却得来这样的结果,最后自然是愤愤不平导致叛逃。

    一个演戏这么烂的战神,萧也一定会把他划为匹夫,而一个没什么脑子没什么心机但是武力值却很高的人才,想必萧家会抢先下手。

    不抢?人家二皇子就在旁边,便宜小瘌痢吃肉面么?

    徐子桢对于这次计划很放心,因为他在很多天之前就开始琢磨着这事,任何方面都已经想到了,即便哪里出了问题,他也有相应的措施补救,总之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混入萧家,替李珞雁拔除这个陈年毒瘤。

    当然,一旦能进萧家,那三绝堂也早晚会找得到,李猛虽然最终没死,但徐子桢发下的誓还是得兑现。

    这一晚徐子桢睡得并不好,他的计划不需要想太多,但是西夏和谈得这么顺利让他总有点莫名其妙的不舒坦,倒不是说他渴望战争不想和谈,只是他没有忘记,现在是北宋末年,是六贼当道的年头,任何有利可图的好事都不可能逃得过朝廷里这些把实权的人物的耳朵,更何况是泱泱大夏跑来求和,又送银子又送马,谁不想趁这机会占点便宜。

    杏子堡一战结束了这么多天,温承言也早把折子用加急快马送去京城了,可到现在为止朝廷还是没有一丝反应,这不正常,很不正常!

    第二天一早徐子桢就起了床,洗漱一番后悄悄地出了门,谁都没惊动,今天的俘虏交接定在未时,也就是下午,时间还很充裕,足够他做点计划内的安排,等他一圈跑毕回到屋里时正见寇巧衣在给他熨着衣服。

    寇巧衣听见门响抬起头来,抿嘴轻笑道:“公子,今怎的这么早就出去了?莫非是改了心性么?”

    徐子桢嘿嘿一笑:“怎么,才这一会儿功夫没见我就开始想我了?那以后我要是离开你三年五载的你怎么办?不得想成望夫崖么?”

    寇巧衣取笑不成反被调笑,顿时小脸一红,什么望夫崖,公子也真说得出口,羞涩之下她没敢再搭腔,只作没听到,低头继续熨着衣服。

    徐子桢看了一圈屋子,门上窗上都已贴上了大红的福字,墙角房梁更是收拾得一尘不染,床上放着一套崭新的衣服鞋袜,桌上还摆上了几色干果,过年的味道已经在这短短时间里被寇巧衣给摆弄了出来。

    收到这么个细致体贴又貌美如花的丫鬟真是天大的福气,徐子桢暗暗感慨了一番,眼珠一转装模作样地叹了口气:“唉!不理我,看来你是不怎么会想我的了。”

    寇巧衣一跺脚,红着脸嗔道:“公子!”

    “哈哈哈!”徐子桢最爱看的就是寇巧衣被他调戏得脸红,昨天一晚上的烦闷顿时一扫而空,只是他的笑声渐渐收起,轻轻握住寇巧衣的纤手,柔声说道,“巧衣,答应我一件事,若是哪天我逼不得已要离开,你千万莫着急惊慌,只要好好活着,等我回来找你。”

    寇巧衣的俏脸顿时一紧,她是个冰雪聪明的女子,哪还听不出徐子桢这话里的意思,立时急道:“公子你这是何意?莫非遇到了什么为难之事么?”

    徐子桢见她这神情,自知话说得重了些,但是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要收回来已经来不及了,他笑嘻嘻地刮了一下寇巧衣挺翘精致的鼻子:“傻丫头,我能有什么为难事?”

    寇巧衣哪肯相信,眼睛都急红了:“若非如此,公子又何来这番话?什么要我好好活着,莫非有人要害公子么?”

    徐子桢嘿嘿一笑:“我只是说可能会离开,而且那也只是因为我有要紧事得去做……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家公子我的本事,谁能这么容易害我?别忘了,我可是天生灵通。”

    这天生灵通四个字就象一道符咒,渐渐将寇巧衣的情绪稳定了下来,自从夔州相识后她见识过徐子桢的各种神奇,比如预测杏子堡一战会大胜,比如那把火铳,还有徐子桢的勇武……

    寇巧衣深吸一口气,尽管眼中还含着泪,但已安静了下来,一字一顿坚定地说道:“公子,巧衣答应你,定会好好等着你回来寻我!”

    ……

    和夏国使臣约定的时间到了,徐子桢依旧跟随着温种二人来到昨日的地点,西夏二皇子和萧也已经到了,身后是一片兵士,整齐地站列成纵队,每人手中各牵着两匹骏马,在二皇子的面前还摆放着一溜木箱,盖子全都开着,露出里边一个个闪亮的银锭。

    西夏人还挺猴急,徐子桢还有一个没明白的就是崇宗和萧家为什么这次站到了一条阵线上,这么急着求和。

    温承言走上前道:“劳贵使久候了。”

    二皇子微微一笑:“我等也是才到,温大人,不知是否可以交接了?”

    “自然可以。”温承言点点头,一招手,几名兵士带着三人走了过来,正是芏嗣泽萧玄以及谢公公。

    芏嗣泽在这些日子里并没有受到任何为难,吃喝不缺,除了神情有些憔悴外倒是没什么不妥,而萧玄和谢公公就不同了,均是脸色蜡黄眼窝深陷,身上也是脏臭不堪,甚至比街角的乞丐都有所不如。

    二皇子依旧面带微笑,象是没见到二人的惨样,而萧也居然也没什么大反应,只是在见到萧玄的那一刻眉头挑了一下。

    银子和马都在了,人也带来了,接下来就是交接手续,温承言刚要下令让人将芏嗣泽等三人送过去,忽然听得远处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

    “圣旨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