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渔色大宋 正文 第245章:李珞雁要招驸马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从兰州到兴庆府说远不远,说近也不近,大雪下了整整一路,直到临近顺州时才堪堪停下,而这时距离徐子桢逃离金城关那日已经过去了整整七天.

    大雪初停,大地如同覆盖上了一层厚厚的白色绒装,徐子桢来到北宋后的第一个除夕居然是在逃亡中度过的,这对他来说多少有些郁闷,不过现在他的心情倒是不错,甚至还很有兴致,因为他正骑着马慢悠悠地走在顺州城外的古长城下。

    这段长城还是汉朝时期修筑的,久远的历史让这些城砖已呈现出了破败之相,显得沧桑古朴但依旧壮观,如同一条盘踞的巨龙静静卧着。

    徐子桢一路走一路看,这段长城的西边是腾格里沙漠,东边不远则是黄河青铜峡口,沙漠是看不到了,但耳中隐约能听到滚滚黄河水的咆哮声,他忍不住赞道:“好地方,真是好地方!”

    大野四顾望了一圈,不解道:“这儿有什么好的?野猪都找不到一头,我……咱们已经三天没吃上肉了。”

    徐子桢笑啐道:“就知道吃,这地方虽然荒凉了些,但胜在雄壮,你懂个……我去!又来了!”

    他话说到一半就戛然而止,变成了一种无奈的语气,同时脑袋一偏避过一根杯口粗细的枯枝,而枯枝的另一头正握在身后跟着的卓雅手中。

    卓雅一击不中倒也不再继续,只是依然紧紧握着那根不知哪里拣来的枯枝,狠狠地瞪着他。

    徐子桢身子一探劈手将枯枝抢了过来,在手里掂了掂,哭笑不得地道:“姑奶奶你有完没完了?这一路上你都暗算我多少回了你自己说说?”

    卓雅咬着牙道:“我早便说过,定要杀了你,你若不想死那便先杀我……”

    徐子桢没好气地说道:“拜托你想杀我也认真点行不?要么就是拿鸡蛋大的石子砸我,要么就是拿这种一掰就折的木棍敲我,你当老子是耗子呢?”说完随手将枯枝丢开继续前行。

    这几日来卓雅无时不在想办法报仇,但她没练过功夫,手无缚鸡之力,就象徐子桢说的,顶多拣块小石头想趁他不注意时砸他,可每回都被徐子桢先一步发现,报仇大计迟迟未见收效。

    徐子桢对此既好气又好笑,卓雅是他掳来的,原本想趁着没人跟的时候偷偷送她去和朵琪卓玛会合的,可这位公主殿下的脾气出人意料的执拗,说什么也不肯离开,非要报仇才行,徐子桢对她打又打不得骂又骂不得,更别说杀她了,只能走一步算一步,先把她带在身边拉倒。

    在从皋兰山里出来后徐子桢找了个小村落给卓雅买了匹马,这样也省得她整天跟自己共乘一骑,一来他的白马受不了,二来徐子桢自己也受不了。

    没办法,卓雅既被人称作是雪山神女,那脸蛋和气质自然是不用说了,而且偏偏她的身材又是极好,这一点徐子桢在那天误摸之下就已经领略过了,有这么一个堪称绝代尤物的大美人坐在身前,还随着颠簸一下下干蹭着,徐子桢是个健康正常的男人,血气方刚的,哪能经受得住?

    到顺州时天色已将擦黑,徐子桢走在头里找了家客栈,要了两间房住了下来,将行李丢进房后又回到一楼大堂内,挑了个角落位置坐下随便要了几个菜和一木桶饭,让大野和卓雅先吃着,自己则是要了一壶酒慢悠悠地喝了起来。

    顺州不是大州府,不过却是从西南角到兴庆府的必经之地,徐子桢等坐下没多久就陆陆续续又进了不少客人,三三两两坐着喝酒聊天,徐子桢单手捏着杯子有一口没一口地喝着,脑子里盘算着接下来的计划。

    西夏人豪放不羁,几杯酒落肚就什么都不顾了的,大堂里很快就热闹了起来,有吹牛打屁的,也有喝酒划拳的,卓雅素来清静惯了的,被这吵闹声烦得皱起了眉头,随意吃了几口东西就站起身准备回房。

    就在这时,邻桌几个汉子的对话将她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

    “哎我说,你们听说了没有?咱们大夏的玉屏公主过几日要招驸马了。”

    “玉屏公主?我怎么没听说过?”

    “嘘……就是陛下早些年赐死的那位云妃所出,大名叫作珞雁的。”

    “哦?原来是……那驸马是谁?”

    “枢密使牟大人之子牟迪英。”

    卓雅的脚步顿时站住,因为她很清楚地记得徐子桢在一路上说了好几次,说什么要去西夏皇宫找他的珞儿,既然大宋不要他那他就去西夏当个驸马什么的,这几人口中的玉屏公主李珞雁难道就是徐子桢说的那个?

    想到这里她下意识地回头看去,却见徐子桢已经满面怒色,还没等她开口,徐子桢已将酒杯重重砸在桌上,腾的起身来到邻桌,一伸手将先说话那人当胸揪了起来,恶狠狠地道:“你方才说谁要招驸马?”

    那几人都是一身武师装扮,腰间还悬着刀,可徐子桢偏偏象是没看在眼里,一把揪得那人双脚离了地,死活挣脱不开,同桌几人只一愣神间就齐齐站起身来,刷刷刷几把刀同时指向徐子桢。

    “干什么?放开手!”

    徐子桢看都不看他们一眼,只盯着手中那人的眼睛:“老子再问一次,谁要招驸马?”

    那人只觉脖子上如同套了个铁箍,勒得他几乎无法呼吸,他也是练家子,知道徐子桢手里功夫根本不是自己能敌,好汉不吃眼前亏,慌忙挣扎着说道:“是……是玉屏公主李……李珞雁。”

    砰的一声,那人已摔了出去,这一下力道极猛,在接连撞翻了好几张桌子后才停了下来,头破血流地躺在地上,一时间无法站起身来。

    其余几惊失色,他们都不傻,从徐子桢刚才那一下摔人就看得出来他的出手干净利落而且力道刚猛,绝不是他们几个寻常护院武师能敌的,这口气只能闷在肚里,没人再敢出声,他们互相对视一眼,去将摔出去那人扶了起来。

    几人刚要转身说几句场面话找回点面子,徐子桢的一声大喝让他们再次张口结舌:“大野走,跟老子去把那什么牟迪英给宰了!敢跟老子抢老婆?妈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