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渔色大宋 渔色大宋 正文 第247章:公主瞧不上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徐子桢一脸诧异:“我怎么不能来?当初皇上不是都答应我和珞……玉屏公主的事了么?”

    “哎呀徐公子,此事说来话长,只是……只是如今事情起了变化,你怕是不能见公主了。”李公公吞吞吐吐地说不清楚。

    徐子桢脸一沉,声音也提高了不少:“什么意思?难道外边的传闻是真的?珞儿真要嫁给那什么牟大人之子?闪开,我要见皇上,他好歹是一皇帝,怎么能说话当放屁?”

    李公公大急:“徐公子禁声!”这可是在宫门口,旁边一大群禁军围着呢,就算徐子桢曾经救过玉屏公主,可这话对皇上乃大不敬,是要杀头的!李公公是李珞雁宫里的人,也亲眼见证了徐子桢相救公主的过程,因此虽然皇命在上,却还是偏向了些徐子桢。

    可徐子桢根本不领情,一把揪住李公公的衣襟喝问道:“我问你,这事儿公主知道么?还是说这只是皇上一厢情愿乱点鸳鸯的?”

    李公公年老力衰,哪挣得脱徐子桢的手掌,顿时急道:“此事乃皇上提起,但公主也并未有异言。”

    徐子桢忽然呆滞住了,手掌慢慢松了开来,李公公趁机脱离向后退开半步,小心翼翼地劝道:“徐公子,若无他事咱家就先告退了。”

    “李公公。”徐子桢忽然叫住了他,语速迟缓地问道,“你可知皇上为什么忽然要把公主许给牟大人的公子?”

    李公公迟疑了一下,终于还是低声说道:“徐公子于金城关大败我夏国十万儿郎,此事已传得上下皆知,皇上自然是有他的苦衷,公主自也需得避嫌。”

    徐子桢点点头:“行,我知道了。”说完头也不回转身离开,只是现在的神情与他刚来时判若两人,面如死灰眼神呆滞,对身周那些全副武装的禁军视而不见,就这么拖着脚步走着。

    那些禁军倒也罢了,因为徐子桢最终并没有撒野,可守城的那将官却忍不住了,他对驸马究竟是谁原本还没搞清楚,因为公主下嫁牟迪英之事只是街头巷尾的小道消息而已,他在刚开始的时候见到李公公从里边出来,当即就相信了徐子桢的驸马身份。

    可是随后的事情忽然起了变化,两人的对话中虽然肯定了徐子桢与公主之间有情分,但也明确了皇上已将公主许给牟迪英的事实,这下他的火气顿时就蹿了上来,脸上到现在还火辣辣的一片,这巴掌可不能白挨。

    呛一声他的刀已出鞘,并喝令随行的两名兵士:“与我拿下这贼子!”

    徐子桢头也不回,对他的刀象是根本没看见,李公公慌忙止住:“且慢,公主吩咐过,不得难为徐公子。”

    那将官不敢违逆,只得悻悻地收刀入鞘,并狠狠地瞪了一眼徐子桢,啐道:“妈的,公主都瞧不上你了还拽什么拽,别落在老子手里!”

    徐子桢对这一切恍若未闻,依旧慢慢拖着脚步走着,大野赶紧牵着马过去,扶住徐子桢,卓雅则是面带冷笑,幸灾乐祸地道:“原来你的仰仗是西夏公主,可如今驸马梦做不成了,你还能那么蛮横霸道么?”

    大野回头苦着脸对卓雅拱了拱手,示意她别落井下石了,这时候徐子桢的样子可是他从没见过的,只怕是心灵受到了极大的打击,万一卓雅的话再刺激到他,天知道以他的性子会做出什么傻事来。

    徐子桢根本没理会,周遭的人和事象是与他完全隔离了开来,大野无奈之下只得陪着他慢慢走着,天色已经不早,再不投栈只怕要露宿街头了。

    好在兴庆府毕竟是西夏国都,虽不如大宋汴梁那般繁华,却也并不冷清,现在这时辰街上依然还有不少行人,也还有着许多店铺没打烊,门头上挂着一个个大红灯笼,过年的喜庆依然看得到,其中一家店门口的灯笼特别醒目,竖直四个排着,上边写着青秋客栈四个大字。

    大野扶着徐子桢,低声说道:“少爷,天色晚了,咱们就这儿住下吧。”

    徐子桢依旧眼神呆滞,对大野的话置若罔闻,大野急得快要哭了出来:“少爷,你别这样,你说句话啊!”

    “呼……”徐子桢终于象是醒过神似的,长长的吁了口气,抬起眼皮看了眼四周,“就住这儿吧,你和这娘们儿先进去,我找个地方喝酒。”说完抬脚就往前走去。

    大野急道:“少爷等我,我和你一起去。”

    徐子桢忽然转头瞪向他,大声吼道:“老子就他妈想静一静,别烦我!”

    大野从没被他这么骂过,一下子懵了,等回过神的时候徐子桢早已走得不见了影,卓雅从头到尾冷冷地看着徐子桢,直到他离开都没说一句话,只是眼神中却充满了不屑与鄙夷。

    徐子桢失魂落魄地走着,随便找了家尚未打烊的酒楼走了进去,这时候的客人已不多,零星四五个人而已,徐子桢看也不看旁人,径直选了个角落位置坐下,也不管旁人惊讶的眼光,开口就要了一坛酒。

    西夏的酒坛和中原差不多,大坛五十斤小坛二十斤,徐子桢要了一坛大的,也没要下酒菜,直接要了个青花大海碗,拍开泥封满满倒上一碗,一仰脖子两三口就干了下去,也不擦擦嘴就又倒了一碗。

    小二看得眼睛发直,他在酒楼当伙计有些年头了,还是头一回见到喝酒这么豪迈的汉子,而且这汉子偏偏长得还斯文白净跟个大姑娘似的,他发了会呆,这才想起问徐子桢要不要再点几个菜来下酒,却没料到招来徐子桢一顿咆哮。

    这下清净了,开酒楼的最不愿招惹的就是喝醉的和发疯的,偏偏徐子桢占齐了这两样,就连邻近一桌的客人也偷偷挪开了些,以防他发起疯来自己倒霉遭殃。

    徐子桢也不理别人,赶走小二后就这么一碗一碗地喝着,没多大工夫他的脸上就红了个透,眼神也迷茫了起来,一手扶着酒坛一手把着碗,嘴里含含糊糊地不知道说着什么。

    当然,谁都没发觉徐子桢的眼神不着痕迹地注意着门口,他的酒量本就很好,而自从身怀内力之后更是比以前飞跃了一大截,又怎么可能醉这么快。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徐子桢也不急,反正今天等不到还有明天,总有鱼上钩的时候,忽然,他的眼中若有若无地闪过一丝笑意。

    这就来了么?

    酒楼门口出现了一个佝偻的老头,身上穿着件洗得发白的道袍,一头稀疏的花白头发挽了个小小的髻,肩上挎着个小布包,手里提着杆白布幡,上边写着:铁嘴神算鬼谷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