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渔色大宋 渔色大宋 正文 第248章:贫道送你一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西夏本就是多民族混居的国度,党项人、汉人、吐蕃人、奚人到处都有,兴庆府内和尚道士喇嘛也都见得到,这个时辰见到个道士倒也不算奇怪,再说这道士的装束打扮明显就是个走江湖卖嘴皮子的,算不得正统道家.

    徐子桢只作不见,自顾自喝着酒,那道士进了门也不多看,选了个徐子桢邻近的桌子坐了下来,要了一壶酒一碟熏马肉,搁下了布幡慢悠悠地喝了起来,那双浑浊的老眼不着痕迹地瞥了一眼徐子桢,却再没有下文了。

    酒楼内生意不多,连徐子桢带那道士也就四五桌客人,都是各吃各的谁都不理会,徐子桢一副颓废丧气的模样,不停地喝着酒,嘴里不住唠叨嘀咕,无非就是什么皇上过河拆桥公主忘恩负义之类的,旁边的酒客更不敢多嘴,匆匆结了帐走人,生怕徐子桢在这儿胡言乱语惹来官兵害自己倒霉,只有那道士依然自顾自喝着,完全象是没听到似的。

    就这么过了半个多时辰,徐子桢终于醉倒了,硕大的酒坛啪的一声落在地上摔得四分五裂,残余的酒水溅得到处都是,而他更是趴倒在桌上,脑袋上扣着那个海碗,呼呼大睡了起来。

    门外忽然进来一个魁梧高大的汉子,正是大野,来到徐子桢身边低声叫了他几下,看看没反应,不禁苦着脸嘀咕道:“不就是个公主么,少爷你也真是的,何必……”话刚说一半,徐子桢忽然抬起头哇的一声吐了出来,他这一顿根本没吃任何东西,因此吐出来的也只有酒水而已,只是经过胃里之后这味道变得极为刺鼻难闻。

    徐子桢这一吐倒象是清醒了几分,睁着通红的醉眼拍桌吼道:“老子的酒呢?拿酒来!”他嘴里叫嚣着,可身子却根本没了力道,坐都坐不住,眼看歪歪斜斜的就要摔倒。

    大野顿时慌了手脚,一把将徐子桢扶住,半哄半拽地硬将他拖出酒楼,临走时还不忘丢一锭银锞子在柜台上替徐子桢结帐。

    得亏大野身子结实力气大,这才把徐子桢带回了客栈,而且这短短一段路上徐子桢也没闲着,挣扎着还要喝酒不说,吼几声还吐几口,显然喝得已经九分九醉了,一路上引得别人无不回头观望看他的洋相。

    回到客栈进了屋,大野才把门带上徐子桢就自己站直了身子,眼神清澈冷静,哪有半分醉意,他脱了身上被吐的一塌糊涂的衣服,就着盆清水擦着身子。

    大野透过门缝望着外边,低声道:“少爷,怎么那道士不跟你搭话?难道被他看穿了?”

    徐子桢道:“看穿还不至于,不过演戏没那么简单,我怎么说也杀了那么多夏兵和三绝堂的人,现在说叛逃就叛逃,萧家又不全是二货,哪会就此相信?”

    “那接下来咱们干什么?”

    “明天接着喝,顺便白天先闹腾闹腾去。”

    两人低声对着话,却全然不知在他们隔壁屋里正有一只耳朵贴在墙上听着,耳朵的主人面带微诧,正是被徐子桢掳来的卓雅公主。

    第二天快晌午的时候,徐子桢再一次出现在了皇宫门外,眼中满是血丝,混身酒气冲天,一副宿醉未醒的样子,大摇大摆走到禁军面前叫嚣着要见皇上。

    这班禁军不是昨天当值的那班,但也已经听说了徐子桢这档事,一个名不正言不顺的假驸马,只因为救过公主有过功,就自以为是拽得跟什么似的跑来宫门口吆五喝六,要不是昨天李公公特地关照过,说皇上不让他们难为徐子桢,只怕他们早已涌上前来将徐子桢以谋逆罪当场格杀了。

    现在没人难为徐子桢,可也没人为他通报,皇帝哪是那么好见的,就算臣子要见驾也得先递牌子通禀,一得看官职级别,二得看所奏事大小,象徐子桢这样胡搅蛮缠的谁会理他?

    可是徐子桢闹得愈发的欢腾,站在宫门口大声叫着李珞雁的名字,让她出来给自己一个交代,这下子那帮禁军可真看不下去了,现在你已经没了驸马的念想,公主的名讳岂是你一个布衣能叫的,而且在这宫门要地撒着酒疯耍着无赖,当下便有几名禁军上来一把将徐子桢拖了下去。

    他们倒真没难为徐子桢,至少没宰他,可一顿揍却没免掉,徐子桢身手好,但毕竟架不住宿醉未消混身无力,最终那些禁军将他象条死狗般的丢到了远处角落,并恶狠狠地警告了一番。

    当晚鼻青脸肿的徐子桢又到了那家酒楼,依然是一大坛子酒独自一气猛灌着,大野哭丧着脸在旁边陪着,喝到一小半时那个道士又出现了,这次他好奇地看了一眼徐子桢,不过还是没上去说话,依然坐到一旁慢悠悠地吃着喝着,直到徐子桢醉倒,大野扶他回去。

    到第三天的时候徐子桢忽然变乖了,虽说还是来到了宫门外,但却已没了起初嚣张跋扈的样子,反而低眉顺眼地陪着笑,偷偷摸出银两来塞给带队的禁军统领,请他帮忙进去叫一下李公公。

    只是上边早就发了话,谁还敢理他这茬?禁军的银子倒是收了,可等了半天还是没人来见他,李珞雁是不可能出现的了,就连李公公也没再露过面。

    于是晚上徐子桢又出现在了那家酒楼,有酒无菜喝到醉,老道士依旧老时间出现,今天更是客气了些,对着徐子桢笑吟吟地点了点头,只不过徐子桢没理他。

    很快全兴庆府都知道了这档事,从百官到百姓口口相传,玉屏公主的情郎寻来了,寻死觅活要见她,但公主的芳心已转向了小牟大人,这位情郎只得日日在酒楼买醉。

    皇家的颜面容不得任何人玷污,到第四天徐子桢再去的时候禁军已不准他再靠近了,皇帝彻底翻了脸,吩咐下来一见他就打出去,但当今圣上还是仁慈的,没有下旨捉拿他。

    今天是徐子桢喝得最多的一天,但是出奇的还没醉倒,扶着酒坛子低声喃喃自语,衣衫脏乱神情憔悴,胡子也乱糟糟的一圈,整个人看起来活象个乞丐。

    道士又来了,不过今天他直接走向了徐子桢面前,问也不问坐到了他面前,徐子桢一瞪眼刚要发火,道士就眯眼捻须慢条斯理地道:“这位公子,贫道与你日日在此间相逢,也算有缘,贫道愿送你一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