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渔色大宋 渔色大宋 正文 第249章:算天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徐子桢醉眼惺忪地睨了他一眼:“算命的?省省吧,老子不信这套。”

    道士轻笑一声:“公子莫说不信,贫道已算出公子近日将有血光之灾。”

    徐子桢强睁着醉眼瞪向道士,大着舌头道:“老子又没月经,哪来的血……呃,血光之灾?”

    “贫道混迹江湖数十载,与人算卦从未失算过,公子若不信贫道之言,只怕……”

    老道士轻捋颚下那撮稀疏的山羊胡,眼睛眯缝着,摇头晃脑的,看不出有什么仙风道骨,倒有几分老神棍的味道。

    徐子桢看着象是随时都会醉倒,拄着酒坛子瞥了一眼道士身边的布幡,不屑道:“鬼谷子?嘁!你不过是个算人命的,老子……呃,老子可是能算天命的,你跟我显摆?有多远……滚多远去。”

    “天命?呵呵,公子便是不愿听信贫道,也无须用这等无稽之言来敷衍贫道吧?”

    “爱信不信,不怕告诉你,十万夏军大败于杏子堡就……呃,就是老子早就算到的。”

    徐子桢明显喝高了,也不顾酒楼里还有其他客人,就这么高声叫嚣着,这里毕竟是西夏国都,妄论国事是死罪,更何况这位仁兄居然哪壶不开提哪壶,说什么西夏大军的败绩,旁边几桌酒客都向他投来了诧异惊骇的目光,有几人已经偷偷结帐准备走了,省得被株连。

    鬼谷子不象这么胆小,只是轻笑着摇头,没有再说话,但脸上显然是一副完全不信的神情。

    徐子桢瞪起眼一拍桌子:“怎么,不相信?”

    鬼谷子笑眯眯地说道:“贫道也能算天命,去年金国攻辽之事贫道也是早已算到。”

    徐子桢冷笑一声:“你也能算?那老子问你,你可知耶律延禧哪一年死?耶律大石将来有多大出息?大夏的下一任皇帝又是谁?”

    一连串问题问出,鬼谷子脸上的笑意已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和刚才那几个酒客同样的惊怖之色。

    徐子桢傲然一声冷哼,回头继续喝起了酒,再不理他,鬼谷子没再追问,但心中却有如惊涛骇lang。

    耶律延禧就是大辽的最后一任皇帝天祚帝,早在几年前他就已经因为金国的进逼而逃亡在外不知所踪,有传闻说他躲在某个无人知晓的角落依旧在暗中指挥着契丹儿女为复国复仇努力着。

    而耶律大石则是辽太祖耶律阿保机的八世孙,精通辽汉文字,又极擅骑射,是个文武全才的人物,曾经在天祚帝流亡后与众大臣拥秦晋王耶律淳为帝,耶律淳死后他又拥萧德妃为太后守卫燕京,再后来又杀朝臣自立为王。

    前两年宋金联军合围燕京,耶律大石带着两百铁骑突围,竟然打得宋军数万人马溃逃,并且顺利地逃离了宋军的封锁线,其统兵作战的能力及对时机的正确把握可见一斑,不论文功还是武力都给世人留下了一个震撼的印象。

    辽国百姓对他恨之入骨,因为他在契丹人眼里就是个十足的叛徒,可是却没人敢看不起他,前年开春时耶律大石以青牛白马祭天,整顿队伍向西进发,这时候也不知打到了哪里。

    鬼谷子只是随口一说,以用来讽刺徐子桢的无稽之谈,却没想到对方竟然爆出了这两个神秘人物,而且这还不算完,徐子桢竟然还一口说出自己知道下一任大夏皇帝是谁,要知道太子刚去世,新的太子之位就连崇宗自己都还没决定,他怎么会知道?

    徐子桢这边喝得痛快,大野已经急得满头大汗,他没喝酒,自然是清醒的,徐子桢喝多了满嘴胡言乱语,要是被人跑去官府举报一下,那铁定是个大麻烦事,当下他再不管那么多,一把将徐子桢拉了起来,低声道:“少爷你喝多了,咱们走吧。”

    他一边说着一边从怀中掏出钱来,仔细点了十几个大钱,叫小二过来结帐,随即慌慌张张地拖着徐子桢出了门,这一切都落在了鬼谷子的眼里。

    ……

    夜已深,一轮明亮的钩月高高挂在空中,这个时辰城中百姓大多都已入睡,但也有例外,比如萧府。

    书房内的烛火此时依旧亮着,萧太师端坐在书桌后,眼皮半垂面无表情,桌前垂手站着一人,正是那位铁嘴神算但算不过徐子桢的鬼谷子,这时的他正安安静静站着,没有发出半点声响,主子没说话,他自然不会僭越。

    不知过了多久,萧太师才缓缓开口:“说说吧,这几日所观如何?”

    鬼谷子微微抬头,嘴角挂起一丝笑意:“回太师,那徐子桢只怕确是走投无路了。”

    萧太师依旧没抬眼皮,只淡淡地问道:“如何见得?”

    “第一日时他入酒楼结帐时所用乃是一个五两的银锞子,次日依旧如此,第三日他又到宫门前求见公主,并行贿宫门禁卫,到得晚间结帐时便只给了两贯大钱了,今日更甚,结帐时只是按着酒楼行价付的钱,一个大子没多给。”

    萧太师就这么听着,没有任何反应,鬼谷子继续说道:“如此看来此子叛逃时并未多带银两,只怕明日他连酒都喝不起客栈都住不起了,再者,宫中传来消息称皇上已没了耐心,今日更是在寝宫大发雷霆,若非惦念他曾相救公主之情,此子的头颅已早不在项上安着了。”

    鬼谷子说完便又垂手而立不发一言,萧太师象是睡着一般,靠坐在椅中一动不动,许久后忽然又开口道:“以你之见,徐子桢叛逃是真是假?”

    萧太师位及人臣,在朝中的地位无人可撼,并且能以一府之力和当今皇帝相抗衡甚至动起了歪脑筋,可见他的思维之缜密处世之老辣,鬼谷子跟随他多年,自然知道主子的性子和能耐,问这话并不是要征求他的意见,而是心里早有了定性之论,不过是听听其他不同意见罢了。

    “不好说。”鬼谷子思忖了片刻只说了这三个字,顿了顿却又说道,“但真假可以试探出来,若是假的自然不必再纠缠,若是真的……此人倒是可以拉拢。”

    萧太师忽然抬起眼皮来,微微眯着的眼中闪过一道精光,似笑非笑地道:“不论是真是假,这徐子桢能入你的法眼倒是难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