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渔色大宋 渔色大宋 正文 第256章:莫景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先生神机妙算,正是。”萧太师脸上带着微笑,心中那份惊讶却难以平复,北边传来的消息说耶律延禧在庆州东数十里之地被金将擒获,而那金将原本只是为了打草谷而误入了某个山村,结果歪打正着地将隐藏在内多年的大辽天祚帝逼了出来。

    这次抓捕并没有预先计划,完全是碰巧,所以徐子桢在数天前的猜测就变得神秘诡异了起来,萧太师在得知这个消息后彻底被震惊了,天命,果真这么准?

    徐子桢的脸上很淡然,只是点了点头,这在萧太师眼中看来更是对自己完全有信心的表现,而此时萧太师的态度与那天相比已有了本质的区别,眼中多了一份凝重,而不是那天的客套与试探。

    “去哪儿?带路吧。”徐子桢站起身来,真不容易,等这么多天,萧家终于放下心拉拢自己了。

    萧太师确实已准备拉拢徐子桢,将他直接带回了萧府,徐子桢下车的时候发现自己已到了萧府后院,身周是个宽敞的花园,假山怪石绿草莹莹,还有个小小的池塘,游弋着十数尾锦鲤。

    西夏的初春依然寒冷,很多地方甚至积雪还很厚,但这里已经俨然如江南一隅,可见萧家财力人力之雄厚。

    正对院门的是一排相连的屋子,正中间那屋的门敞开着,门口站着几个人,端立门前迎接他,却居然是萧家三老的另两个,外加假道士鬼谷子。

    当今太师亲自迎接,另两位大佬在门口等候,这在西夏臣民看来几乎是天大的面子,只怕皇帝来也就是这样了,不过徐子桢却满脸不在乎,观赏了一番花园后才慢腾腾走了过来,对萧鹗萧也随意地拱了拱手,又瞥了一眼鬼谷子,点了点头就过了。

    既然要装神仙,那就索性将装逼进行到底,这是徐子桢早已做好的打算。

    一路上行了大约两个时辰,现在已经是深夜,院子里一片寂静,看样子下人都被打发开了,徐子桢打了个哈欠自顾自走进了屋子,萧鹗萧也愕然,只是见萧太师并无不快,只得跟了进去,留下鬼谷子陪着大野和卓雅留在屋外。

    众人坐定,萧太师刚要开口说话,徐子桢已抢先一步说道:“一年之计在于春,要想行事就别拖了,能快就快。”

    萧氏三兄弟俱都一凛,他们虽说打算拉拢徐子桢,可没想到他居然开口就这么直接,但三人毕竟都是湖,心中虽震惊脸上却不露声色,萧太师故意道:“先生说笑了,此事事关重大,若无细致安排又如何稳妥?”

    徐子桢嗤笑一声,手指遥点萧太师,语出惊人:“五万两黄金,我保你当皇帝。”

    如果不是萧也亲眼看见大宋钦差要立斩徐子桢,如果不是二皇子李仁孝真被徐子桢刺得到现在还躺着,萧氏三人是绝不会将他们的野心在徐子桢面前透露分毫的,但现在,他们完全没有了顾忌,皇帝,这两个字深深刺激着他们三人的心。

    萧太师眼睛微微眯起:“区区黄白之物不算什么,只不知先生有何妙计?”

    徐子桢大剌剌地端起茶几上的茶碗啜了一口,悠悠地道:“各位觉得李乾顺最信任的人是谁?”

    萧太师想都不想地道:“枢密使牟先亭,御前护卫统领于歧。”

    崇宗手下忠心于他的臣子虽还有不少,但真正用得上的,能给予他臂助的也就只有这两人。

    徐子桢冷笑道:“牟先亭将有一劫,到时会变成个半死人,于歧么……哼,杀了他便是。”没等萧太师等几人开口,他又接着说道,“这两人自有铁血忠心的手下,可一旦他们废了,那李乾顺自然也就废了。”

    萧太师如今对徐子桢的“猜测”已不再怀疑,牟先亭的劫是什么劫他也不问了,迟疑了片刻只问道:“于歧身手极高,先生有何计杀他么?”

    徐子桢打了个大大的哈欠:“过几天你们就知道了……几位大人还有什么问题要问的么?”

    萧氏三人显然对他说话留一半有些不满,但又不敢追问,这时始终没开口的萧鹗问道:“不知先生打算如何处置那位……美貌女子?”

    徐子桢一愣,不过很快明白过来,萧鹗指的是门外等着的卓雅,贵为一国公主居然被掳走长达十数天,如果这事处理不好的话极易招来吐蕃大军的疯狂报复,因此萧鹗的说话很小心,并不敢直言吐蕃二字。

    说起卓雅,徐子桢也很头疼,他早就想把这位姑奶奶送走了,可一来没人能送,自己又走不了,二来……卓雅在他表露出要送她回家的时候只说一句话:“杀了你我自然会走。”

    新仇旧恨,非礼加劫持,怕是没那么容易化解的了,徐子桢现在也没辙,只能等着这边事了让朵琪卓玛带她回去了,反正李猛和朵琪公主还在西凉城里藏着等他消息。

    不过眼下萧鹗问起这事,徐子桢却只能换个说辞:“哦,这妞性子烈,早几天还寻死觅活的,不过被我掳来这么多天她倒不急着回去了,说是非得让我带着彩礼陪她回去才行,若我不应她就一头撞死在我面前。”

    萧氏三人均愕然,这借口实在太假了,虽然徐子桢的灵通能力已让他们信服,但真要让他融入这件大事的核心还没那么容易,三人不着痕迹地互望一眼,不再继续追问,起身送徐子桢先下去歇息。

    徐子桢就被安排在这个院子里,带路的是假道士鬼谷子,院子最北边有一溜厢房,房后是一片竹林,再过去就是高高的围墙。

    鬼谷子低眉顺眼地将徐子桢带到屋门外:“徐先生,还请暂在此处歇息,宫中的追捕尚紧,望先生见谅。”

    徐子桢直到这时才跟他说话:“哟,今儿不穿道袍了么?”

    鬼谷子长身一揖:“小人并非道士,冒犯之处还请先生原谅则个。”

    徐子桢摆摆手:“算了算了,那你老兄怎么称呼?我总不能跟着叫你小人吧?”

    鬼谷子笑笑:“小姓莫,名景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