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渔色大宋 正文 第257章:同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这猥琐老头姓莫还是姓鬼徐子桢没兴趣研究,不过在偌大的萧氏家族里能跟着萧太师和他对话的仅此一人而已,可见他在萧家的地位之重,宰相门前七品官,莫景下如此身份却还对着徐子桢这么低声下气自称小人,徐子桢心里已经给他下了个定义:这老头不简单。

    大野被带到了旁边一间屋里安置了下来,徐子桢理所当然地住中间,但是让他没想到的是卓雅也被安排在这里,而且推开门就见一张雕着富贵牡丹的黄花梨大床,宽宽大大的还摆着两条锦被,屋里另外还有一张妆台,分明是给女眷备下的。

    徐子桢心里一咯噔,萧老狗的疑心还没打消,刚才还在问起卓雅之事,现在就直接将她安排和自己住一个屋了,这分明是堂而皇之的试探。

    莫景下就在面前,没时间纠结了,徐子桢不动声色地点点头:“谢了。”转身拉着卓雅进了屋里,一抬脚将门关了起来,同时飞快地伸手捂住了卓雅的嘴。

    “别叫唤,待会儿跟你解释。”徐子桢压低声音凑到卓雅耳边说道。

    卓雅猝不及防之下嘴巴被捂了个严实,只发出呜呜两声就听见徐子桢说这番话,倒是立刻就安静了下来,只瞪着眼睛恨恨地望着他。

    徐子桢侧耳听着,直到确定莫景下离开了,这才松了口气,将手从卓雅嘴边挪开,可他刚一松开就觉得手掌一阵剧痛,卓雅一口明晃晃的小白牙正恶狠狠地咬着他手背。

    “嘶……我靠!”徐子桢直痛得龇牙咧嘴,好不容易把手掌从那张樱桃小嘴里抽出来,手背上已是一排清晰的牙印,小巧整齐煞是可爱,就是疼得钻心。

    门外不知有没有人暗中偷听,徐子桢不敢冒险,只得忍着疼将卓雅揪到内室,一把按倒在床边坐下,压低声音没好气地道:“你属狗的?咬这么狠。”

    卓雅瞪着他道:“yin贼,谁让你不安好心?”

    徐子桢哭笑不得,偏偏没法细说:“你……算了,不跟你一般见识。”见卓雅一瞪眼又有发飙的苗头,赶紧音调一降温言哄道,“姑奶奶算我求你,这些日子你就先住这儿,我保证绝不碰你,等过了这茬破事我任你怎么杀,行不?”

    卓雅冷笑:“绝不碰我?你以为我会信么?”

    得,有前科在,这保证确实不给力,徐子桢无奈之下左右看了一眼,最后从妆台上拿过把小巧的剪刀来递了过去:“我要是碰你,你就拿这东西可劲地,插死算我的。”

    卓雅接过剪刀捏在手里,瞪着徐子桢看了许久,忽然合衣躺到了床内侧,冷冷地道:“你若敢碰我,我必定杀你!”说完闭上了眼再不说话,居然就这么准备睡了。

    徐子桢却傻了眼,他死活想不到卓雅竟会这么配合,原本想好的满肚子花言巧语现在一句都用不上,不管了,既然人家这么配合,也省了许多事,徐子桢一咬牙也躺上了床,刚闭上眼睛没一会又忍不住睁了开来,狐疑地看向卓雅:“你不会是打算哄我睡着了再一剪刀戳死我吧?”

    卓雅闭着眼不理他,安静地躺在床上,锦被覆盖下的身体依旧凹凸有致难掩曼妙,长长的睫毛在烛火的映照下分外迷人,一股淡淡的体香如兰如麝缥缥缈缈,徐子桢心里忽然蹦出八个字——秀色可餐,玉体横陈。

    徐子桢干咽了一口唾沫,兀自不放心:“那咱可先说好了,睡觉的时候不兴报仇啊,谁赖皮谁是小狗。”

    卓雅依旧不理他,徐子桢犹豫了良久,一咬牙闭上了眼,死就死吧,再不睡天都快亮了,就在这时,卓雅忽然开口了:“我不知你要做什么,但你费了偌大工夫做这些事,我便是要报仇也会等事毕,你放心便是。”

    徐子桢大惊,转头看向卓雅,可雪山神女依旧双目紧闭对他不理不睬,但那把小剪刀已不知什么时候放到了枕边。

    “对不起,这事儿原本没想牵扯你进来的……谢了。”徐子桢低声说完就闭上了眼睛,卓雅虽然单纯,却还是冰雪聪明的主,不管她是猜到的还是听到的,现在既然她已知道了自己的用意,倒让他松了口气。

    卓雅性子单纯,表面虽冷心地却善,既然知道自己劫持她是无奈之举,想必日后化解这道梁子时能简单些,不过就不知道她对那次洗澡时被自己误闯怎么看……

    徐子桢终究还是怀着忐忑的心进入了梦乡,这么多天的计划终于完美实现了关键一步,进入了萧府成了他们举事的核心人物,这份放松的心态让他睡得很沉,眼前的梦境就象是真的一般呈现在眼前。

    他依稀来到了初来北宋时的那个小村落边,眼前是一片广袤清澈的湖水,放眼望不到边,天空一碧如洗,远处偶有帆船几只,身后是金lang似的稻田……

    不远处的湖边有一道纤柔婉约的身影,湖风拂过她的鬓边,一缕青丝微扬,伊人优雅之极地伸手绾了一下,忽然回眸望向了徐子桢,一双大眼灵动璀璨如晨星,满满的都是相思之情。

    徐子桢只觉自己仿佛被一道天雷劈中,目瞪口呆状若痴呆,那道身影不正是自己日思夜想魂牵梦萦的女子么?虽然在梦中看不清面容,但那双眼睛却是今生难以忘却的。

    “容惜!”一声大喊,徐子桢早已飞奔了过去,将伊人狠狠地抱在怀中,嗅着如兰麝般的体香,感觉着那光滑细致的肌肤,徐子桢只觉得心都要醉了,那还顾得上分辨是不是做梦。

    一别数月,徐子桢心中非但没有忘记容惜,那份思念之情反倒是愈发弥重,只是他刚要对怀中的可人儿一抒心中情意,却忽然感觉腰间一阵剧痛,忍不住啊呀一声惨叫醒了过来,眼睛刚一睁开顿时傻了。

    他不知道什么时候滚到了内床,双手正紧紧搂着卓雅,而这位雪山神女早已又气又羞俏脸红如火,一只纤纤素手用足了力气扭着他腰上的小肉,咬牙切齿地瞪着他:“yin贼!你……放开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