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渔色大宋 正文 第263章:半推半就地推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屋内烛影摇红,那张宽大的床上不时飞出一件件衣物,夹杂着徐子桢的淫笑和云尚岚惊慌愤怒的尖叫,上演着一幕儿童不宜的大戏,原本住在这里的卓雅已被请到了别的屋里歇下,整个屋里只有徐子桢和云尚岚两人。

    云尚岚浑身无力,就象大病未愈似的手脚发软,只能听任徐子桢粗暴地撕扯着她的衣服,两颗晶莹剔透的泪珠从颊边滚滚而下,她的心中渐渐发凉,早知道徐子桢是这样的人,当时真不该把他从地牢中救出来。

    徐子桢手脚并用,很快就已将云尚岚剥得只剩了一条衬裤和一件亵衣,极致曼妙的玲珑身段显露无遗,床幔已经放了下来,红色的烛光透射进来,变成了一种暧昧的粉色。

    云尚岚忽然不叫了,眼神冰冷地看着徐子桢,既然无力抵抗那便只能听天由命,但是自己一旦恢复,必定先将眼前这个无情无义之人千刀万剐。

    可是接下来发生的事却让她目瞪口呆,徐子桢凑到她耳边焦急地道:“姑奶奶别停啊,快接着叫,别让我白费这么多工夫。”

    声音压得极低,徐子桢的脸色也是异常凝重,哪还有半分调笑淫亵之意,云尚岚本就是冰雪聪明的人物,立时明白了其中的奥妙,想都不想又再发出一声充满怒意的尖叫,随即也压低声音问道:“你到底在搞什么鬼?”

    徐子桢龇牙咧嘴地揉了揉耳朵,低声道:“这都不明白?老子在当卧底,准备把萧家和三绝堂连根铲除。”说完又高声嘿嘿笑了几声,又故意将床弄得嘎吱乱响。

    云尚岚死死盯着他:“我凭什么信你?”

    徐子桢嗤笑道:“榆木脑袋,你不信我还不信你表姐么?你觉得她可能做过河拆桥的事?”

    云尚岚顿时明白过来,李珞雁不会忘恩负义,铁了心要嫁徐子桢,而徐子桢既然铁定能当大夏国驸马,又有什么理由去跟有夙仇的萧家合作造李家的反呢?他们俩都是聪明人,话不用说透就能明白。

    “我信你了,要我怎么做?”

    “屋外有人听墙角,为了不让人怀疑,待会你就当被我上了,记得叫响点儿……哎哟我靠!干嘛掐我?”

    云尚岚脸红到了脖子,小银牙咬得噶嘣作响:“谁让你胡说八道!”

    徐子桢急道:“我哪是胡说八道,还不是为了珞儿和你们云家?”说完语速飞快地将自己的计划一五一十告诉了云尚岚,虽说事关重大能少个人知道就少个人知道,但现在都火烧眉毛了,管不得那么多了。

    云尚岚听得眼睛越瞪越大,小嘴也张成了蛋形,吃吃地道:“你……你可有几分把握?”

    “三分。”徐子桢说得理直气壮。

    “三分?”云尚岚差点跳起来,“三分把握你就敢这么做?万一失败可是必死无疑的!”

    徐子桢道:“那又怎么样?只有一分我都得做,要不然珞儿才必死,少磨唧,赶紧叫起来。”屋外不知道有几双耳朵,实在不能再耽搁了。

    云尚岚看着徐子桢的眼睛,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忽然斩钉截铁地道:“不行!”

    “我靠!”徐子桢大急,刚要骂娘就听云尚岚接着说道,“只做表面绝不可行,莫说青牛一眼便能看出真假,便是萧家那几个老狗也俱是老奸巨猾之辈,你我是否……是否行房他们一看便知。”

    徐子桢抓狂道:“那怎么办?难道还来真的不成?”

    云尚岚小脸涨得通红,一咬牙:“除此无他法!”话音刚落,一双玉藕似的手臂缠上了徐子桢的脖子,随即紧紧闭上了眼睛。

    这下徐子桢傻眼了,他是打心眼里不愿在这时候趁火打劫,可眼前是云尚岚妩媚的面容,琼鼻小巧精致,红唇娇艳欲滴,亵衣包裹着的娇躯玲珑有致惹火之极,徐子桢自己也脱得差不多了,裸露的肌肤每一次不经意的触碰都让他有种如被电到的感觉。

    妈的,这可怎么办?

    徐子桢抓耳挠腮,最后狠一狠心:“小岚岚,对不住了,我会对你负责的!”说完深吸一口气,小心翼翼地解下云尚岚身上最后一道防备——亵衣,一具美玉般的顿时呈现在眼前。

    “唔……”一声略带痛楚的呻.吟响起,房中顿时春色无边,窗外呼啸的寒风都似温柔了许多。

    ……

    书房内的烛火还亮着,萧家就要迎来崭新的一天了,萧太师越想越是兴奋,眼看已经三更天,可他和两个兄弟还是没有睡意,索性继续商议举事当天的细节。

    同在书房的还有莫景下,趁着一个空档忽然插嘴问道:“请问太师,事成后那徐子桢如何处置?”

    萧太师眼皮都不抬,冷笑一声并不说话,萧也扫了一眼莫景下,淡淡地道:“此人不是说他乃知天命者不会轻易死么?老夫却要看看是否真如他所言。”

    莫景下笑笑,对萧也的话并不觉得奇怪:“三位大人英明。”

    门外有人轻轻敲了两下,接着进来一个黑衣人,走到莫景下身边低声说了几句什么。

    莫景下一愣:“哦?他果真如此色急?”

    黑衣人道:“回左使,属下亲耳听得,确实不假。”

    莫景下沉吟片刻,挥手道:“继续听着,有什么发现立刻来报。”

    “是!”黑衣人拱了拱手转身离去,才出门就一闪身消失了踪影,再次出现时已到了徐子桢所住的屋顶。

    ……

    徐子桢直睡到了第二天近晌午才起身,昨天晚上半推半就之下把小岚岚给推倒了,原本只想做做戏就算了,可实在是憋了太久没碰妹子,结果来了一回忍不住又来一回,生生折腾了一宿,而云尚岚也在起初的“拼死抵挡”到后来的逆来顺受,倒是真把这出戏做了个十足。

    他低声嘱咐了云尚岚几句便起了床,穿好衣服径直来到萧太师的书房,不等门口通报便推门闯了进去。

    萧太师已退朝回府,正与莫景下商量着什么,徐子桢进了门大大咧咧地坐下:“我家小岚岚被识破身份的消息差不多该散布出去了,越快越好。”

    二人对视一眼,萧太师忍不住问道:“不知先生此举乃是为何?”

    徐子桢道:“云家不除大事难成,小岚岚的爹是云家现任家主,一旦消息传出云家精英必然赶回相聚以商议营救之事,到时候便能一网打尽以绝后患了。”

    萧太师眼睛一亮:“莫非先生已知晓云家余孽所在?”

    徐子桢笑笑:“当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