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渔色大宋 正文 第267章:婚典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皇帝嫁女自然非同小可,就算西夏比不上大宋有那么多繁文缛节,可该走的规矩还是得走,一样都少不得。

    一大早的时候李珞雁就已打扮齐整,浩浩荡荡的仪仗出了宫门前往承天寺,这是西夏国内最大的寺庙,没有之一,历代大夏皇帝的灵位就被摆放在寺庙中一座高塔里,公主是天之娇女,出嫁这等大事自然得告天告地告祖先。

    礼部人员早已备齐了祭祀物品,在承天寺塔前摆下祭坛,崇宗李乾顺在前,玉屏公主李珞雁在侧,随行的官员在后,俱都恭恭敬敬地匍匐着,听礼部司仪官抑扬顿挫地宣读着骈四俪六的祭文,坛下鸦雀无声。

    今天的婚典将在宫中举办,负责安全的就是西夏三军司之一的禁军,禁军隶属兵部,但能调动的却是枢密院,两家掌兵大鳄谁都无法独自掌控这股力量,因此禁军也算是皇家的贴身武装。

    兴庆城中的禁军都指挥使是皇家人,算起来是李乾顺的堂弟,只不过这个堂弟却是个老油条,极懂生存之道,在这些年里安安分分做着自己的本职,从不得罪萧家,倒也被他混到了现在,没让萧太师夺了权去。

    御字号的禁军气派非凡,一水的长刀钢铠,身上披的是数百片精钢穿就的叶子甲,一走动就发出擦擦的声响,公主祭天是大事,整个承天寺内外共有整整五百名禁军将士,巍然站立纹丝不动。

    寺外有不少百姓闻风前来看热闹,远远站着指指点点,嘴里发出啧啧的赞叹声,有这么严密的防护在,公主绝不会有任何危险。

    祭祀大典进行了将近两个时辰才结束,仪仗再起,往宫中返回,禁军分作了几拨,当先开路的,两翼护持的,后缀防卫的,井然有序丝毫不见紊乱,只是在刚行出第一个街口时碰到了意外,几十名穿着黑衣蒙着黑巾的汉子忽然从两侧屋宇中杀出,高声叫喊着要杀皇帝,禁军反应极快,立刻便分出一队来迎了上去。

    刺客毕竟人数太少,面对铁桶一般的禁军队列根本冲杀不进,最终只得远远地胡乱放了些弩箭就仓皇逃窜,甚至连皇帝的面都没见着,只是崇宗明显被吓得不轻,脸色苍白股抖如栗,相比之下还是玉屏公主沉着冷静,二话不说下令分出一百禁军来追捕刺客。

    仪仗继续回宫,分出去追捕刺客的禁军也在半个时辰后就回归了,虽说惊了圣驾,但毕竟没有闹出伤亡,今儿是公主大婚的好日子,就暂且放他们一马了,只是谁都没注意到,回来的那一百禁军和原来那一百号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换了人。

    ……

    这里是兴庆城西的郊外,初春的味道已开始在这里滋生,远处贺兰山上的绿色开始浓了,山脚下是一片村落,其实说是村落,却总共没几户人家,其中有一户的院落颇大,高高的围墙深深的院子,象是一户富庶人家。

    现在已过午时,村落外埋伏着一路人马,个个面容彪悍眼神凌厉,清一色短打快刀腰悬劲弩,约莫有两百人左右,这是萧太师暗中培养的一支私人武装,均是身手高强反应机敏的汉子,为的就是如今天这样的机会,为萧家的出位尽力。

    这伙人从清晨开始埋伏到了现在,但是还没到出动的时候,他们还在等,等着前方那个院子里的人到齐,他们才会以雷霆之势杀进去,鸡犬不留。

    通往村落的路上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有人匆匆赶回,他们都很小心,非常谨慎地观察着身后,象是担心被人跟踪似的,然后进了村里迅速钻进那个院落,就再不出现,这里是云尚岚给的地址,也就是云家商议大事的秘密总部。

    埋伏的一众人里赫然有个油头粉面的年轻人,却是萧亦,他没受过专业训练,早已等得不耐烦,眼看又一个人钻了进去,忍不住问身旁一人道:“这他妈得等到什么时候?”

    旁边一个家将打扮的中年人赔笑道:“少爷还请耐心些,老爷吩咐过,云家余孽需一个不漏,不然将来还得有麻烦。”

    他把萧太师搬了出来,萧亦最终没敢多说什么,只是恨恨地啐了一口,依旧乖乖地趴着,嘴里嘟囔道:“老子就不信你们还能磨蹭到天黑才凑齐。”

    ……

    兴庆府满城喜庆,皇宫内张灯结彩,崇宗回到宫中稍作休息便下旨摆驾承天宫。

    承天宫和承天寺同名,都是作为皇家祭祀用的场所,只不过在功能上稍有出入罢了,公主的婚典摆在这里再合适不过,因为这里地方宽敞,可以完善地进行婚礼大典,而且也能作为皇家正规场所接待来自各方的使臣。

    前几日就到来的几国使臣已早早来到,在鸿胪寺的安排下各自占据了一片场地,承天宫正殿外是一片开阔的园子,地上铺着细长形的石条,用石碾子压得紧紧的,再铺上大红的毛毯,既庄重又喜庆。

    每个使臣团的护卫不算多,都是在外交规则中的合理人数之内,大典开未正式开始,各国使臣也很守规矩,只安静地坐在那里三三两两低声交谈着,他们的护卫则拱卫在四周,神情放松地随意看着热闹。

    大夏国的文武百官也已经到了这里,按着品阶官衔端然站立,为首的自然是大夏国肱骨之臣萧太师,而另一位堪与他争锋的枢密使牟先亭则还在昏迷中,今日这等大事只能是缺席了。

    “皇上驾到!”

    一声尖锐的高喝远远传来,文武百官当即哗的一声齐齐跪倒,口中山呼万岁,那些外国使臣也很得体地站起身来,恭敬有加地等候着。

    崇宗迈着虚浮的脚步来到宫前上首的龙椅坐下,笑眯眯地对下方一摆手:“免礼平身。”

    底下一片谢恩之声,早有宫中执事安排下了坐席,百官入座,一列列宫女端着瓜果酒水流水般送将上来。

    天色已渐渐暗了下来,不过这里早已安排下了灯火,一盏盏红纱笼着的宫灯将偌大个园子照得亮如白昼,崇宗今天看起来气色不错,端起面前玉觥:“诸卿,与朕满饮此杯如何?”

    底下百官与使臣们慌忙站起,高举杯中酒,朗声祝祷:“愿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崇宗大乐,一捋胡子刚要端杯喝酒,萧太师忽然朝不远处使了个眼色。

    “咻!”

    一支烟火从承天宫旁的某个角落腾空窜起,发出一记尖锐响亮的啸叫后直入夜空,最终炸出一团斑斓绚丽的火花。

    “这……”崇宗一下子没反应过来,手里捏着玉觥愣在了那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