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渔色大宋 渔色大宋 正文 第270章:禅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萧太师一脸深沉,但眼神中分明看得出志得意满的神情,那声父皇让他很受用,似乎身披龙袍座北朝南就在眼前了。

    崇宗又被逼回了承天宫前,大队的殿前司没了首领就跟一群掐了头的苍蝇似的不知怎么办,萧太师刚要发号施令,徐子桢已先一步指挥了起来,对距离宫门最近的两队禁军一挥手:“去,把他们的械缴了。”

    “是!”

    百来个禁军快步拥上,将殿前司亲兵的大枪短弩全都缴下,又用刀逼着他们去了一旁,亲兵中有想抵抗的,却被伙伴低声劝阻,谁都看得出今天这场对战崇宗是输定了的。

    亲兵撤开,露出了中间孤零零的崇宗李乾顺,可怜的皇帝这会已经是仓皇不堪,手里持着柄短刀强自喝道:“朕乃天命之子,尔等叛逆竟敢……”

    话没说完手中刀就被人劈手夺去,几个膀大腰圆的禁军将他扭了起来。

    一场轰轰烈烈的篡位行动就这么结束了,过程简单得令人难以置信,旁观的文武百官面面相觑,事情发展得太快,让人有点措手不及,不过很快就有人回过神来,不顾身旁彪悍的禁军和锋利的长刀,跳出来指着萧太师怒骂了起来。

    “逆贼,你竟敢做出如此大逆不道之事……”

    有人出声责问就立刻有人跟上,萧家经营这么多年,可朝廷毕竟是朝廷,百官不可能个个都被萧太师收买拉拢的,忠心于崇宗的还是有不少,剩下不吭声的那些也有一部分只是因为胆子小怕惹事而已,真正属于萧家阵营的其实不过三分之一都不到。

    禁军的反应相当之快,不论谁跳出来立刻就将他拉到一边去,打落袍服五花大绑,等着尘埃落定后再处置,崇宗自己都成了阶下囚,也顾不得他们了,只能眼睁睁看着一帮忠心耿耿的臣子被扭送了下去。

    忠臣很快就被清了个干净,于是剩下那些官员中属于萧派的开始歌功颂德大拍马屁了起来,只是萧太师的脸上却没有半分得意之色,反而很是凝重,崇宗的那些死士到现在还没出现,别人不知道,他却很清楚,这些人被培养了那么多年,忠诚度和战斗力都绝不能小觑。

    负责肃清皇宫的禁军还没消息报来,萧太师惴惴之下还是忍不住低声问起了徐子桢:“徐先生,你可知那批死士在何处?”

    徐子桢一直叉着手站在旁边无所事事,听见这话后头也没回地答道:“管他呢,皇帝都被你控住了,你还怕什么?死士总共就几十个,就算这会儿蹦出来也晚了。”

    萧太师当即闭上了嘴,确实,现在他已控制了局面,几十名死士绝对不可能对他产生什么影响,既然半仙都这么说了他更没理由纠结,沉吟了片刻就把这事暂时丢到脑后去了,现在唯一让他还有点不安的就是三绝堂,因为直到现在为止青牛还没出现,三绝堂的人马一个都没出现,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意外。

    承天宫旁的通道一阵喧哗,萧鹗和萧也分别从左右赶了回来,他们早在婚典前就悄悄溜了,钻进后宫配合着皇后萧鹛控制住了那班皇妃皇子皇孙公主,玉屏公主下嫁牟迪英,整个后宫都处在一种喜庆的气氛中,谁都没想到皇后会在这时候发难,再加上禁军的充分配合,只短短时间宫内一应人等就被控制了起来。

    俘虏们被押到了宫门两旁,和殿前司那帮亲兵还有被提出来的保皇派官员在一起,崇宗则独自一人瘫坐在台上,目光呆滞面如土色,萧鹗萧也看了他一眼,快步来到萧太师面前,微微点了点头。

    这是暗指后宫已被肃清,城内也尽在掌握,萧太师的心又定了几分,事情进行得出乎意料的顺利,这么短时间内兵不血刃地控制住了现场,萧太师心里说不出的轻松畅快,甚至有种仰天长啸的冲动,大局已定,三绝堂来不来已经影响不了结果,现在他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已顾不上去管青牛了。

    萧太师活了这么一把年纪,自然分得清轻重,现在还没到宣布废帝登基的时候,而是得先把旁边几个别国使臣安抚住,他看了一眼身旁的萧鹗,轻咳了一声,矜持地点了点头。

    萧鹗会意,走到几国使臣团前简单说了几句冠冕堂皇的话,无非是李乾顺昏庸奢靡穷兵黩武,搞得民不聊生饿殍遍地,萧太师此举乃是顺应天意,绝不会为难各位等等。

    几个使臣团面面相觑,跑来喝喜酒而已,没想到碰上人家搞政变,金国使臣团还好,完颜昂是早就知道今天这档事的,自然成竹在胸,四周哪怕再怎么乱哄哄,他还是满脸若无其事,嘴边挂着淡淡笑意。

    徐子桢打了个哈欠,对萧太师说道:“差不多了,说些场面话把天下收了吧。”

    萧太师暗暗称赞,半仙就是半仙,“把天下收了”,这句霸气的话真说到他心底里了。

    承天宫前那块偌大的场地上现在已是乱成了一锅粥,被押下的保皇派们不屈不挠地在旁边怒骂着,萧家的拥趸们则带着谄笑巴巴地等着萧太师说话,几个使臣团各自占据一块地方警惕地看着事态的发展,禁军们分成一个个小队控制着现场。

    萧太师对现在的情形非常满意,夺取皇位已经是水到渠成了,在两个亲弟弟和众多爪牙的期盼目光下,他终于缓缓走到台前,居高临下地站在崇宗面前,深深地看了一眼这个将他提携到如今地位的前任皇帝。

    “禅位吧。”萧太师淡淡地说道,眼里满是不屑之意,他早就知道崇宗暗中培养亲信,可是这又如何,还不是被他打得无力还手。

    崇宗慢慢抬起头来,怔怔地看着萧太师,整个场地上变得鸦雀无声。

    徐子桢抱着膀子晃悠过来,所过之处无不闪开一条路来,在场所有人都亲眼见证了他的神通,这会儿看他的眼神里也都满是敬畏与崇拜之色。

    “老头,我看在珞儿的份上劝你一句,趁早禅位得了,我替你给萧太师,哦,是新皇上说几句好话,给你块封地安享晚年去吧。”徐子桢说完叹了口气,象是很惋惜的样子。

    崇宗张了张嘴,象要再说点什么,却还是没说出口,低头沉吟了半晌再次抬头,神情萎靡:“好吧,让礼部准备香案,朕……这就禅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