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渔色大宋 渔色大宋 正文 第274章:和先生交个朋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承天宫前死一般的寂静,所有人都惊得目瞪口呆,连徐子桢也傻了眼,青牛不是来给萧家助拳的么,怎么临阵反戈了?

    “老夫杀了你!”萧不挞只呆滞了片刻就猛的爆发出一声凄厉的大吼,状若疯癫抽出刀来朝青牛扑了过去,青牛只一脚就将他踢得倒飞了出去,那队侍卫马军终于无法保持他们的高贵姿态,纷纷怒吼着要围向青牛,只是他们才刚动,三绝堂一众就已护住了青牛并举起手中的弩箭对准了他们,箭头闪着乌光,显然是喂了剧毒的,马军们顿时硬生生收住身形含怒而视,却不敢再上前一步。

    徐子桢注意到一件事,三绝堂这次来的都是武略,从衣襟上的波纹来看最低也都是地阶的,四道杠的天阶也有近十个,总数约在四十多人左右,这么一股战力如果放在战场上或许起不到什么作用,但是在承天宫门前这点地方,步兵摆不开阵,骑兵冲不了锋,纯粹以身手见高低,这四十多人几乎无人能敌了。

    萧不挞已经有点站不起身,青牛的一脚加上丧子之痛,让他仿佛一下子老了十几岁,目光呆滞地看着萧偃的尸身,徐子桢忽然有点可怜他,费劲巴拉地策划那么多年,为的就是当皇帝,为的就是将来把皇位传给儿子,可现在鸡飞蛋打了。

    青牛不再理他们,自顾自转身来到徐子桢面前,脸上带着微笑,可却没有将李珞雁还给徐子桢的意思,锋利的刀刃还是架在李珞雁的脖子上,徐子桢有点想骂娘,他实在看不明白青牛到底什么意思,刚要开口,就听萧鹛尖声叫道:“青牛,你这是什么意思?”

    萧鹛早已没了那副母仪天下的气度,只剩下了气急败坏,因为她早已算准了场上的形势,而三绝堂则将是压垮崇宗的最后一股力量,在这之前无论崇宗取得怎样的优势都不打紧,可现在却完全出乎了她的意料,她明白,一切都随着青牛的反水而完了。

    青牛居然很客气地对徐子桢招呼道:“徐先生请少待。”徐子桢点了点头,青牛又回头看向萧鹛,微微一笑,“你萧家不是打算暗中收编我三绝堂么?我先下手为强而已,又有何不妥?”

    萧鹛的脸色一下变得很难看,青牛没说错,萧太师早就和她商议过这事,而且早早地付诸了行动,三绝堂中有不少人都已被他们暗中收买,就等着一个合适的契机杀了青牛,将三绝堂整个吞并。

    青牛没有再理会萧鹛,而是又转过脸来笑吟吟地对着徐子桢:“在下近日忙着清理堂中叛徒,以至于没能及早和先生说一声,还望先生见谅。”

    徐子桢还没说话,青牛忽然从腰间拿出一个布袋子递了过来,鼓鼓囊囊的,徐子桢解开一看顿时吓了一跳,里边竟赫然是个人头,用石灰垫着,血迹早已干透,头顶挽着个发髻,面目依稀看着有点熟悉。

    “这是……罗公公?”徐子桢认出来了,这不是兰州城内的监军罗太监么?青牛果然好手段,好胆魄,居然敢潜入兰州杀朝廷命官,还把人头都给带来了,不过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徐子桢可不信他会无端端送这么个人情给自己,“青牛兄,你这是什么意思?”

    青牛指着人头道:“此人与萧不挞暗通款曲陷害先生,在下看不过去,便替先生动了手。”

    徐子桢拱了拱手:“有劳了,不过这王八蛋我还没放在眼里,杀不杀都无所谓,要不您受累,替我把萧家都收拾了吧。”

    青牛笑笑:“本来在下想将这等乱臣贼子交于先生处置,不过既然先生发话,在下自然遵命。”

    徐子桢终于忍不住了:“青牛兄,你为毛对我这么客气呢?”

    “因为在下想与先生交个朋友。”青牛的脸上挂着很真诚的笑容,让徐子桢根本看不到一丝虚伪,不过他话刚说完就转身看向萧不挞与萧鹛,笑容敛去,眼中杀气隐现。

    萧鹛厉声尖叫:“耶律大石,你敢!”

    徐子桢耳中清楚听到这四个字,只觉得脑子里轰的一声,惊得目瞪口呆:“你……你是耶律大石?”

    耶律大石微微一笑,眼中精光一闪:“正是。”

    徐子桢张大了嘴巴怔了半晌,脱口而出:“我靠!老子还满世界找你来着,原来你在这儿啊?”

    “哦?先生找我?不知所为何事?”耶律大石还在笑着,但是笑容却有些不自然,只是徐子桢接下来的一句话就让他笑不出来了,不为别的,而是他实在被吓到了。

    “为何事?你可是老子的财神爷,能不找你么?”

    这下轮到耶律大石目瞪口呆了,他怔怔地望着徐子桢,不知道他这话是什么意思,徐子桢发现自己似乎有点着急,干咳一声掩饰道:“先把这儿收拾了,咱哥俩找个地方好好聊聊。”

    “哈哈哈!”萧不挞忽然又站直了身子,仰天大笑,只是声音中充满了悲凉,听着比哭还难受,“李乾顺,徐子桢,还有耶律大石,你们莫非以为老夫已必死无疑了么?”

    崇宗还是面无表情,耶律大石看都不看他,徐子桢也想不理他,不过还是好奇心起:“难道你还死不了么?”

    萧不挞目露凶狠之色:“你便是杀了老夫,也难挡我城外虎狼之师,到时必将尔等挫骨扬灰!”

    崇宗终于开口了,缓缓说道:“你若是指望各处军司,想来已是不可能的了。”说着话他拍了拍手,从后边转过一人来。

    “参见陛下!”

    “平身吧。”

    “谢陛下!”

    那人站直身子,转身对萧不挞望了一眼,淡淡地道:“太师,多日不见,一向可好?”

    “你……你你!”萧不挞大惊,眼前这人居然是早已被下到天牢等候处斩的前东征军主帅芏嗣泽,崇宗曾在朝上大发雷霆,当众将他打入天牢的,可现在又出现在了这里,而且神完气足一点都没有狼狈之态,显然崇宗并没有真的打算治他的罪。

    芏嗣泽笑了笑:“太师方才所说虎狼之师莫非是指各军司么?若是的话……怕是今日他们无法助太师一臂之力了,因为已在芏某府中作客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