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渔色大宋 正文 第285章:念你一片孝心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要不是徐秉哲的老娘就在‘门’里没几步的地方,徐子桢怕是已经跳了起来,他一把拉着老头跑到旁边角落里,抓狂道:“老爷子您到底打算干嘛?可别告诉我您就是杀手,跑我这儿其实是找生意来了。”

    老头一瞪眼:“胡扯,就姓徐那小子值得老子动手么?”

    “您还真是杀手?”

    “啊呸!被你绕的……老子正好路过,碰巧又看见你在贼头贼脑的。”

    徐子桢哪会相信有这么多碰巧,老头摆明了是跟着自己来的,他也懒得再多说,一摆手就要走,俩娘们虽然现在‘精’挑细选的,保不准什么时候就走得没影了,要抓紧时间才行,老头见他一言不发扭头就走,嘿嘿一笑跟了上去,却没再说什么,徐子桢也不管他,回到客栈把大野叫了出来。

    老头倒识相,没凑到跟前,而是远远站着,只是眼睛一直瞅着这里,徐子桢凑在大野耳边低声嘱咐了几句,大野什么话都没说,只是点头,等徐子桢说完后他回去不知拿了些什么东西,随后两人快步出了‘门’,依旧往那家首饰店而去。

    来得早不如来得巧,徐子桢刚走到街角就见徐秉哲的老娘老婆从首饰店里走了出来,那姓王的还跟在一边,老娘脖子上手腕上多了不少挂的,老婆也一样,姓王的还在殷勤地说着什么,老娘有些不耐烦地道:“王大人若有事只管去罢,不必再陪着老身了。”

    姓王的倒是机灵,立刻换做一副恍然的模样:“哎呀,若非老夫人说起下官倒忘了,府中确有些许琐事未曾了结,老夫人恕罪,下官先行告辞!”说完转身匆匆离去。

    徐子桢鄙夷地暗骂一声,这老娘们刚拿了人家的东西,转脸就不认人了,不过这样倒好,她不贪还真不容易上勾。

    徐秉哲的老娘老婆这时身边只剩了一个丫鬟一个老妈子,打扮得土里土气的,倒象是从老家带来的,而不是京兆府里借的,徐子桢眼看她们一转身往自己这边走来,当即碰了碰大野的胳膊。

    演戏开始。

    徐秉哲的老娘徐卢氏本是秦州城外的乡下富户人家出身,没读过书没出过远‘门’,嫁到徐家后也只是在家‘混’吃等死,生‘性’刻薄贪婪,在娘家的时候就以悍‘妇’之名横行乡里,等徐秉哲当了官之后更是一发不可收拾,只要有人来送钱送礼的她从不拒绝,甚至还鼓动儿子能贪就贪。

    京兆府是大宋朝出了名的繁华之地,秦州虽然也是大城,但终究无法相比,徐卢氏来到这里后只觉满眼‘花’‘花’世界,遍地都是好东西,哪还按捺得住,便拉着媳‘妇’先逛了起来,反正儿子就在京兆尹府里,待会看中什么让他们送回府去让儿子结帐就是。

    刚从首饰店出来,徐卢氏自然是意犹未尽,准备继续往前走去,刚走几步忽然前方有个年轻人正满脸呆滞地望着自己,旁边站着个五大三粗的随从,也是一副错愕的表情。

    徐卢氏皱了皱眉,她只当又是儿子的哪个“下官”来这里候着自己准备送孝敬了,当下也不多说,只作没看见地走了过去,可出乎她意料的是,那个年轻人忽然紧走几步冲了过来,颤抖着声音叫了一声:“娘?”

    这下可把徐卢氏吓了一跳,随即怒从心头起,狠狠一摔袖子瞪了他一眼。

    那年轻人自然就是徐子桢,面对徐卢氏的怒火他只当没见,反而挡在她面前,又颤声叫道:“娘?真是您老人家?”

    徐卢氏这下再也忍不住了,站定脚步恶狠狠地指着徐子桢骂道:“哪里来的闲汉?你……”她刚骂到一半,忽然发现徐子桢双眼通红满是泪水,眼神中满是依恋之‘色’,这下她反倒愣住了。

    大野忽然一把拉住徐子桢,也是双眼通红地劝道:“少爷!少爷你不要这样,老夫人已经仙去,再也回不来了。”

    徐子桢使劲挣开大野的手,怒道:“胡说,这分明便是我娘亲,你再胡言‘乱’语小心看打!”

    徐卢氏满脸错愕地看着他俩,居然没再骂下去,她倒不是心存善心,而是她这辈子还没碰上过这种希奇事,看这两个后生哭成这样,难不成这世上真有人跟自己长得一模一样?徐秉哲的老婆也暗自纳罕,在旁看着热闹。

    徐子桢拿袖子一抹眼泪,心里暗骂:妈的,陕西的辣椒面真冲……

    大野又把他拉住,哭着劝道:“少爷,这位真不是老夫人,您醒醒吧!不信您问问这位老夫人姓什么不就知道了么?”

    徐卢氏见徐子桢眼神灼灼望着自己,哪会真去回答他,只是不屑地撇了撇嘴。

    徐子桢猛的踉跄着退了几步,睁大眼睛喃喃道:“真不是娘?真的不是我娘?”话没说完脚下一软坐倒在地,表情凄楚哀伤。

    大野摇头叹了一声,走到徐卢氏身前行了一礼,苦笑道:“这位老夫人真对不住,我家少爷思母心切,这才认错人了,还望老夫人莫怪。”

    徐卢氏哪怕再怎么不讲理,这时也发不出火气来了,却见徐子桢忽然从地上站起身来,对徐卢氏深深一揖,满面愧‘色’地说道:“小子孟‘浪’,老夫人恕罪。”徐卢氏傲然摆了摆手,还没说话,徐子桢又说道,“小子有个不情之请,不知老夫人可否成全?小子当感‘激’不尽。”

    徐卢氏不耐烦道:“还有何事?”

    徐子桢语调深沉地说道:“老夫人与我母亲着实相像,这便是天大的缘分,小子想为老夫人做几身新衣裳,一来为方才的无礼赔罪,二来也是慰我一片思母之心,望老夫人成全!”说完又是深深一礼。

    徐卢氏眼睛一亮,自己本就有这打算,现在忽然有这莫名其妙的孝敬,哪有往外推的道理,当下故作矜持地点点头:“念你一片孝心,老身便依了你。”

    徐子桢大喜:“多谢老夫人成全!”

    一行人拐过街角,就看见街对面一家富丽堂皇的铺子,‘门’头上挂着个招牌——贵祥‘春’。

    徐子桢显得很是高兴,指着店铺道:“娘,这是京兆府最好的绸布庄,您请随孩儿来。”

    徐卢氏眉头一挑没说什么,她现在关心的只是新衣裳,至于这后生对自己的称呼……反正吃亏的又不是自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