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渔色大宋 渔色大宋 正文 第287章:雍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女’掌柜终于沒了耐心,那张桃‘花’似的俏脸变得冷若冰霜,一声令下众伙计已围了上去,徐卢氏扑通一声又坐了回去,眼神呆滞面如死灰,她终于确定,今天被那个拣來的儿子坑了,

    这时候的徐子桢早已在城外的路上,沒多久就來到了路边一座小小的土地庙,大野已经等在了这里,庙后停着一辆车,车上是成堆的布匹丝绸,

    “干得不错,”徐子桢夸了一声,看着那堆布却为了难,这些都是品质上乘的东西,云锦丝绸缎子面,哪一样都不是寻常百姓能随便买的,现在坑是坑來了这么多,怎么出手倒成了个大问題,

    大野挠着头也问道:“少爷,这些东西怎么办,”

    “别吵,我在想,”

    “哦,”

    一个声音忽然响了起來:“想好了沒有,”

    徐子桢不耐烦地道:“说了别吵……我靠,怎么又是你,”他一回头,却发现这回说话的不是大野,而居然又是那个神出鬼沒的老头,

    老头笑眯眯地道:“怎么就不能是我,你小子过河拆桥,刚才老子好歹还帮了你吧,沒说的,见面分一半,”

    徐子桢哪肯买他的帐,老头拖住那裁缝确实给自己争取了一点时间,可这对于自己的行动沒多大影响,这时见老头又跟了來还狮子大开口,他又好气又好笑地说道:“行啊,要不你给一半的钱,连车带布头全归你了,”

    老头认真地想了想,居然真地掏出两个金锭加一张银票:“行,成‘交’,”

    这下徐子桢傻了眼:“你真给啊,”

    老头奇怪地看着他:“当然真给,你小子费劲巴拉搞这么一出,不就是为了坑点钱么,”

    徐子桢眼睛死死盯着两个金锭,那可是五十两一个的大锭子,连银票也是乾兴昌的通兑票子,面额是二千两,他呆滞了半晌,脱口而出道:“你居然这么有钱,”

    老头不满道:“老子什么时候说过沒钱了,”

    徐子桢终于回过了神,笑得象朵‘花’似的去拿金子和银票:“那我可就不客气了,”

    “慢着,”老头手一缩又把钱拿了回去,

    徐子桢愕然:“你不是吧,这么快就后悔了,”

    “嘿嘿,这点钱老子还不至于‘肉’疼,”老头坏笑一声看着徐子桢,“不过老子有点好奇,你究竟跟那姓徐的有什么仇,你要告诉我这些金子银子就是你的,”

    “因为他是个狗官,”徐子桢回答得很爽快,他和徐秉哲之间其实沒什么深仇大恨,只不过是看他不爽而已,

    老头还是很好奇:“那你为什么不宰了他,”

    徐子桢嗤笑一声:“我可不傻,杀官麻烦大了,犯不着拿我的命去抵他的狗命,坑他老娘恶心恶心他就够了,”

    老头嘿的一笑:“你小子坑得还‘挺’准,”

    “哦,怎么说,”徐子桢心里明白,不过还是装傻,

    老头坏笑道:“贵祥‘春’那掌柜长得漂亮吧,那可是京兆府留守刘大人的爱妾,另外……这位刘大人跟府尹贺大人可‘尿’不到一壶里去,”

    徐子桢作恍然状,随即狐疑道:“我说您可懂得‘挺’多的啊,家里有人当官的,”

    老头一瞪眼:“你还走不走了,难道等狗官來逮你么,”

    徐子桢一把抢过他手里的金银:“您先走,我断后……这赃物现在可是你的了,”

    老头又瞪了他一眼,忽然笑了:“你小子,不错,回头有机会请你喝酒,”说完把手背在身后慢悠悠地走了,‘门’外又进來一个低眉顺眼的小厮,麻利地将车赶着离开了,

    徐子桢愣了一下,喊道:“老爷子,怎么称呼啊,”

    老头的声音从‘门’外飘來:“叫老子雍爷就行,”

    “嘿,这老头比老子还喜欢自称老子,”徐子桢不禁失笑,掂着手里的金子对大野道,“你先找地方躲躲,明天这时候还在这儿见,”

    大野点点头:“少爷小心,”

    徐子桢笑笑:“沒事,少爷我还回去看热闹呢,”

    ……

    半个时辰后,徐子桢又出现在了京兆府的城‘门’口,不过现在的他和刚才已经是判若两人了,皮袍子已经脱去,换上了一身淡青‘色’的儒衫,头上戴顶方巾,手中折扇轻摇,胡子已经刮得干干净净,刚才那个一身风尘气的西北刀客已经完美转变成了一个风度翩翩的浊世佳公子,

    城‘门’口多出了不少军士,正吆喝着盘查出城百姓,特别是留着胡子的男‘性’,全都成了他们盘查的对象,徐子桢暗笑一声大大方方走进城去,根本沒人多看他一眼,

    徐子桢惦记着客栈里独自睡着的卓雅,脚下加快了些,不过临到客栈前还是拐了个弯折到贵祥‘春’‘门’外去了,他还沒靠近,就远远看见贵祥‘春’‘门’前围了许多人,那个京兆府尹贺正彰和徐秉哲赫然就在其列,不过都是穿着寻常便服,神‘色’间很是尴尬,在和店铺内一个中年文士低声说着什么,

    那文士看着四十不到,面白微须眼睛细长,从他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只是淡淡地应付着贺徐二人,显得气度不凡,看样子他就是那个留守刘大人,桃‘花’脸的‘女’掌柜正站在他身后,满脸不忿,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徐子桢离得远看不真切,索‘性’又凑近了些,反正徐秉哲这会儿沒功夫理会别人,估计还在为自己老娘开脱着呢,

    果然,走近了才看见徐秉哲的老娘徐卢氏正坐在店堂里,脸‘色’煞白眼神呆滞,儿媳‘妇’和‘玉’嫂小桃则战战兢兢站在她身后,显然吓得不轻,

    离得近了的好处就是连他们的对话也能听到了,徐子桢才过來就听见徐秉哲赔着笑说道:“刘大人,这个……我娘亲也是年老糊涂,一时不察遭人构陷,还望大人与夫人见谅,那些货该多少钱下官照赔,照赔,”

    贺正彰也挤着笑脸招呼道:“光世老弟,此事只是个误会,不如便卖愚兄一个面子如何,他日……”

    刘大人抬起眼皮瞥了他一眼,淡淡地打断道:“贺大人所说的面子莫非是指这个么,”说着拉过‘女’掌柜來,

    ‘女’掌柜气咻咻地站了过來,徐子桢这时才看清楚,那张桃‘花’脸上正清清楚楚地印着五根指痕,瞧那大小猜都不用猜就是那老悍‘妇’徐卢氏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