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渔色大宋 正文 第292章:这位爷是谁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没等那人再叫嚣,大野已经动起了手来,他个高手长抓人一把一个准,看也不看揪住就往外丢,‘门’外不多远就是楼梯,人丢出去都没个阻拦,直接从二楼滚下一楼去,一时间惨叫声此起彼伏,楼下一阵‘骚’动,也不知砸倒了多少桌椅碗盏。

    除了那几个陪酒的姑娘,其他男‘性’全都被扔到了楼下,除了为首那人,他还好端端站着,大野全扔干净后一回手叉着他脖子带进了雅间。

    那小子到这时候兀自恶狠狠地嚷道:“你有种,敢动我?”

    徐子桢抬手给了他一个嘴巴,又恢复了安静,这时候酒楼掌柜也上来了,徐子桢对掌柜的笑笑:“不好意思,把您这儿闹得‘鸡’飞狗跳的,回头您算算打了多少东西,找这小子赔钱。”

    掌柜的拢着手笑了笑:“没事,知道出处就行,相爷府上咱们还是认识的,客官您慢用。”话刚说完转身又下楼去了。

    徐子桢暗暗称奇,看这掌柜的风轻云淡的样子,好像根本没把相爷府三个字放眼里,看来传闻是真的,开这状元阁的那位还真称得上大佬二字。

    “既然这样我就不客气了。”徐子桢一抬脚正踹在那小子下巴上,力道用得不轻不重,刚好把他挑个翻身倒摔着出了‘门’,一骨碌也滚下了楼去。

    吴玠早已在旁边看得傻了眼,他有军阶在身,尽管对这种事他很不齿,但象这种纨绔他不敢轻易得罪,特别是对方把王黼的名头抬出来之后,可是徐子桢却什么都不管,痛快利落地处理完了,他不禁又看了徐子桢一眼,低声道:“徐兄,依小弟看你还是快点走吧,以免夜长梦多。”

    徐子桢笑道:“酒还没喝够呢,走什么?来,接着喝。”说着话又满满倒上一碗干了,豪气冲天。

    吴玠愣了一下,也端起碗笑道:“喝!”

    其实徐子桢并不是不在意相爷府,而是当那小子报出名头时他忽然又有了个大胆的计划,现在温承言找不到,七爷更是不知方向,既然这样不如反其道而行,让他们来找自己。

    七爷的手笔他大概有点数,连名声赫赫的天下会似乎都在他手里,状元阁是汴京头号酒楼,那小子又是相爷府中人,自己只要使劲惹惹事自然有人来管,到时候七爷肯定会知道,然后就能顺利接上头了。

    徐子桢放下碗,对大野说:“带卓雅从后‘门’走,别给人看见,这儿我留着就行。”

    大野只犹豫了一下就应了下来,对他来说徐子桢说什么他就做什么,从不会去忤逆或质疑,可卓雅却端坐不动,淡淡地道:“我不走。”

    徐子桢苦笑道:“姑‘奶’‘奶’,我这是不得已才惹事的,回头搞不好就得被抓去,你跟这儿受罪干嘛?”

    卓雅看了他一眼,忽然说出一句让他瞠目结舌的话来:“我不走,我想看看你这么大张旗鼓的想找谁。”

    徐子桢惊道:“你……你怎么知道我要找人?”

    卓雅道:“你白天把我撇下一个人出去,摆明是去打听事的,这会儿又这么高调打人,打完人又不跑,怎么看都是象在等谁来找你。”

    徐子桢忽然有种对卓雅刮目相看的感觉,这妞平时看着呆萌呆萌的,没想到脑子这么好使,三两下就辨出味来了。

    “……”徐子桢无语了,他可是知道卓雅的一根筋,说了不走就绝不会走,难不成让大野把她打晕了拖走?

    卓雅又横了他一眼:“我都不怕你怕什么?京城的官差难道还敢抓我不成?”

    徐子桢一拍脑‘门’,自己真是傻了,回头那王黼家什么人不来则罢,要是真带人来把自己和卓雅抓了就真闹大了,卓雅只需把她的身份一亮明,那可属于外‘交’纠纷了。

    “老子真傻了,来来来喝酒,不走了。”徐子桢又端起碗来。

    吴玠不知道卓雅的身份,自然一头雾水,不过他没在这当口离去,而是安之若素地陪着一起喝酒,这点让徐子桢很赞赏,人家还得去兵部完事,倒一点也不怕陪着自己得罪大人物,光这份胆量和豪气就值得他‘交’这个朋友。

    没了隔壁的鸹噪声,这酒自然是喝得更痛快了,可是没多久楼下便传来一阵动静,徐子桢把头探到窗口一看,却见楼下‘门’口已被一队官兵围住,一个军官模样的正和状元阁掌柜的在‘交’涉,可是奇怪的是那军官居然满脸谦卑恭敬,小心翼翼地赔着笑,那掌柜的却是一脸淡然只是摇头不语,简简单单就把这些官兵拒之‘门’外。

    徐子桢等的就是这个时候,站起身抹了抹嘴道:“来人了,咱们走吧。”说完对吴玠笑笑,“吴兄,今儿只能喝到这里了,改天咱们再聚,你还有公事,我就不拖累你了。”

    吴玠朗笑一声也站起身来:“无妨,小弟陪徐兄一起下去,好歹也能做个见证。”说完率先走了出去,徐子桢叫也叫不住,只得无奈地跟了下去。

    楼内的吃客们大多都知道状元阁的底气,所以尽管被官兵围着也没‘露’出惊诧之‘色’,还是该吃就吃顺便看着热闹,徐子桢大步走到‘门’口,先把一锭银子丢在柜上结了帐,随即站到‘门’口叉着手冷冷地扫了一眼,果然,那被自己丢下楼的青年正躲在官兵后边,额头上一个老高的肿包。

    “就是他!”那青年一眼就看见了徐子桢,顿时叫了出来,眼神中闪着愤怒。

    徐子桢冷笑一声:“就是爷,怎么着?再牛‘逼’一个我看看,老子还揍你!”

    那军官扭头对徐子桢打量了一眼,又赔着笑脸对掌柜的道:“既然人出来了那就好办了,秦掌柜您请回吧。”

    秦掌柜也看了一眼徐子桢,显得有些愕然,不过并没有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回避到了一边。

    “拿了!”那军官转过身来就变了脸,一声令下就要把徐子桢扣下。

    徐子桢坦然走了过去,准备被他们抓了,可就在这时,一个懒洋洋的声音突兀地从身后响了起来:“殿前司怎么跑我这来了,多大的事啊?”

    众人一回头,就见一个锦衣‘玉’袍的公子哥站在‘门’口,负着双手淡淡地看着那些当兵的。

    那军官的脸‘色’顿时一变,紧走几步过去行了个礼,赔笑道:“见过二公子,瞧我这事办的,怎么把您给惊动了。”

    二公子没理他,忽然走到徐子桢跟前,‘露’齿一笑:“徐兄,咱们酒还没喝完你怎么就出来了?这可不行啊。”

    徐子桢顿时傻了眼,这位爷是谁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