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渔色大宋 正文 第294章:和赵构没缘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徐子桢猛一抬头。就发现身旁四周的街角墙沿有好多条身影。这里是一条幽静偏僻的巷子。这些人躲在暗中确实很难被发现。但现在已被大野喝破。他们也不再藏匿身形。一个个窜了出來。

    月光洒在这些人的身上。照得他们手中的钢刀闪着白光。身上全都是黑底红边的衣‘裤’。脚下是薄底高沿的快靴。为首的捕头手一翻亮出一枚腰牌。喝道:“徐子桢。我等是开封府捕快。你若不想多受罪便乖乖受缚。”

    徐子桢明白了。自己还是暴‘露’在了官家的视线中。不管这些捕快是不是那什么王管家的侄子叫來的。今天总归是碰到麻烦了。

    他不禁苦笑。原本自己想被抓去却安然无恙。现在不想被抓了却被捕快给围了。这还真让他有点哭笑不得。

    开封府是汴京的首府衙署。更多更快章节请到。也是北宋京都官吏行政司法的所在。开封府的捕快出动到一般都是大案要案。徐子桢无奈地叹了口气。以自己的身手要想逃脱是沒问題的。可再想留在汴京找康王赵构就难了。可是如果不逃的话那就得落在王黼他们一票人手里。命都难保。

    徐子桢在一瞬间做出了决断。大吼一声:“大野。跑。”话音未落身子猛一前冲。朝着那数十个捕快扑了过去。更多更快章节请到。他是兰州城外大破西夏铁骑的万人敌。这一发起威來浑身散发着一股难以掩住的杀气。那些捕快是识货的。顿时浑身一凛持刀摆阵准备对敌。

    不过接下來的事让他们惊愕得下巴都掉到了地上。徐子桢身形才刚冲出两步。忽然脚掌撑地原地滴溜打了半个转。回身一把搂住卓雅朝着反方向拔‘腿’就跑。那速度快得让人难以置信。

    捕头大怒:“竟敢使诈。更多更快章节请到。追。”

    众捕快措手不及之下失了先机。但他们毕竟都是公‘门’好手。很快就反应过來。跟踪的围捕的抄近路的很快就自发分散了开來。大野早在徐子桢大吼时就已毫不犹豫地跑了。而他毕竟不在捕快们的抓捕名单上。因此倒也沒人去管他。

    片刻之后这里又恢复了僻静。黑暗中一个人影冒了出來。.第一时间更新 正是大野。他看了一眼徐子桢离开的方向。撇了撇嘴泰然自若地回了客栈。杏子堡外芏嗣泽的几千西夏‘精’兵都沒能抓得住少爷。这些废物捕快更不需理会。

    可是他好像忘了。当时是有他堵住了唯一的路而且以命相搏为徐子桢争取的时间。可现在徐子桢在汴京人生地不熟的。关键是手里还抱着个身材高挑的卓雅。

    数十个‘腿’脚轻便的捕快分各路包抄着。徐子桢只能咬着牙沒命地跑。好在汴京城的街道是棋盘式的。东西向南北向‘交’错。不象苏州城内的小巷那么幽深。也不会出现跑半天发现是条死路这种情况。所以徐子桢虽然还在捕快们的视线中。倒也不至于走投无路。不论怎么跑总能找到出路。

    但是徐子桢毕竟手里多了个人。奔跑起來多有不便。沒多久他就觉得脚下越來越重。嗓子眼也开始泛起了血腥气。他知道这么下去很快就要支撑不住。到时候一旦被围住只能‘逼’不得已地动手了。结局不管是赢还是输。自己要想安稳地找到赵构助其成事的计划就彻底落空了。

    这里毕竟太过陌生。徐子桢的速度终于减慢了下來。因为那些捕快还是仗着地形之利将他围了起來。这里是一处宽敞的场地。旁边有个沒搭完的戏台子。.第一时间更新 还有凌‘乱’堆放着的砖石竹木等物。四周沒有高楼遮挡。放眼望去一目了然。

    数十个捕快已先后围了过來。手里拿着铁链钢刀等武器。他们追得也辛苦。一个个气喘吁吁的。嗓子里冒着火。眼里更是冒着火。恨不得将徐子桢锁住后痛打一顿才能解气。

    徐子桢到了这时反而安静了下來。他将卓雅轻轻放到地上。低声说道:“对不住连累你了。呆会儿打起來要是有人趁‘乱’抓你。你不用反抗。等到了衙‘门’把你的身份亮明就是。沒人敢为难你。”

    卓雅居然一点都不着慌。反而冷静地说道:“莫非你只会说对不住么。不过这场面你就已放弃了。”

    徐子桢愕然。随即失笑:“你说得对。.第一时间更新 老子千军万马都闯过。还怕这些鹰犬。”他嘴里说着笑心里却着实笑不出。开封府的捕快名头摆在那呢。眼下这情形怕是不经过一场血战是不会罢休的了。

    捕快已经动了起來。他们慢慢围上。最前沿的几个抖着手里的铁链。只等看准机会套在徐子桢脖子上。徐子桢暗叹一声拔出腰间的刀來。

    老子真和赵构沒缘分。

    就在这时变故陡生。一阵急风骤雨般的破空声猛然从旁边传來。那些捕快接二连三地发出一声声痛呼或闷哼。接着纷纷倒地不起。铁链钢刀落在地上。发出叮当‘乱’响的声音。

    徐子桢一愣。随即大喜。他见识过这种暗器功夫。而且是两个人使过。一个容惜。一个水琉璃。他喜出望外地大叫道:“容惜。琉璃。是你们么。”

    可是黑暗中却传來了一个低沉苍老的声音:“莫再迟疑。快走。”

    呃。怎么是一老头。谁啊。

    徐子桢失望之余又起了好奇之心。忍不住朝声音传來之处看了一眼。只见不远处的半堵围墙上临风站着一个身形清癯的老者。眉目间有些熟悉。居然是当初在西夏时曾到那间军营中破开屋顶救过自己的三绝堂中人。

    捕快们已经沒一个能站得起來。全都捂着脚踝在地上辗转挣扎着。徐子桢强忍好奇继续抱住卓雅就走。那老者远远看着。一闪身也跟了上去。

    不知道又跑了多久。也不知道跑到了什么地方。不过徐子桢知道自己已经安全了。这里是个更为偏僻的地方。周围是一片树林。连户人家都看不到。徐子桢寻了棵树一屁股坐了下來。使劲喘了几口粗气缓了缓。四周看了看忽然叫道:“喂。你还跟着么。”

    四周一片安静。徐子桢也不急。就这么等着。黑暗中一个身影闪了出來。正是那老者。他身穿一件青‘色’长衫。腰悬长剑。远远望着徐子桢。一双眼睛在黑暗中炯炯有神:“徐公子。又见面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