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渔色大宋 渔色大宋 正文 第295章:金国密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徐子桢知道他是耶律大石的人,笑着招呼道:“这么巧,你怎么会在汴京?”

    老者看了他一眼,淡淡地道:“老夫奉将军之命沿路保护公子,只是公子不知而已。阅”

    徐子桢不禁大为感动,耶律大石自从与他谈过之后已经开始了他的征西大计,现在正是最忙最缺人手的时候,这个老头身手高强,怎么看都是耶律大石手下的猛将,却没想到愣是把他派来护送自己,而且还是从西夏送了一路,这份人情可实在太重了。

    他对老者拱了拱手,感‘激’道:“多谢多谢,我这一路赶得太急,辛苦您了……对了,难道您就是那位没照过面的右使?”

    整个三绝堂的高层他几乎都见过了,可偏偏没见过右使,在杏子堡的时候倒是差点碰着,最终还是无缘得见。

    老者摇摇头:“老夫并非三绝堂中人,也未在将军麾下。”

    徐子桢大奇:“那您是哪路神仙?大石兄他叔?他大爷?”

    老者没再说下去,而是意味深长地说道:“徐公子既已脱困,老夫便先退下了,只不知公子接下来‘欲’往何处?”

    徐子桢一愣,对啊,自己都被发现了,还怎么回汴京去?眼下连立足的本事都没有,还谈什么将来辅佐赵构天下?耶律大石至不济还有一班心腹死士,还能开拓西域,老子兄弟倒有,可也少得有点不够看,再说没钱还拿什么打天下?

    他想到这里不禁苦笑了一下,伸手‘摸’了‘摸’口袋,那里倒是还有几千两银子,还是上回借徐秉哲他老娘赚来的,再就是完颜昂送的那袋夜明珠,倒是值点钱,可这也不够自己开疆辟土的啊。

    徐子桢手里‘摸’着装夜明珠的袋子,感受着那丝质的顺滑,脑子里忽然一道灵光闪过,看向那老者道:“您怎么称呼?是辽人吧?”

    老者点点头:“老夫耶律符。”

    徐子桢接着又问:“那您会写金国文字么?”

    耶律符不知道他什么用意,还是皱了皱眉道:“你说‘女’真文么?会写。”

    “太好了!”徐子桢一拍巴掌跳了起来,“帮我写点东西,我就能回到汴京去,哦对了,用‘女’真字写。”

    半个时辰左右过后,徐子桢看着手中一张信纸嘿嘿直笑,这上边都是蝌蚪般的文字,他一个都不认识,不过写的什么他却知道,因为这正是耶律符按照他说的话一字不差地翻译成了‘女’真字。

    徐子桢把那个丝袋拿出来,倒出里边的夜明珠后将信纸卷起塞了进去,然后又贴身放好,站起身对卓雅一挥手:“走,回汴京。”

    耶律符一贯的稳重也消失不见了,瞪起眼睛道:“徐公子莫非想凭这封信便能安然回汴京?”

    徐子桢得意一笑:“这可是金国少王爷的密函,老子现在是金国密使,大宋朝那些个‘奸’臣谁敢动我?”

    “这……”耶律符张口结舌,满脸不可思议的神情。

    卓雅却见怪不怪地说:“我走不动了,雇辆车吧。”

    ……

    在回汴京的路上徐子桢一直在沉思着,这些日子以来他已经慢慢习惯了用脑子而不是用武力,种师中说过,不论是在战场还是朝堂,很多时候用武力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从杏子堡之战到西夏之行,他已经渐渐开始尝试着尽量多用脑子了,而几件事下来徐子桢忽然发现自己的脑子好像还不错,虽然还是经常会犯糊涂,但总会在关键时候灵光一闪,比如现在——让耶律符随便写封信就能让自己安然‘混’进汴京甚至大摇大摆见到赵构,不用打架,不用逃亡,多好。

    这个大胆的计划已经在心里成形,接下来就是实施,做戏,又是做戏,徐子桢忽然又发现自己好像是个天生的演员,能适合当一个名角。

    一直安静着的卓雅忽然开口:“容惜是谁?”

    徐子桢一下子回过神来:“啊?什么?”

    卓雅说:“你在睡梦中时常叫到这个名字,每天都是。”

    “呃……”徐子桢一阵尴尬,同时心里又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他到了这个世界后第一个朋友是莫梨儿,第一个有肌肤之亲的是水琉璃,而容惜甚至连长什么样他都还没见过,可却是他最牵肠挂肚的人,忽然间他发现了一个事实,容惜其实是他来这里后第一个真正喜欢的‘女’子。

    他的神情一下子落寞了下来,低声道:“是我一个朋友,很久没见的朋友。”

    “那你为什么不去找她?”卓雅又问道。

    徐子桢苦笑:“她就是个飞贼,整天神出鬼没的,我上哪儿找去?”

    卓雅看着他,过了片刻后认真地说道:“你很喜欢她么?”

    徐子桢想了想:“应该是吧。”

    “哦,难怪你会一直叫她名字。”卓雅点点头,过了会又说道,“不过你除了叫这个名字外还叫过几个其他名字,梨儿、琉璃、珞儿、娴儿……不过没容惜叫得多,这些也都是你喜欢的姑娘么?”

    徐子桢一阵尴尬,自己怎么睡觉时会说梦话?而且好像动静还不小,连睡隔壁的卓雅都听得到,这丢人丢大了……

    刚想到这,卓雅忽然认真地看着他:“你也叫过我的名字,难道你也喜欢我?”

    徐子桢张大了嘴巴:“啊?我……”面对这个天真的公主‘女’神他忽然发现自己不知道怎么回答,承认也不对,不承认也不对,徐子桢这辈子第一次在‘女’人面前感到如此纠结。

    马车忽然间停了下来,车夫提醒道:“公子爷,南衙到了。”

    “哦哦子桢回过神来,他的背上已经泛起了一层白‘毛’汗,这车夫救急救得刚刚好,他‘摸’出一锭银子丢了过去,“甭找了。”

    “谢公子爷赏!”

    车夫乐不可支地走了,徐子桢则收拾心情站在那里看着眼前的那座建筑,巍峨雄伟深沉霸气,这就是开封府南衙,当年包龙图坐镇之处啊!

    卓雅脸上依旧一副淡然,刚才的问题似乎根本没提过,就这么安静从容地站在徐子桢身后。

    南衙外站着八名衙役,光看那‘精’气神就与其他衙‘门’的天壤之别,徐子桢深吸了一口气走了过去,几名衙役远远打量了他一眼,刚要开口询问,徐子桢背负着手走了过来,淡淡地说道:“让你们府尹来见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