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渔色大宋 正文 第296章:该当何罪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众衙役大为诧异,当今宋廷除了皇帝和少数几位要员外,还有谁敢这么嚣张地来南衙点名让府尹见他?

    为首的班头生‘性’谨慎,试探着问道:“没请教……您是哪位?”

    “徐子桢。”

    几个衙役一惊,一翻手全都‘抽’出刀来围住徐子桢,昨天晚上开封府出动三十多名捕快,最后没抓到人不说还落了个全体瘸‘腿’,这在开封府的历史上都是少见的,可这天才刚亮没多久,被他们追捕的主犯就自己送上‘门’来了,怎么能让他们不惊。

    徐子桢却是淡定得很,扫了一眼众衙役,哼道:“怎么,能当南衙的差也都这副猪脑子么?老子没空废话,让你们府尹来见我。”

    众衙役面面相觑,最终将目光定在了班头身上,班头咬着牙思忖片刻,一跺脚转身进了大‘门’。

    ……

    徐秉哲这几天过得很憋屈,本来从秦州那破地方调到开封府来该是一件让他痛快万分的事,这两个府根本不是一个层次的,可是从进入京兆府后他就似乎一直都不顺,先是自己的老娘和老婆在京兆府遇见个骗子,被当了枪使骗走价值上万两银子的绸布,而那绸布庄的东家居然是京兆府留守,除了全额赔钱外根本没理可说,关键还不在这里,自己的老娘也不知道是不是被骗后气急了心,居然把那位留守大人最宠爱的小妾当场‘抽’了一嘴巴,这下可真是惹了大麻烦,最后还是自己的老友贺府尹出面好说歹说又多赔了钱才算罢休。

    本来这事就已经让他不顺心了,可没想到昨天,也就是他正式上任的第一天,就收到消息说有个在逃的钦犯出现在汴京,一查之下竟然是在兰州城外金城关前从他手里硬生生逃脱的徐子桢,这是自己的恩相王黼大人特别关照要杀的人,他哪敢怠慢,当下就点了开封府两个班共三十六人一起追捕,结果徐子桢的‘腿’‘毛’都没揪到一根,反倒是那些捕快全都被打伤了脚。

    上任第一天就碰到这倒霉事也算折足了面子,让他恼火万分,徐秉哲一晚上没睡好,今天一早起来就寻思着再派人去追捕徐子桢,不论如何要把人抓回来,然后好好折磨一番再杀之,也好出出自己心头这口恶气。

    此时的徐秉哲正在内堂皱眉沉思,却听‘门’外有人轻咳一声:“启禀大人,府外有人求见。”

    徐秉哲正想着事,顺口问道:“何人?”

    ‘门’外的班头吃吃地道:“徐……徐子桢。”

    砰的一声,书房‘门’突然被打开,徐秉哲又惊又怒地站在‘门’内:“你说谁?徐子桢?”

    班头吓了一跳,嗫嚅着道:“正是。”

    徐秉哲气得眼珠都瞪了出来:“你莫非不知徐子桢是谁么?居然还来禀告本府?还不与我先拿下?”

    “大人恕罪,卑职自然知道徐子桢,可……可他似乎有何隐情要与大人说,卑职不敢轻举妄动,还是大人亲自审理为善。”班头毕竟是班头,说话都透着几分水平,不轻不重地把话简单一说就明了。

    徐秉哲也顿时冷静了下来,他虽是‘奸’官,但脑子毕竟好使,一转念就想到了关键点,徐子桢是钦犯,从兰州逃走后倒也罢了,现在有大摇大摆出现在汴京,而且居然还是来到开封府点名见自己,难道他疯了?还是有天大的后台?

    他瞬间就做出了判断:“带他来内堂。”

    “是。”

    没多久徐子桢就跟着进来,旁边四名衙役跟随,只是分四角将他围在了当中,徐子桢也不以为意,泰然自若地走着,徐秉哲就在书房‘门’口,远远望着,心里已泛起了疑‘惑’,看徐子桢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到底是哪路神仙在他身后当靠山?

    徐子桢走到近前微微一笑:“徐大人,多日不见,气‘色’不错啊。”

    徐秉哲脸一沉:“哼!徐子桢,算你有几分胆气,本府正要捉拿于你,你……”

    话没说完,徐子桢忽然挥手打断:“得了,少给我打官腔,你看看这个再说。”说着丢过一个丝质锦囊来。

    徐秉哲一把抓住,这是一个小巧的丝袋,大红的底子,在袋口绣着个工整的“昂”字,打开袋子,里边有张被折叠着的信纸,他疑‘惑’地打开一看,却顿时面‘色’大变信纸上只有几行字,却没一个是他看得懂的,但是他能看出来,这是‘女’真文!

    他猛的收起信纸,指着徐子桢颤声说道:“你……”

    徐子桢冷冷一笑,再次打断他的话:“徐大人,你既已知道我是什么人了,还不请我进内室去说话?”

    徐秉哲深吸了一口气,侧过身一伸手:“徐公子,请。”

    几个衙役互视一眼,俱都瞠目结舌,可大人的事哪轮得到他们管,猜不透看不懂的,还是只当没见得了,徐秉哲却随即又给他们使了个眼‘色’,让他们跟了进来,他还没那份胆气单独和徐子桢谈话,哪怕只是几个衙役也好,反正这几人也不会到处去说,另外,说了他也不怕。

    一进内堂,徐秉哲将徐子桢让到了上座,神态恭谨之极,低声道:“公子恕罪,下官不识‘女’真文,不知这信上所些何事,又是何人所写,还请公子告知。”

    徐子桢大喇喇地坐下,翘起二郎‘腿’斜睨了他一眼:“这是大金国少王爷完颜昂的亲笔信,内容么很简单,就是让我来汴京看看,具体看什么你就不用知道了,只需配合着我点,别给我添‘乱’就行。”

    “少……少王爷?”徐秉哲倒吸一口冷气,他不识‘女’真文,可他知道少王爷是谁,完颜昂是当今金国皇帝最小的弟弟,从小倍受宠爱,为人‘精’明能干文武双全,在金国有着很好的口碑与人脉,只是他一下子没明白过来,徐子桢这个大宋逃犯什么时候成了金国少王爷的人了?

    徐子桢一看就知道他在想什么,冷笑道:“很奇怪么?老子本就是金人,‘混’在兰州为的就是挑得宋与夏打得更热闹,况且老子费了那么多力才得到温承言的信任,眼看就要被引荐到康王身边去了,却被你坏了少王爷的大计,徐大人,你该当何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