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渔色大宋 渔色大宋 正文 第297章:赵构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徐子桢的语调不高,但话越来越严厉,口气也越来越重,徐秉哲只听得冷汗淋漓浑身打颤,他是不折不扣的亲金派,要不然也不会深得王黼的重用,徐子桢的话如果是假的倒也罢了,可若是真的……这后果他实在不敢想。

    但徐秉哲毕竟狡猾‘奸’诈,心里总还是不能百分百相信,他绞尽脑汁地分析着徐子桢这些话的真实度,徐子桢见他眼珠滴溜转,不紧不慢地说道:“你要接着为难我也无所谓,不过就怕你没这本事。”说到这里他打了个响指,对屋外叫了声,“下来。”

    内堂的‘门’无风自动,屋里象是刮起了一道小小的旋风,等徐秉哲回过神的时候就发现徐子桢身旁多了个老者,身形清癯目光凌厉,顿时将他吓了一跳。

    徐子桢懒洋洋地指着他:“认识一下,少王爷的近‘侍’统领,完颜符。”

    老者就是耶律符,一翻手亮出一枚金‘色’的腰牌,徐秉哲这下彻底信了,这东西他见过,真是金国‘侍’卫的东西。

    “怎么样徐大人,还在怀疑本使么?”

    “不敢不敢!不知徐公子……哦,上差此番来找下官所为何事?”徐秉哲这时哪还有怀疑,一躬到底战战兢兢。

    徐子桢不屑地瞥了他一眼:“你能给我办什么事?还不是为了不让你个废物打‘乱’少王爷的计划?”

    从古到今……哦,到后的汉‘奸’都有个共同点,就是奴‘性’,作为金国上差对这种人就没必要客气,越把他当狗他就越恭顺,徐子桢就是把握了徐秉哲的这个特点才不遗余力地嚣张着,徐秉哲果然不敢放半个屁,低眉顺眼跟徐子桢的孙子似的。

    徐子桢骂得心里暗爽不已,看看差不多了打了个哈欠道:“行了,不跟你废话那么多,今儿起你就权当老子不存在,有什么事我自己会去干,走了。”

    就在他转身刚要走时,徐秉哲忽然又叫住了他:“上差且慢。”

    徐子桢回头瞥他一眼:“怎么?”

    徐秉哲额头上冒着冷汗,兀自颤颤巍巍地问道:“请问上差,此番您入汴京之事……那几位可知道么?”

    徐子桢一转念就明白了,那几位自然指的就是朝中和金国有往的另几个汉‘奸’,徐秉哲讳莫如深不说姓名,他自然也不能‘露’怯,他眼珠一转冷哼道:“随他们知不知道,老子懒得去找他们,这是少王爷的事,难不成让他们打听仔细了去告诉斡离不么?”

    斡离不就是如今屯兵真定府的完颜宗望,金国大军离汴京这么近,朝中肯定有不少人已经暗通曲款‘私’下往来,但是不管宋这边有谁,金那边肯定是以完颜宗望为主的,少王爷完颜昂有些什么计划当然没必要让他侄子知道——金国宗室也不见得就是铁板一块。

    徐秉哲当了一辈子逢迎之徒,哪会听不懂这其中的弯弯绕,所以只当没听到,只是继续唯唯诺诺,当然,等徐子桢走后他会去向王相禀告一声,以求两边不得罪就是。

    既然身份挑明,徐子桢也不再需要躲躲闪闪,大摇大摆地出了南衙大‘门’,临走时问明了康王赵构府邸的所在,先将卓雅送回了客栈和大野会合,自己一个人赶去了赵构家。

    康王府就在汴京城西,地方不小,但是一路上听车夫瞎胡扯才知道,赵构家和太子府邸根本没得比,甚至连四爷景王赵杞都多有不如,徐子桢只听着并不多说,把这些都记在了心里,同时他已经有些明白自己之前的计划有多不靠谱。

    说来简单,要是按照原来的计划,惹上一通大事后被抓,然后等着赵构知道消息后来救他,那他早就死定了,康王如今的地位并不高,甚至在这阶段自己都处于风口‘浪’尖,怎么还可能救得了他。

    不过现在不存在这个问题了,他徐子桢是金国密使,想见谁就见谁——当然,在没被拆穿之前。

    马车远远地停在了一座宅子‘门’外,哪怕再不得宠,赵构毕竟是皇子,府邸不豪华也不是寻常百姓能靠近的,徐子桢看着那扇紧闭的大‘门’,心跳变得越来越快。

    多少天,多少路,终于能见到七爷了,也就是说能找到温承言和温娴甚至容惜和水琉璃了。

    他深吸了一口气缓缓走了过去,大‘门’外有一队装束齐整的禁军,远远就喝道:“什么人?”

    徐子桢走到近前笑了笑:“劳驾,请给康王爷通报一声,徐子桢求见。”

    禁军一愣,甚至有几个脸‘色’大变:“徐子桢?你是兰州城那个徐子桢?”

    “正是。”徐子桢笑意盈盈,心里却嘀咕了起来,自己名声在外,都传到汴京来了?

    几个禁军一下子哄了起来,一个军官打扮的‘激’动万分地叫道:“真是徐都统?随我来随我来。”

    都统,徐子桢听到这称呼会心地笑了,那军官拉着他就往‘门’里走,徐子桢奇道:“哎哎,不先通报一声不好吧?”

    “通什么报啊,王爷吩咐,您这两天怕是要来,让我们直接往里带就成。”

    那军官一脸‘激’动,二话不说拉着徐子桢快步跑着,顺着主道穿过一进又一进,在来到第五进的时候他猛的停了下来,对着正前方行了个恭敬的礼:“王爷,徐子桢来了。”

    徐子桢不提防下差点一个趔趄,一抬头就见对面屋檐下站着个丰神俊朗面带微笑的青年,正是康王赵构。

    “子桢,你来了。”

    简简单单五个字,就象是一个温和的兄长在见到自家兄弟时打了个招呼,普通平凡但是隐隐含着情义。

    徐子桢愣了有几秒时间,他从没想到过赵构会是这么平和谦冲的一个青年,也没想过他这几天居然预料到了自己会来,他深吸一口气平复了心情,微微一笑:“七爷,终于见到您了。”

    赵构指着身后书房:“进来说话。”

    徐子桢点点头,提高声音喝道:“符叔,清场!”

    不远处屋顶上忽然响了起一阵风声,接着几个角落传来一声接着一声的闷哼,片刻工夫耶律符低沉的声音传来:“安!”

    徐子桢这才向书房走去,而赵构对这一切居然也不惊讶,只微笑看着徐子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