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渔色大宋 正文 第298章:踏出成功的第一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书房内布置得简单‘精’致并不奢华,赵构将‘门’窗都关起,转身笑‘吟’‘吟’地打量着徐子桢,徐子桢也在打量着他——这位现在的康王,将来的宋高宗,在历史上算是个比较复杂的皇帝,有说他懦弱无能苟且偷生的,也有说他忍辱负重保全国土的,但不管究竟是怎样的,眼下的康王只是一袭简单的青衫,脸上带着微笑,象是邻家和善亲切的大哥。

    书房内静可聆针,良久之后赵构忽然轻叹一声:“如今本王自顾尚且不暇,你又何必冒险来寻我,难道你不知王黼老贼铁了心要杀你么?”

    徐子桢笑笑:“过不几日汴京将有大事,七爷首当其冲,我若不来,您怎么办?”

    赵构眉头一动,却不问是什么事,而只是微笑,徐子桢也看着他,他们是第一次正式碰面,可已经象是一对相‘交’多年的老朋友了。

    片刻后还是徐子桢开口道:“七爷,您知道我会来?”

    赵构说道:“你被徐秉哲下令围捕时我便已知晓,不过我相信你绝不会有事,而且你也会在脱险后想办法来找我。”说到这里他无奈地指着徐子桢道,“只是我未曾想到你会用这法子,金国密使?哼,昏招!”

    这话里的意思已经明指他这身份是假的,徐子桢忽然很感动,为了赵构对他的信任,另外他知道赵构说的是他这假身份总有一天被识破,到时将会很被动,甚至再难跟在他身边,徐子桢笑道:“昏不昏的我也顾不得了,先度过眼前这一关要紧,将来的事将来再说。”

    赵构迟疑了一下,认真地说道:“子桢,本王问你,你……是否真与金人认识?”

    徐子桢笑了:“您是说我是不是和他们有联系?这个真没有。”

    赵构问道:“那……你方才说大事,如今又说本王有一关,究竟是何事,你又是如何知晓的?”

    徐子桢顿了顿没立即回答,过了会问道:“七爷,天下会那些兄弟姐妹们都上哪去了?怎么这阵子没了声音了呢。”

    赵构脸上现出一丝苦笑:“天下会,本王此番被父王禁足便是……”

    “他们造反了?”

    “那倒没有,不过会中有数十兄弟自作主张前往真定府刺杀完颜宗望,结果死伤惨重,又被金人提着尸首来‘逼’问,父王一怒之下便将此事归咎于我了。”

    徐子桢一下子跳了起来:“我靠!他们脑子没病吧?斡离不怎么也是一路元帅,凭他们几十号人就能杀得了?”

    赵构嘿的一声:“若非本王没有这般身手,怕是也要按捺不住的。”

    徐子桢很清楚地看到赵构的眼中有怒火在燃烧,金人的入侵,天下会的折损,看来都将这个年轻的王爷‘激’怒了,徐子桢心里微微触动了一下,似乎赵构并不是天生怯懦,年轻时还是有些火气的。

    他差点就要脱口而出告诉赵构,完颜宗望死得早,该留心的应该是完颜宗弼也就是金兀术,好在及时意识到又要吓人,话到嘴边变成了:“那玄衣道长呢?还有她老人家的几个徒儿都怎么样了?”

    赵构很快就平复了心情,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你是想问琉璃吧?”

    “嘿嘿……”徐子桢也不尴尬,顺便补充道,“还有容惜。”

    赵构忽然眉头一挑,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容惜……她另有他事,此行并没有去。”说完顿了顿又道,“玄衣道长与琉璃尚留在真定,情况如何本王也不知。”

    徐子桢的心沉了一下,真定府现在是敌占区,玄衣道长和水琉璃身手再高也难与数万金军对敌,听赵构话里的意思和她们已经失去了联系,他这心里不由得揪了一下,徐子桢很想亲自去真定府找水琉璃,可是他也知道现在绝不可能,因为还有更为重要的事等着自己做。

    想到这里他的神情变得凝重异常,缓缓说道:“七爷,这些天斡离不会派人来谈判,到时候皇上将会割地求和。”

    赵构说:“此事汴京城人人都知道了。”

    徐子桢意外道:“金狗已经派人来了?”

    “正是,使臣此时已入宫了,只是尚未正式和谈而已。”

    “那就好,我没来晚。”

    赵构看着他,眼中满是疑‘惑’,徐子桢不再打哑谜,直截了当地说道:“七爷,金狗的要求会有两个,一是割地加赔钱,二是送人质入金营。”

    虽然徐子桢已经明说和金人并没有联系,可赵构还是看向了他,眼中的疑‘惑’不言而喻。

    徐子桢只当没看见,压低声音一字一顿地说道:“七爷,您要主动要求当人质,进金营!”

    赵构的瞳孔猛一收缩,良久后才沉声说道:“这是何意?”

    徐子桢苦笑一声,这事摊谁身上都会觉得自己不正常,谁都会对自己起疑心,赵构还算好的,至少没当场翻脸,不过徐子桢心里早就盘算好了措词。

    “七爷,您这康王的封号是今年刚封的吧?”

    “正是。”

    “那我不妨告诉您,去年我就已经知道,您会被封这封号。”

    赵构终于忍不住了:“你如何得知?”

    徐子桢悠悠地说道:“我还猜到今年金兵会入宋,猜到耶律延禧会被俘,猜到今年汴京会被围,还猜到……”说到这里他故意顿了顿,望着赵构缓缓说道,“猜到七爷您将会大有作为。”

    他没有直说赵构能当皇帝,因为他知道历史上的赵构胆子小,怕把他吓着,不过他相信光是大有作为这四个字就够了。

    赵构果然面‘色’大变,再没有刚才的那副风轻云淡的模样,半晌后才深吸一口气道:“子桢,本王问你一句话,望你如实告知。”

    “七爷客气,您问就是了。”

    “你……果真是天生灵通么?”

    徐子桢笑笑:“如果别人问我我肯定否认,不过我可以很负责地告诉您,是!”

    不就是装‘逼’么,这事太容易了,赵构到了晚年就一心求道,炼丹修真以求长生不老,要让他对自己信任,跟他说这种玄幻的玩意是最直接最有效的办法。

    这一个“是”字就象一颗定心丸,赵构的神‘色’猛然间变得很奇怪,又象是松了一口气,又象是碰上了天大的好事,兴奋、‘激’动、愉悦,各种神‘色’汇集于眼中。

    “好,本王便听你的,入金营!”

    徐子桢笑眯眯地伸出右手,赵构思忖了一下便会意,也伸出右手与他握在了一起。

    “恭喜七爷,您已经踏出了成功的第一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