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渔色大宋 渔色大宋 正文 第300章:苏三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自从经历过苏州城内那次绑架事件后,徐子桢的跟踪水平突飞猛进上了个新台阶,他沿着墙根不紧不慢地溜达着,将身体隐在暗处,直到跟了三条街后那几个泼皮也没能发现他。

    麻袋里没有动静,看样子是被‘迷’翻了或是打晕了,徐子桢跟了会更能肯定里边装着个‘女’的,因为麻袋布清晰地勒出了一个圆鼓鼓的桃形,看大小和位置应该是个屁股,徐子桢没把几个泼皮放在眼里,边跟着边想像着袋子里的妞长什么模样,反正身材应该还不错。

    几经转折后泼皮们拐进了一个深巷中的小院子里,巷子口的墙上钉着块牌子,徐子桢瞄了一眼,上边写着青石胡同四个字。

    这个院子不大,看着就是个普通人家,‘门’上还贴着幅褪了‘色’的年画,徐子桢走到‘门’外侧耳听了听里边的动静,跟着抬手敲起了‘门’。

    梆梆梆!

    他手上用力很大,把‘门’砸得山响,里边立刻有人骂道:“谁在外边‘乱’砸呢?”话音刚落没多久,那人就跑来开了‘门’,‘门’一拉开见到‘门’外的徐子桢,不由得一愣,上下打量了一眼满脸警戒地道,“你他妈谁啊?”

    徐子桢象是被吓了一跳,战战兢兢地问道:“劳驾,赵员外在么?我家掌柜的差我来结帐。”

    “滚滚滚,这儿没……”那泼皮刚骂了半句,忽然回过神来,“结帐?”

    徐子桢老老实实地道:“啊,结帐,这儿是白石胡同赵员外家吧?”

    那泼皮眼珠一转,乐了:“没错,就在这儿,你该结多少钱给我吧。”

    徐子桢道:“那不行,收条还在赵员外手里,我得跟他‘交’接才成,这几万两银子呢。”

    那泼皮更乐了,只迟疑了一下就说道:“行,你跟我来,赵员外在里屋呢。”说完打开‘门’放他进来。

    徐子桢心里暗笑,低眉顺眼地跟了进去,眼睛却在偷偷四下打量着,院子里空‘荡’‘荡’的,正对大‘门’的是几间屋子,那泼皮带着他进了中间的屋,等他脚刚踩进‘门’就回手把‘门’关了起来。

    屋里还有三个泼皮,正在那儿解着麻袋,一回头见到徐子桢,全都愣了一下。

    “这他妈谁啊?”

    “嘿,不知道哪来的傻鸟,跟咱这找什么赵员外呢。”带路那泼皮笑‘吟’‘吟’地转头对徐子桢道,“咱们四兄弟都在这儿了,你瞅着哪个象赵员外就把帐结了吧。”

    徐子桢使劲摇头:“你们没一个是赵员外,我要走了。”说完转身就要开‘门’。

    那泼皮放着到手的银子哪还能让他走,一把揪住他:“回来吧你。”他刚要用力,就觉得眼前一阵旋转,身体不由自主地飞了出去,摔在那另三个泼皮身前。

    徐子桢回过身来笑眯眯地捏了捏拳头:“听说你们就四个?”

    被他摔过去的泼皮脑袋着地,已经两眼翻白晕了过去,另三个泼皮惊愕之后变得大怒,朝着徐子桢围扑了过来,嘴里骂着‘弄’死他。

    徐子桢本来就能打架,这半年下来更是身手高了不知多少,三个泼皮也就会些野路子,根本顶不住他一招两式,很快就被放翻在地,徐子桢有了之前苏州城的经验,下手的时候直接就奔对方的脑袋而去,一下打懵,等三个全倒下后又把他们的‘裤’带‘抽’下来,将手脚结结实实地捆住,这才拍了拍手走到那麻袋边去察看。

    麻袋里果然是个姑娘,而且长得也好看,一张瓜子小脸蛋,肌肤吹弹可破,黛眉琼鼻樱桃嘴,眼睛紧闭着,睫‘毛’微微翘着,徐子桢一下就心疼了。

    “妈的,还好老子来得及时,要不然这棵好白菜就给拱了。”

    他说着话把那姑娘从袋里抱了出来,平放在地上,左右看了看找到个茶壶,里边还有小半壶凉水,他直接把盖子揭了凑到那姑娘嘴边,捏着她下巴喂了几口,这也是经验,凡是被‘迷’翻的只要灌点凉水就能醒。

    没多大工夫那姑娘的睫‘毛’就动了动,接着眼睛一下子睁开,徐子桢面带微笑说道:“姑娘,你……”

    话没说完,忽然一只小巧粉嫩的拳头飞了过来,徐子桢猝不及防之下左眼被打了个正着,顿时眼前一阵金星‘乱’舞,左眼剧痛无比。

    “哎哟我……”话音再次被掐断,那姑娘一下子跳起身来,一手揪住他衣襟,脚下一别胳膊一甩,徐子桢只觉眼前一阵天旋地转,接着重重地摔在地上,直震得他一阵气血翻涌。

    这还没完,那姑娘已把茶壶拿在手里,往桌上一摔砸了个四分五裂,捏着块不大不小的碎片扑过来抵住了徐子桢的咽喉。

    徐子桢一阵气恼,好心救人却被人放翻,这上哪儿讲理去?现在倒好,眼睛生疼‘混’身酸痛不说,还随时有生命危险,这丫头看着漂亮,手却真黑,他一点都不怀疑这块茶壶碎片会真的扎下来。

    不过那块碎片却停住了,锋利的瓷片口扎得徐子桢脖子上起了一溜‘鸡’皮疙瘩。

    “你不是他们一伙的?”姑娘开口了,声音清脆好听,就是听着有点虚弱。

    徐子桢气不打一处来:“多新鲜,老子要跟他们一伙的还把你解出来?还把你‘弄’醒?”

    碎片挪开了,那姑娘一双眼睛睁得大大的,看着徐子桢。

    徐子桢坐起身,‘摸’了‘摸’自己的左眼,又涨又疼,不出意外成了熊猫眼,他又好气又好笑,站起身来说道:“走吧,以后小心些别再给人套住。”说完转身就要出屋。

    那姑娘忽然又开口了:“等等。”

    “怎么?”徐子桢扭过头来,结果就见那姑娘一抬手往自己眼睛上砸了一拳,这一下不轻,她的左眼顿时就肿了起来。

    “还你的。”

    徐子桢瞠目结舌:“我去……”

    那姑娘面无表情地说道:“还欠你一条命。”

    徐子桢已经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了,怔了半晌苦笑一声拉开了‘门’:“走吧。”

    那姑娘点点头,刚要走时脚下一软险些摔倒,徐子桢知道这是‘药’‘性’还没过,摇头道:“你这样走不了多远,还是先坐会儿,我陪着你就是了。”

    徐子桢对这‘药’多少有些了解,只要休息小半个时辰就能完全恢复,不过他很快又郁闷了起来,那妞在没恢复的时候就把自己揍成这样,要是正常情况下还不把自己揍残废了?

    那姑娘没多说,靠墙坐了下来,徐子桢没话找话地问道:“妹子,怎么称呼?”

    “苏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