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渔色大宋 渔色大宋 正文 第303章:吏部尚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徐子桢暗叫一声晦气,只顾着说话忘了观察四周了,这下完球,被包圆了,他只能先高举双手,低声问苏三道:“你恢复了没有?”

    苏三说道:“打了一架跑了一圈已经没事了。”说着话也学着他举起了手。

    徐子桢点点头,现在被官兵包围他倒是不急,耶律符就在左近,以那老头的身手自己的安危不是问题,不过转念一想怕是也玄,这数数该有几十把强弩,耶律符功夫再高也没法在瞬间让这些弩‘射’不出来。

    正想到这儿,带队的统领一挥手已分出一小队人‘逼’近了过来,徐子桢身处一片空地,面对众多箭头躲都没处躲,只能眼睁睁看着人家过来,而且他身无寸铁,反抗都没法反抗,眼角余光扫了四周寻找耶律符的踪迹,却一直没见有动静。

    过来的小队一脚把徐子桢踹翻,腰刀出鞘架在了他脖子上,徐子桢这才真的急了起来,刚要呼叫,见苏三也被架上了刀,这情景就算耶律符出现也没翻盘机会了。

    “这老头真他妈不靠谱。”徐子桢暗骂一声,只能乖乖地任人捆绑,转脸一看苏三正巴巴地看着他,不紧奇道,“看我干嘛?”

    苏三低声道:“救我们的人呢?”

    徐子桢愕然:“谁告诉你有人来救咱们的?”

    苏三瞪大眼睛:“那你问我恢复没有,我以为你让我准备跑呢。”

    “不准说话!”一个兵士拿刀柄照他们脑袋一人敲了一下。

    苏三痛得哼了一声,徐子桢回头恶狠狠瞪着那兵士:“有种别落我手里!”

    那兵士被他一瞪竟然心中一颤,有心要再打几下壮壮胆撑撑脸,手却再也落不下去。

    “带走!”那统领一声令下,将二人押了起来,徐子桢在站起身的时候瞥见那统领身旁有个泼皮,正双手抱‘胸’吊儿郎当地看着他,可这人自己却没见过,不是刚才那群泼皮之一,但是看他的样子却象是他把官兵带到这里来的。

    徐子桢来不及多想就被押到了巷外,一辆带车厢的大车已经停在了那里,赶车的同样是个泼皮,歪戴着帽子敞着衣襟,见到徐子桢过来轻蔑地哼了一声,好像嘀咕了一句什么,徐子桢隐约听到什么“连九爷的人也敢惹”之类的。

    九爷?难道是七爷的兄弟?

    等徐子桢从车里下来的时候已经到了另一个地方,眼前是一座巍峨高大的建筑,徐子桢忽然觉得这里有点眼熟,再一眼发现了大‘门’口有个熟人,就是他第一天来汴京后到吏部衙‘门’打听温承言时见到的那个衙役,正奇怪间一抬头见到‘门’口上方有块大匾,上边端端正正两个大字——吏部。

    徐子桢愣了一下,原以为自己会被押到城防司或是哪个军营,可怎么都没想到会被押来这里,正愣神间身后的兵士一把将他推了进去。

    苏三在旁边直接说了出来:“怎么来吏部了?这事又不归这里管。”

    “闭嘴!”拿刀敲他们脑袋的那个兵士又在旁边骂了一声。

    苏三回头一瞪眼,恶狠狠地道:“有种别落我手里!”

    徐子桢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那兵士不敢对徐子桢怎么样,可却不想在一个‘女’的面前丢了面子,大怒之下抬手就要‘抽’上去,不远处忽然跑来一人,叫道:“人抓到了么?快点,大人等着呢。”

    那兵士只得放下手,恨恨地把徐子桢连同苏三推了进去,不多时来到内堂一处院子里,院内值守的两个衙役将徐子桢接了过去,带进了屋里。

    一进‘门’那两个衙役就将徐子桢肩膀一压又在‘腿’弯踢了一脚,喝道:“跪下!”

    徐子桢纹丝不动,眼睛只看着屋内坐着的一个官员,这官员年过半百,‘肥’头大耳满脸红光,凸着个将军肚端坐在屋内,徐子桢跟着温承言的时候好歹明白了些宋朝官服的级别,一下子就从那官员‘胸’前的补服上看了出来,这是个从二品的大员,难道说他就是这里的一把手,吏部尚书?

    那官员懒洋洋瞥了他一眼:“见了本官为何不跪?”

    徐子桢鼻子里冒出个哼字音:“你算哪根葱,也配老子跪你?”

    “大胆!竟敢对尚书大人无礼!”身后的衙役一把‘抽’出腰刀来架在他后颈上。

    徐子桢笑了:“哟,原来是吏部尚书王大人。”

    这人他知道,温承言和赵构都曾跟他提过,名叫王时雍,说他是彻头彻尾的亲金派,而且他和四爷,也就是景王赵杞的关系菲浅,算是嫡系人马。

    王时雍居然对徐子桢的冒犯一点都不着恼,看着徐子桢笑道:“不跪便不跪吧,不知这位壮士如何称呼?”

    徐子桢发现王时雍的态度很和气,圆头圆脸象个弥勒佛似的,但眼中却闪着一丝隐晦的光芒,他明白王时雍对他这么客气肯定是图着什么,索‘性’顺着他问的话说道:“好说,我叫苏大,旁边这是我妹子苏三。”

    王时雍笑笑:“哦?难道说苏壮士并非故意与本官作对,而只是为了寻妹么?”

    徐子桢忽然明白了过来,那些‘女’子被掳的幕后主使人居然是王时雍这位吏部尚书,这么说来这他和王黼之流也是一伙的,为的都是同一个目的,就是讨好金人。

    他的心里顿时一团怒火升腾了起来,苏州城的掳劫事件到现在他也没能从心里忘去,崇元寺外那艘船的船舱内那几十个‘女’子凄苦无依的情景到现在他还历历在目,终于,这件事到了今天总算见到了正主,虽然只是其中一个。

    可是他还没说话,王时雍又开口了,他瞥了一眼徐子桢,意味深长地道:“苏壮士,不知你天下会的其他人都在何处?若你能与本官坦诚相告,本官便许你一个高官厚禄,如何?”

    天下会?徐子桢顿时愣了一下,随即哑然失笑,王时雍竟然以为自己是天下会中人,再转念一想就明白了,如今的汴京城风声鹤唳,金兵随时可能打过来,朝廷中有些血‘性’的官员也早被梁师成王黼之类的权臣镇压了下去,唯一还能暗中抵抗的恐怕只有天下会这尊大神了。

    徐子桢没否认,误会就误会吧,反正自己承了玄衣道长的情,和水琉璃容惜又有这么深厚的关系,但是他没想‘交’代什么,他现在只想杀人,把眼前这个‘肥’猪似的老头大卸八块再说,然后杀出吏部衙‘门’。

    “给我十万两银子,我就告诉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