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渔色大宋 正文 第309章:你姐在家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王中孚看都沒看他一眼又倒了杯酒一仰脖喝干慢悠悠地说道:“欠不欠揍也轮不到阁下來教训今儿我借小王爷的地方就问问你打沒打算收手要是阁下还打算接着玩那我可得提前说声抱歉汴京城中我那几千兄弟可都是些暴脾气”

    苏三忽然毫无征兆地跳了起來朝着王中孚一脚踹了过去刀疤脸反应很快一侧身挡了过來那一脚就踢在他肋下将他踢得一个踉跄衣襟上还留了个小巧的脚印刀疤脸站稳身子摆开架势就要还手高宪慌忙拦住:“二位哥哥压压火就当给小弟面子如何”

    徐子桢也倒了杯酒慢悠悠地道:“我这丫头也是个暴脾气只怕小王爷的面子也不好使”

    这话简单直接高宪的脸‘色’一变徐子桢对他又笑了笑:“小王爷不是我不给你面子只是九爷干的这事太伤天害理今天要不教训他一回我怕回去睡不着觉”

    高宪苦笑道:“徐兄所说之事小弟自然知道可以我对王兄的了解他绝不至于做出如此下作事來其中必有误会”

    徐子桢斜睨了王中孚一眼:“误会那行我听听九爷的解释”

    王中孚照旧眼皮都不抬:“我做事何须向外人解释自问心中无愧就是倒是阁下身为金国密使‘混’入汴京不知打的什么主意”

    徐子桢气得笑了出來:“不愧是九爷连这都知道借你一句话我做事沒必要向外人解释”

    王中孚忽然抬头看向了他眼神凌厉如电一字一顿地道:“那你蛊‘惑’康王主动前往金营为质又如何解释难道不是将康王置于九死一生之地么”

    徐子桢顿时愣了一下从王中孚的口气中他听出极大的不满那是一种发自内心的爱国之情这种感觉是做不得假的可是他又想起青石胡同内那几个泼皮的所作所为火气顿时又冒了上來

    不论如何掳劫民‘女’这条罪过是绝不能饶恕的由此可见王中孚假惺惺斥责自己的那种忠肝义胆的样子也只是作秀而已徐子桢认定了这一条也不再打算给他好脸‘色’看他哼了一声将酒杯往桌上一顿苏三俏脸一绷又要冲过去厮打

    包间内的火‘药’味立刻浓了起來高宪赶紧一伸双臂将两人分开苦笑道:“二位哥哥你们都是顶天立地的汉子小弟也知道你们为了成全大义有不可告人的秘密可既然都说不得那何不先静观事态变化再说王兄你可待康王爷入了金营后派人暗中照拂便是徐兄你既也要同往金营自然也能知道那些民‘女’的安危何必在此闹这一时意气”

    王中孚把酒杯一丢站起身來:“既然小王爷开口了阿九自当遵命”他看了一眼徐子桢“來日方长在下等着看徐公子究竟有何良苦用心告辞”说完头也不回地出了‘门’

    刀疤脸跟了上去回头瞪了徐子桢一眼又看了看苏三苏三见他看过來也恶狠狠地瞪了过去只是又吐了吐舌头扮了个鬼脸刀疤脸忽然沒來由的脸一红闷着头快步走了出去

    包间内只剩下了三人徐子桢重新站起身给自己倒了满满一杯:“小王爷刚才颇有不敬之处还请见谅”

    高宪摆摆手:“徐兄的顾虑小弟自然明白不过小弟能告诉徐兄的是王中孚此人心怀大义文武双全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徐兄将來不妨拉拢拉拢他自有好处”说完笑‘吟’‘吟’地看着徐子桢眼神中颇有深意

    徐子桢失笑道:“您这话说的我能有什么事需要拉拢他不过您对这阿九的评价倒是有点意思他要真是您说的这样那为‘毛’还帮着王老杂碎掳劫民‘女’呢”

    高宪迟疑了一下:“这……小弟真不知王中孚何故如此行事只是小弟可以断定此事应当并非如此简单就如徐兄劝康王入金营为质之事”

    话说到这份上了徐子桢也不好再问下去他很愿意相信高宪说的因为高宪的人品值得他信任身为世袭王之尊却肯对自己这种沒身份沒户口的货这么掏心挖肺地说话光这一点就称得上光明磊落仁厚忠义

    王中孚这事算告一段落了徐子桢也沒再纠缠下去而是和高宪边喝边闲聊着沒了架打的苏三也坐了下來她不‘插’嘴只不停地吃着她是个直肠子那些弯弯绕的事根本沒兴趣去琢磨还不如吃饱的实在

    几杯酒下肚徐子桢的心情也松了些和高宪也开起了玩笑:“高贤弟既是二公子那令兄该是袭承开平王的了吧所以你就不从政务只管生意了”

    高宪哈哈一笑:“小弟其实乃是长子只是上边还有个姐姐其才百倍于我汴京城人人知晓因此在家姐盛名之下小弟只得屈尊第二了哦小弟尚有一个幼弟年方十五岁这便是我高家如今的人丁之数了”

    说到这里他叹了口气:“小弟资质卤钝文不如家姐武不如幼弟只得守住这区区薄产聊以度日而已”

    徐子桢笑道:“听这意思你弟弟倒是根好苗子不过你姐姐么……嘿嘿说句你不爱听的金兵都快打到汴京了才‘女’又有什么用能使什么力所以高贤弟你也不必妄自菲薄‘女’人再有才跟爷们儿还是沒法比的”

    苏三抬起眼皮看了他一眼哼的一声又低下头去显然对他这话很是不满

    高宪倒不在意呵呵一笑道:“非是小弟高看家姐不过老种经略相公曾说过一句话若家姐能从军他愿以其弟之位赠之”

    徐子桢正喝着酒差点一鼻子呛了出來老种不就是种师中的哥哥种师道么

    “老种他说这话的意思是你姐姐比小种相公还厉害这牛皮未免吹大了吧”

    “是不是吹牛他日徐兄与家姐一见便知”高宪不以为意只嘿嘿一笑随即挤挤眼睛低声道“小弟觉得以徐兄之才或许与家姐一见如故也未可知”

    徐子桢听见才‘女’神‘女’的就头疼赶紧连连摆手:“免了免了我对才‘女’向來是敬而远之这玩意儿惹不起还是躲着点好”

    “家姐可是汴京第一美‘女’哦”

    “咳咳……你姐在家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