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渔色大宋 正文 第310章:我得怂,您得硬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徐子桢不知道高宪为什么要着重提到他姐姐,还说和自己会一见如故之类的,听着怎么都有股子拉皮条的味,不过到最后他也没能从高宪嘴里套到一点有用的信息,问他姐姐在哪儿,高宪也只是敷衍说以后会有机会见到的,这让他很气愤。

    从状元阁出来的时候已经不早,徐子桢没再四处溜达,带着苏三直接往康王府而去,去金营的日子可能就在这两日,得早做准备,最关键的是历史上的赵构出了名的胆小,思想工作是必须先落实的。

    一路上苏三默不作声,但眼神却时不时瞥向徐子桢,带着几分鄙夷之意,徐子桢知道她为的是自己对高宪姐姐这事上的态度,所以也就只当看不见,可后来实在忍不住,停下脚步道:“哎,小苏三你什么意思?”

    苏三撇了撇嘴:“没什么意思,我就觉得你太没出息了,听见美‘女’俩字就象丢了魂似的,我都跟着丢人。”

    徐子桢又好气又好笑:“我爱看美‘女’怎么了?我这是给小王爷面子,难不成我跟他说你姐长再好看我也看不上?这叫人际关系处理……算了不跟你废话,你这种小暴脾气除了打架什么都不懂。”

    苏三道:“嘁!你连打架都不会,也不知道小王爷说你有才是才在哪儿。”

    徐子桢哑然失笑,堂堂兰州战神被说成不会打架,这上哪儿讲理去?不过他也懒得解释,反正进了金营早晚有架可打,现在跟一小丫头去争个什么劲?他想到这里脑子里忽然闪过一个念头:“小苏三,你不会是看上哥了吧?就因为我对你没丢过魂所以你不平衡?”

    苏三啐道:“呸!姑‘奶’‘奶’只是给你当护卫,你别瞎惦记,小心我揍你!”

    徐子桢愕然:“难道我猜错了,你没看上我?”

    苏三也愕然:“难道我猜对了,你真惦记上我了?”

    两人一路走一路掐着嘴架,不知不觉中到了康王府,徐子桢忽然发现自己郁结的心情好多了,或许是苏三的这种没心没肺感染了自己,他沉默了片刻,抬头对苏三笑了笑:“小苏三,谢了!”

    苏三往后退了半步,一脸警戒:“你想干嘛?”

    徐子桢哈哈一笑,大步走进府去,几个当值的兵士窃窃‘私’语:“王爷都要入金营了,徐子桢却这么开心,莫非他有办法让王爷不去了么?”

    “应该不会,听说此事还是他极力主张的。”

    “难道他真是什么金国密使?”

    “……”

    这些话全都被徐子桢听了去,但他没有任何反应,他不用和任何解释,也解释不通,倒不如任事情发展下去,将来世人自然知道他是忠是‘奸’。

    赵构早已在内堂偏厅等着他了,屋里点了好几支蜡烛,照得亮堂堂的,几上一杯茶水早已凉得透了,赵构还一只手扶在碗盖上,怔怔地发着呆。

    徐子桢一进屋就看出了端倪,赵构毕竟还是胆小的,尽管他还是有些先天的勇气与热血,可怯懦这东西与生俱来,是无法在短时间内消除的。

    “七爷。”徐子桢进屋前先轻咳了一声,然后才走了进去,以防吓着沉思中的赵构。

    赵构果然还是被吓了一跳,等看清是徐子桢时脸上又‘露’出了喜‘色’,赶紧站起身迎了过来:“子桢,你回来了?”一转眼看见旁边寸步不离的苏三,又问道,“这位姑娘是?”

    徐子桢简单介绍了一下,苏三也不怵,过来施了个礼,徐子桢低声道:“这回咱们去真定得带着她,她是那里的本地人,熟悉城中各条道路。”

    赵构虽说胆小,但毕竟是聪明,一点就明白,二话不说就应了下来:“圣上已下旨,三日之后便随金使出汴京入金营。”他的话说到这里戛然而止,然后看着徐子桢。

    徐子桢沉‘吟’了一下,说道:“七爷,此行在外人看来凶险异常,但对你来说其实是个机会,有极大的好处,具体的我先不说了,日后你自能明白,不过我想先跟您说一点,那就是出了汴京后,一切事务你须听我的,不知七爷能否答应?”

    赵构的眼神闪烁着,机会两字显然在他心里生了根,其中的含义不言而喻,他只思忖了片刻就应了下来:“好!”

    徐子桢看了看苏三:“小苏三,现在起你跟着我一起当七爷的贴身护卫,我让你干嘛你就干嘛,等到了真定府我会尽最大努力救出你爹,这是我答应你的,你能答应我么?”

    苏三瞪大眼睛看着他:“你当护卫?”

    徐子桢懒得解释,先打发她下去休息着,还有三天出发,他已经想好了,这几天哪都不去,就在康王府养‘精’神了,顺便再仔细回想一下泥马渡康王的细节。

    苏三退出去后徐子桢又问道:“张邦昌也去的吧?”

    赵构点点头,眼神中冒出了一丝奇异之‘色’:“子桢,你怎知他会同去?”

    徐子桢还是老词:“猜的。”

    赵构有些失望,但还是没再追问,只是又再问道:“子桢,不知此次我还有何事要留意么?”

    徐子桢道:“有,到时候我会很低调,会装怂,但是您一定得傲,得硬。”

    赵构一愣:“这……”

    徐子桢正‘色’道:“因为,我若硬必死,您若怂也必死,切记切记!”

    其实这一段不用他说也可以,赵构到金营后本就很有气节,对金人的入侵大声斥责,和当时的大宋朝廷一贯的怯懦习‘性’大相径庭,这才让斡离不产生了怀疑,最终放他离开回归汴京,但是徐子桢为了保险起见还是特地关照了一声。

    赵构此刻对徐子桢已经到了言听计从的地步,只默默地念了几声就点头应了下来,或许是徐子桢给他一种莫名的信任感,也或许是那“机会”二字给他带来了暗涌的‘激’情。

    徐子桢又问道:“对了,除了您和张邦昌,还有谁一起去?”

    赵构道:“汴京留守宗泽。”

    徐子桢猛的跳了起来,失声道:“宗泽?哎呀,我怎么把这位爷给忘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