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渔色大宋 正文 第311章:燕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赵构明显又被吓到了:“怎么?”

    徐子桢干笑一声,他发现再这么下去赵构得被他吓成受惊羊,动不动往地上一厥。。: 。

    “没怎么,我给七爷提个醒,宗大人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您日后不妨多多关注,对您的将来有很大帮助。”

    将来!又是勾人遐想的两个字,赵构再次正‘色’点头,在他看来徐子桢身上有许多不可解释的奇异之处,那就归根结底只有一个解释——他根本就是个半仙!

    徐子桢‘摸’着下巴在屋里来回踱起了步,脑子里飞快地转着念头,宗泽和岳飞有很亲密的关系,甚至可以说他是岳飞的伯乐,按时间来看岳飞也该出现了,是不是趁着这几天有空先去拜访一下这位老爷子呢?到时候好在第一时间接手岳飞这员千古帅才。

    考虑再三他还是放弃了,这几天他成了王黼等人的眼中钉,正是风口‘浪’尖的时候,还是别把晦气带给宗泽了。

    他站起身就要告辞,赵构却又把他叫住:“子桢,稍等片刻。”说着咳嗽一声,“进来。”

    屋‘门’很快被推开,一个健硕的身影大步走了进来:“王爷!”

    赵构介绍道:“这是我府中的护卫统领,姓燕名赵。”

    徐子桢只一眼就看出这燕赵是个高水准的练家子,浑身肌‘肉’紧绷结实,充满爆发力,脸上线条分明,眼神凌厉冷静,整个人看上去让徐子桢联想到了魔鬼终结者。

    燕赵也看了一眼徐子桢,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徐子桢本还想跟他打个招呼,看到他这副不咸不淡的样子也就点点头算招呼过了,因为他联想起在府外时听到的那几个兵士的话,看来燕赵对他怂恿赵构去金营也多有不满,只是碍着赵构在不便发作而已。

    赵构也看出气氛不太对,赶紧打圆场:“子桢,此行你便跟在随行军中,轻易不要出面了,否则多有不便。”

    徐子桢立刻会意,这次去真定还有其他事,比如寻找失踪的玄衣道长和水琉璃,还有营救苏三的父亲,自己还真的只能低调到没人注意,才能方便行事。

    “好。”徐子桢当然没意见,一口应了下来,转头对燕赵笑笑,“那保护七爷的重任就只能拜托燕兄了。”

    燕赵横了他一眼:“何用你说?我老燕但有一口气在,便绝不会让王爷伤着半根毫‘毛’,怎象你,不知怀的什么心哄王爷……”

    “住口!”赵构轻喝一声打断了接下来的话,脸上已有些怒气出现,徐子桢的计划听起来匪夷所思,就连他心里也曾有过疑‘惑’,不过最终他还是选择了信任,可是他不能让别人跟他一起信任徐子桢。

    徐子桢收起笑容走到燕赵面前停下,看着他的眼睛道:“七爷必能安然回汴京,绝不会有任何危险,但是你,如果在金营不听我的安排甚至跟我对着干,那我就不能保证你是不是能活着回来,明白?”

    燕赵大怒,喝道:“大胆!王爷在此,你竟敢说听你的安排?你可知以下犯上为大不敬?”

    “够了!”赵构猛的一拍案几,喝道,“孤意已决,此行由子桢全权主持,旁人不得有异议,燕赵,你可明白?”

    燕赵大惊,他跟随赵构许多年,难得见他发这么大脾气,慌忙跪伏在地:“燕赵遵命!”

    赵构深吸一口气稳住情绪,一挥袍袖:“退下吧。”

    燕赵不敢再吭声,乖乖退出屋去,但眼中明显还有不服,徐子桢默然,和赵构招呼了一声也退了出去。

    时间只剩下了三日,就在刚才那一会工夫里他已经想好,这几天哪儿都不去,就留在府里,赵构去了之后安然回来是板上钉钉的,但是现在又凭空多了两件事出来,这就要好好计划一番才行。

    临出‘门’的时候他又想起个事来,就是第一次去状元阁时结识的吴玠,他很隐晦地和赵构说了一声,让他尽可能给兵部衙‘门’打个招呼,让吴玠的公务能早点结了回去‘交’差,赵构没问这是谁,也没问为什么,从他答应进金营起,他就开始无条件地信任起了徐子桢。

    因为现在的他什么都不是,只是一个空有名号的闲散王爷,但是他赵构也是有野心的,现在都押在了徐子桢那“将来”二字上了。

    徐子桢没空去琢磨赵构的心思,他现在有很多事要做,离开内堂后他径直来到了卓雅屋里,关上‘门’和卓雅不知说了些什么,小半个时辰才回了出来,一出‘门’就看见从隔壁屋里出来打水的苏三。

    苏三愕然地看了看他身后的屋‘门’,又抬头看了看月亮,接着甩了个鄙夷的眼神给他,掉头进屋,关‘门’,熄灯。

    “这妞犯什么‘毛’病?”徐子桢愣了一下,走过去敲起了‘门’,“开‘门’!”

    苏三的声音从屋里传了出来,瓮声瓮气的,象是已经到了被窝里:“月黑风高孤男寡‘女’,有什么事明天说,我睡了。”

    徐子桢差点气得笑出声来,又使劲砸了砸‘门’:“你还想不想救你爹?”

    话音刚落,就听屋里传来嘎吱一声,‘门’开了,苏三装束整齐地站在‘门’内,瞪大了眼睛道:“你想到怎么救我爹了么?”

    徐子桢道:“你就打算让我在这说?”

    苏三犹豫了一下,不情不愿地让了开来,徐子桢走进屋坐下,抬了抬下巴示意她把‘门’关上,苏三又犹豫了一下,把‘门’掩上返身走了回来,可是左手却捂着衣领,右手捏着拳,满眼警戒地道:“你想到什么法子了?我……我警告你啊,你要不想挨揍的话就别……别打我主意!”

    徐子桢再也忍不住了,又好气又好笑地道:“我说你够了吧?老子好几个老婆都没时间哄呢,还会打你这柴火妞的主意?”

    “真的?”苏三将信将疑道,随即忽然醒悟,柳眉一竖怒道,“什么叫柴火妞,我很柴火吗?”

    徐子桢无奈道:“好好好,你不柴火,你丰腴得很……咱能说正事不?”

    苏三瞪了他一眼,走到‘床’边坐下,兀自嘀咕道:“谁让你大半夜还往人大姑娘房里跑,任谁看你都是‘淫’贼。”

    徐子桢愤然站起:“你妹!不说了,老子回去睡觉!”走到一半猛回头,怒冲冲地道,“你见过一个人睡觉的‘淫’贼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