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渔色大宋 正文 第312章:杜晋会易容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徐子桢越说越生气,刚一拉开‘门’却见卓雅站在‘门’口,不禁奇道:“你站这儿干嘛?”

    卓雅看了他一眼,自顾自进屋,见他还站在‘门’口不动,伸手对他招了招:“‘淫’贼,进来说话。”

    苏三接嘴道:“哎你看,谁都这么叫你。”

    徐子桢气不打一处来:“闭嘴!”

    卓雅没理他,转而看向苏三:“这位姑娘,你也要与他一同去金营么?”

    苏三点点头,神情有些黯然:“我要去救我爹。”

    卓雅又看向徐子桢:“你打算让她就这么去?”

    徐子桢一愣,也忘了‘淫’贼那茬,走进屋来道:“是啊,不然怎么办?”

    卓雅道:“我不知你们去所为何事,但这位姑娘若是从那里出来的,必有她离开的原因,你就不想想,她回去是否会有风险呢?”

    徐子桢恍然:“对啊,我还真没想到!”

    他和苏三聊过这事,金人打下真定后她的两个哥哥战死,父亲被俘,但事情不是这么简单,金人关着她父亲还有其他的原因,河北民风剽悍,江湖人士众多,她父亲在两河一带享有颇高的声誉,斡离不生‘性’谨慎,为了避免当地江湖人士与金人作对,就想出了一个办法,让苏三的父亲出面去招揽那些江湖中人的佼佼者。

    结果显而易见,苏三的父亲宁死不肯,斡离不也不杀他,就这么关着,苏家两个儿子死了,还有个‘女’儿,他撒出人手抓捕苏三,好‘逼’老苏头就范,所幸苏家镖局的几个镖师见机快,将苏三偷送出了城。

    徐子桢背上起了一层冷汗,要不是卓雅提醒,自己带着苏三回去等于自投罗网,到时候连苏三带自己一起折进去,那就亏大了。

    卓雅见他那样子就知道他明白了,起身回屋不再多说,徐子桢沉‘吟’了片刻,却是一筹莫展,这事除非有个易容高手,不然早晚穿帮,可是易容毕竟是传说中的东西,天知道有没有。

    苏三也明白了过来,眼巴巴地看着徐子桢道:“现在怎么办?”

    徐子桢一咬牙:“别管那个,先说说咱们去真定后的事,我问你,你爹在真定是不是朋友很多?”

    苏三道:“我爹常年在河北路走动,自然有许多朋友。”

    徐子桢道:“那就好,回去后你暗中联络你爹的那些朋友,跟他们约个日子,商量怎么救你爹。”

    苏三一愣:“可我们都不知我爹关在哪里。”

    徐子桢笑笑:“金人知道。”

    苏三没明白:“你是说……?”

    徐子桢接着说道:“约日子的事要装作不小心透‘露’给金人,但是地点不要泄‘露’,金人若是知道这事后你猜会做什么呢?”

    苏三想了想,试探着说道:“会想办法把我们引出来?”

    “那用什么引最合适?”

    “我爹!”

    在徐子桢的循循相‘诱’之下终于悟明白了,‘激’动得跳了起来,一把抓住徐子桢的手左右甩动着:“哎呀我明白了!”

    苏三力大,徐子桢居然没能挣脱,忽听‘门’口有人轻咳一声:“徐公子。”

    徐子桢回头一看,却是耶律符,眼神正看着苏三和他握在一起的手上,徐子桢顿时大感尴尬,慌忙使劲甩手‘抽’了出来:“符叔,找我有事?”

    苏三还没反应过来,只愣愣地看着耶律符,耶律符走进屋来:“徐公子,老朽是来向你告辞的。”

    徐子桢一惊:“你要走了?”

    “正是。”耶律符道,“公子如今安身于此,又将往金营中去,而金狗颇多识得老朽之辈,故不便再相随了,况且将军近来琐事繁多,老朽也当回去复命了。”

    徐子桢怔怔而立恍然若失,耶律符出现的次数不多,但是却一路护着自己的安全,也不知道被他暗中解决了多少麻烦,想想老头一把年纪跟着自己急行军般地从西夏到汴京,也‘挺’不容易的,不过耶律大石将要西征,正是用人的时候,自己把他的得力手下一直占着也不是个事。

    “好吧,既然您这么说了我也不留了,回去替我跟大石兄带个好。”

    “是!”耶律符点点头转身就要走,忽然又停住脚步,“徐公子眉带愁意,莫不是有心思未了?”

    徐子桢笑笑:“您回去就是了,这事我另想办法。”

    耶律符不说话,只盯着他看,徐子桢无奈只得将易容的事告诉他,耶律符听完点点头:“原来只是此等小事,公子莫急,届时自有人助你。”

    徐子桢又惊又喜:“你是说有人会易容?谁?”

    耶律符的神情有些古怪:“便是原三绝堂工术中人,杜晋,今日我已见到他了,想来这两日便会来寻公子。”

    “呃……”徐子桢有些不好意思,杜晋从三绝堂中跳槽到自己这边,这事自己都不好意思跟耶律大石他们提起,现在倒是被耶律符说了出来,不过既然耶律符说杜晋会易容,那就没错了,老头平时古板木讷不苟言笑,但说话是基本不骗人的。

    “公子保重,他日再见!”耶律符说完转身就走。

    徐子桢最后想到一个问题:“符叔,您对三绝堂这么熟悉,是不是也在堂里‘混’过?”

    耶律符:“老朽忝为武略首领。”

    徐子桢心里的感觉忽然很奇怪,曾几何时他一心要灭了三绝堂,甚至还杀过不少三绝堂中人,可现在却成了三绝堂老板的朋友,连武略的老大也跟着自己当了这么多天保镖,可见世事真无绝对,保不齐哪天连金国皇帝都跟自己称兄道弟也未必了。

    耶律符还是走了,徐子桢心里多少有些舍不得,其实此行他很想请老头跟他一起去,有这么一位高手在旁心里更踏实不少,不过这样‘挺’不厚道,而且……也该发展些自己的人手才好。

    事情果然变得顺利了起来,第二天午间就有人来找,正是杜晋,这里是汴京,杜晋也不用藏头‘露’尾的,堂而皇之地和徐子桢见了面。

    徐子桢见面后第一个问题就是:“杜大叔,听说您懂易容?”

    杜晋笑了:“这话说的,易容本就是工术堂的事,我又怎会不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